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ndex of Steering Monthly Index of January 1999 Issue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頭頁 閱讀《導向》月刊:目錄 第161期目錄 聯絡 出版社 迴響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1999
導向月刊 第161期(1/1999) 第12頁

中國傳道人史館(二十二)

漫談倪柝聲(一)

/于力工

  更正教運動是在十六世紀初葉發動的,當時有三位「巨人」開始帶頭反
對天主教的主張及壟斷信仰的桎梏。這三位領袖各向在自己崗位上進行、發
動了一個劃時代的運動。三位是:馬可路德(在德國)、加爾文(在法國,
由於迫害才逃往瑞士)和茲運理(在瑞士)。馬可路德比較年長,廿八歲,
加爾文廿二歲,茲運理廿一歲;神在三處「不約而同的」興起了這三個青年,
他們所領受、所倡導和所付出的代價,影響了整個歐洲,以致全世界,產生
了歷史的新頁。茲運理在軍中當軍牧,在戰爭中而陣亡;而馬丁路德與加爾
文(在日內瓦)立工、立言、立德。馬丁路德的影響產生了信義宗的教會遍
及世界各地;加爾文影響了北歐低窪地帶的國家及蘇格蘭,而產生了後日的
長老會,歸正教會。本文的目的不在敘述更正教運動。乃是來作比擬。一九
○○年左右有幾位對中國有深遠影響的人物出生。一九○○年正是拳匪作
亂,很多西國教士(二百多人)、中國弟兄姊妹(二百多人)殉道,以致引
起八國聯軍,攻陷了天津,直搗北京、清政府才和聯軍立和約、賠償、割租
地、傳教自由......等條件,倪柝聲、王明道、宋尚節即生在這個時代,內
地會西教士賴恩融(Leslie Lyall)寫了本《中國教會三巨人》一書述及這
三人。

  倪柝聲一九○三年生於福建,長於福州,在教會學校讀書,青年時代參
加余慈渡女士所帶領的奮興會中悔改蒙恩蒙召。當時在何受恩教士,安汝茲
教士帶領、教導、訓誨下,開始長成。安汝茲對靈命的分析及主張三元論,
人分靈魂體,曾著︽最高級的人生︾(Ruth Paxon:The Higher Life),以
後形成了倪柝聲對靈命長進、靈命問題的主要看法。這在倪柝聲所著的《屬
靈人》中可以看出。

  與倪柝聲青年同時代的尚有王載、繆紹訓......等人,在一起聚會、佈
道......;後來對教會真理看法所領受的不同,而分道揚鏢。

  倪柝聲帶忖@班人聚會,他喜讀達祕、賓路易師母、慕安德烈......(John
N. Darby; Jessie Pen Louis; Andrew Murry)等人的屬靈書籍,特別欣賞
達祕的寫作。達祕是英國弟兄閉關派的領導人,他所寫靈命造就的書有《屬
靈人》(Spiritual Man)及《基督裡的滿足》。達祕一生未結婚,近九十歲
才離世歸主。卅二歲開始到他離世,一生在英倫三島及歐洲大陸建立了一千
五百多處的聚會。他對希伯來文、希臘文造詣甚深,出版了聖經法文及英文
版本,這對倪柝聲甚為吸引,而且接受了弟兄會的教會真理,再加上他自己
在主面前所領受的。

  倪柝聲在上海開始在哈同路聚會,以路名來名其聚會所︱哈同路聚會
所。那時我在上海江灣神學院讀書,同學們、教會傳道人不約而同的都在談
倪柝聲。由於他出版了一本《小群詩歌》,大家也就稱他的聚會為「小群」
了。

  當時哈同路聚會所每次聚會都「爆滿」。我們同學也和眾教會一樣分為
兩派。多半的女同學對倪的講道甚為欽佩,有些同學在早晨靈修時跪成蚥
他的書籍。另一派的同學對倪柝聲所帶領的聚會百般的嘲笑批評,其中帶頭
的是高班生顧守義、蔡甦......。顧守義曾作過倪的書記,掌管倪的來往信
件和簿記,對於他的「內幕」甚為清楚。曾經出了一本冊子,敘述倪的「劣
跡,惡事」。當時在上海的教會對倪的作風論說,不但不贊同,同時反對有
加。

  當時趙世光的講道和他所領的聚會獨枝一秀,加上所唱的詩歌非常吸引
青年人(伍氏姊妹編)《千首短歌集》,風靡一時。這時趙世光牧師在虹口宣
道會,還未自創靈糧堂,也有其他各牧「各據一方」。大家卻異口同聲的認
為倪的聚會「在偷羊,拖羊」,就是宋尚節博士也有類似的口吻。因為宋尚
節每到一處領奮興會,把人「奮興」起來,但是跟進栽培的工作,是他無法
兼顧的。事後「小群」的弟兄姊妹來栽培造就,靈命進一步的道理,如對付
肉體,過能力的關,人的破碎,服權柄,全然擺上(指奉獻),作屬靈人......,
這些道理非常吸引人,可以說宋尚節下種,倪柝聲收割。

  不僅如此,當時一些內地會的西國教士也去參加聚會,甚至有的西教士
脫離內地會,這也許是當時內地會的一些西教士深受弟兄會的影響。早期戴
德生回英與弟兄會的信心偉人喬治米勒甚友善,米勒也經常支助內地會,所
以一些西教士有弟兄會的影響,這是事實。

  一九三三年倪往英國,受弟兄會的歡迎,而且被邀請在Keswick
Convention的聚會中講道。倪柝聲的《基督徒正常生活》即那時的講道記
錄修編而成的(1957)。

  顧守義的小冊子中,就說到自倪去英之後「金磅源源而來」,那裡甚麼
憑信心不憑信心。在小冊子還提到他的婚姻問題,報導的很仔細。同學們在
一起,閒談時,顧弟兄常是笑顏常開,欣欣自喜,「又有人奉獻來加印小冊
子」,甚至有款項從南洋一帶寄來。在我們神學院的同學中,被倪吸引而去
聽道的人,仍去聽道;反對的人依然反對。

  這時倪柝聲的《坐行站》一書也出版了,《人的破碎與靈的出來》也迅
速的傳遍,《屬靈人》出版後,由於倪本人不贊成再版,故流傳不廣。不久
《工作再思》也出版了。這書的影響甚大,在初版序中提起有人對他提出異
議,所以這本書的一些論述是針對有o位弟兄的質疑。這位對於地方教會質
疑的人是誰?後來和趙君影牧師談起時,他說他親自去見倪柝聲談過一些問
題。據賈玉銘同我說,在倪青年時代,為了追求真理知識,也曾來到賈玉銘
牧師所編的「靈光報」社中任助理有八個月之久。但當我和聚會所的弟兄談
起時,大都不作首肯,認為不可能。他們認為倪是不同意受神學教育的人,
認為是屬肉體的「玩意」,神學說的造就是傳統,是「雕蟲小技」,不屬靈。

  地方名稱

  不過我個人對《工作再思》一時非常響往,我把這書讀了三遍,也和當
時的同道、同工們討論過。後來內地會命他們的教士們都要讀《工作再思》
一書。由於倪認為差會是工作團體,不是教會,這二者不可混談,保羅創立
教會都以地名冠之,如在哥林多的教會、在以弗所的教會,在羅馬的教
會......。當時是抗戰初期(1937)把所有的內地會的「教會」與差會分開,
而將原來「重慶內地會,貴陽內地會,遵義內地會......」改為「重慶基督
教會、貴陽基督教會、遵義基督教會......」。

  我是「初出茅蘆」的傳道人,尋求真理,愛慕屬靈的信息,對倪柝聲的
書讀之再讀。抗戰期間,新書甚少。何庸詩的《啟示錄講義》(石印)出版
後,我得了一本,也是讀了幾遍,這本書一借出去,就沒有再回來,真是無
口一而走了。

  「地方教會」之真理除了內地會在內地響應之外,其他傳道人如楊紹唐
的著作《教會與工人》、《得勝與得賞》等亦是在這個方向中論述。當時在上
海江灣神學院任副院長的倪頌德女士,也是一位地方教會主張的實行人(後
在台灣建立地方教會)。

  「地方」與「地方」不同

  在《工作再思》中的地方教會並非完全是「地方」(Locality)問題,
教會的樣式是山上樣式,是不應受傳統影響的。美國南北戰之後,浸信會分
了南北,這是由於他們打內戰而分開的。長老會也是分了南北長老會......,
西教士來作工也把外國人、中國人、非洲人......分了南北。倪認為這是不
合聖經的。他祗應有一個教會,基督是頭,教會是基督的身體,這樣的教會,
才是合乎神心意的教會,一地一教會,教會人多,也可分為幾「家」,而會
眾編成排,一排十人、五排一大排(這和今日「小組」方法同出一轍,名目
不一樣,實在是他們最早實行「小組」的)。

  教會是基督的身子,不應以一個信仰來把自己和人分別。如因信稱義,
長老治會、水浸......以此為名。倪柝聲這樣的倡導,一時引起不同的看法,
不同的操練。倪柝聲大膽這樣的操練,當時在中國是一個新的「論說」,所
以很多的人被吸引,他的聚會逐漸成一個「優越感」的姿態,惟有他們的聚
會是教會,其他的會都是公會,就是連那些標榜「地方教會」,同為不「同
宗」,也就被列在教會之外。祗有他們的教會才是教會。當大陸變色之時,
全中國約有八十一萬(根據趙天恩的報導)領受聖餐的信徒,而「小群」卻
有九萬多會友,短短幾十年,而有如此此人數,足見其吸引力及工作推進的
熱忱所致。(待續)

 

小提醒

文章中有些字在某些中文閱讀軟體系統中無法顯示出來,原版文章已用 PDF 檔案發表在本網站中,請點選「原版文章」,即可找到。


ADVERTISEMENT 廣告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    Web Master: George Chu, Ph.D., D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