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ndex of Steering Monthly Index of April 1999 Issue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頭頁 閱讀《導向》月刊:目錄 第164期目錄 聯絡 出版社 迴響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1999
導向月刊 第164期(4/1999) 第21頁

大陸生活系列

生命的樂章(下)

/許路加

  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一夜之間,滿院的大字報都要「打倒許路加!」
我不是要在此種下仇恨的種子,甚至在那時我也沒有恨他們。我們要記得,
那時整個的社會都瘋狂。因為這些學生若不打我,就表示他們對毛主席不忠
誠,打我打得越厲害,就越能表示他們的忠誠,所以問題不在他們。我一看
到大字報就很緊張,告訴我太太,下一個要挨打的人就是我了。神很奇妙地
預備了我的心。之前我想買一個專門聽古典音樂的無線電,但是當我出百貨
公司大門時,那個保衛科的叫我過去,登記了我的名字和單位,又剪掉了所
有的短波線路,只留下本地的。我說:「我花這麼多錢只買一個線路,我不
買了,換別的,行吧?」他們說不可以,我就像啞吧吃黃蓮,有苦說不出。
但是在文化大革命的兩個月前,大陸剛剛發明了半導體,我就賣了許多東西
換了一個半導體,晚上可以關門閉戶地躲在棉被裡偷聽。就在美國之音旁邊
一點點,有良友廣播電台(就是現在遠東廣播電台的前身),傳播很多神的
話語。當我聽到聖詩「禱告良辰」時,我流淚感謝神。雖然教會關門,沒有
牧師,政府宣佈已消滅了基督教,但是我聽見從上頭來的聲音,藉著廣播公
司傳送過來。我聽見這個聲音,是沒有人可以關的。每天,我們之間有幾個
人會彼此相問:「你昨天有沒有聽見天使的聲音?」這後來構成了我偷聽「敵
台」的第二罪狀。

  文化大革命之前,因為我在教學生時免不了要提及巴哈、孟德爾等音樂
家的宗教信仰,所以革命一開始,就給打成「牛鬼蛇神」。在他們要抓我去
鬥之前,我聽見電台中的訊息,彷彿是神感動了電台工作人員,特別傳遞給
我的消息,是主耶穌的話:「你們被交的時候,不要思慮怎樣說話,或說甚
麼話;到那時候,必賜給你們當說的話。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
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太十19~28)他
們不是抓我到國家的監獄,而是學院的監獄,所謂的「牛棚」。我原是一個
很膽小,很怕痛的人。記得我因盲腸炎開刀拆線時,我人在一樓,叫痛的聲
音達到七樓。但是當我走進他們的審訊室時,我心媞’野郎w。不是我有能
力,因為我記得聖經上說:神使軟弱者變為剛強,要讓他舉起手來,讓他站
立得穩。我知道神與我同在。一開始審訊,他們就開始打我,那時我才了解
為甚麼人被掌嘴後,會眼冒金星,我心想千萬別打耳朵,那會耳聾的。神就
如此分散我的注意力,他們打我好像打木板,左邊過去、右邊過來,我給他
們打得滾來滾去,整個人都麻木掉了。後來他們叫我向毛主席請罪,因為我
是個罪人。每個房間都掛有毛主席的相片,要對u相片三跪九叩頭,還要磕
響頭,磕到額頭上起大泡。那時,我衝口而出(這不是平常的許路加敢做的
事),我說:「我是基督徒,聖經上說不可以拜偶像。」旁邊的人大怒:「甚
麼,你罵毛主席是偶像?是現行反革命!」即刻又打我,又拿出紅皮書,唱
跳完「紅太陽」以後,問我:「你拜不拜?給你五分鐘。」我說:「不用想
了,給我十分鐘,我也不拜。」他又打我嘴,我想嘴已經給打到不曉得疼了,
你就再多打幾下吧!他問我:「你的主耶穌怎麼死的?」我說:「為眾罪人
的罪流寶血而死。」他說:「你瘋了,還敢傳教?」他取下毛的圖像,後面
有一根很長的釘子,他說:「我們要你嚐嚐釘死的味道。」有人說釘腳,有
人說釘手,有個學生說這些地方都不夠痛,要釘人中。這時軍宣隊到,說:
「不行,不行!這廝若不死,以後留個疤,到處胡說八道。從門牙鼻孔中間
釘進去,不死也沒證據。」接u將我踼倒地上,兩邊各坐四、五個人把我按
在地下。那時,我心中拼命禱告:「神啊,殺我身體我不怕,我若要死了,
求你接我到樂園去。我若不死,我要榮耀主名到終生,被你使用。」當他們
拿起釘子釘入時,我只喊了一句:「神啊,救我!」釘子一被釘入,我的頭
感到轟然一聲就人事不醒了。我不知道在地上躺了多久,當我醒來時,我用
手摸摸口,嘴堿O鹹的,因為血是鹹的,那時我不知道自己是活著還是已經
死了?我想起有人說過掐大腿,痛的話就是活著,不痛的話就是死了。我就
照著做了,會疼,我知道自己沒死,我說:「神啊,讚美你,我要為你而活。」
那時我就自己把那根釘子拔出來,釘子拔出來後,血噴出來,我又昏過去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又醒過來。也不知從哪ガ來的力量,我就慢慢爬回去了。
當我爬回到家門,我太太一開門看到我時,嚇得昏過去了,因為我的臉整個
腫起來,全身是血。釘子釘進去時不覺疼,但是因為釘在我的兩個門牙中間,
所以把牙根釘破了,壞了神經,空氣一進去,就痛得受不了。有崩牙經驗的
人大概會知道這樣的感覺。我就叫太太即刻帶我去拔牙。那時在附近有個朋
友和我很好,每次我去看牙,他都非常細心替我診治。但是當我們到了那
時,看到整個醫院都不像醫院了,到處貼滿了大字報,我的朋友給送去改造
了。那些原來掃地倒垃圾的,現在當起赤腳醫生、護士了。有兩個護士過來,
一看我是個「壞份子」,就把我綁在拔牙的凳子上,打開放器械的抽屜,開
始商量要用那個鉗子幫我拔牙。瘦的說:「用這個。」胖的說:「不對啊,
他要拔兩個牙,要用大一點的鉗子才行啊。」那時我難受得要命,心想,「即
使是拿老虎鉗,只要拔下來就可以了。」我再一次求神,把自己交託在神的
手中,求神按著衪的旨意看顧我。結果那個胖的決定了用一個寬鉗子,夾住
兩個門牙,在沒有使用麻藥的情況下,一口氣把兩個牙都拔出來。然後塞住
一塊棉花,對我說:「好了,回去吧!」

  後來四人幫倒了,我那個牙醫朋友也給放出來了,他說:「我不敢相信
啊!不會拔牙的人把兩根牙都一起拔出來啦!以前你勸我信你的神,我不相
信,現在我相信你所信的是真神。」我就把從小會背誦的耶利米書第十章節
告訴他:「惟耶和華是真神,是活神,是永遠的王。」他說,因為我的牙根
被弄斷了,若是論拔牙,很難連牙根都一起拔出來。要開刀要挖要刮才能把
牙根弄出來,牙根若不弄乾淨是會死人的。但是這個不會拔牙的人竟把我的
牙拔得乾乾淨淨的。這豈不是神的恩典?他就因我的牙而信了神。我被釘子
釘進去,沒有吃藥、沒有打針、沒有得破傷風、沒有發炎,而且不會拔牙的
人把我的牙拔得乾乾淨淨,兩個星期就痊癒了。這些都是神的恩典。

  他們又來把我抓去,按在地上打了以後,再關到一個房裡,叫我寫材料,
寫我參加過甚麼團契、聚會,有那些人參加、誰主持等等。我想這些事我不
可以寫,寫了會害人的,我寫下哪個人的名字,他們就會去打那個人,但是
又不能不寫,那我寫甚麼好呢?我就把詩篇廿三篇默寫上去,還有凡是能記
得的經文都寫上去。他們看了以後大怒,發狂似地打我。他們說:「我們要
你交待你所做的壞事,你怎麼寫這個?」我說:「我在青年團契就是學這些
東西。」他們打啊、罵啊!那時候的人都是這樣,他們一天不打我罵我,我
不敢睡覺,因為我不知道他們還要用甚麼樣的刑罰來對付我。他們若打了我
嘴巴、往我臉上吐痰、扭我等等,我心裡反而平安,知道今天該受的已經受
了。在北美的基督徒真是有福,誰敢打你們?罵你一句,你都可以去告他們;
連孩子都不可以打,他們可以打911報警。但是在那時,我沒有人權。我坐
在「牛棚」中時,就唱「最好的朋友就是耶穌」,他們一聽:「他還唱聖詩!」,
就拿膠布把我的嘴巴從上到下從左到右封起來,我心想:你貼得了我的嘴,
貼不了我的心,我還是照樣可以在心媕Y唱。他們每天給我吃兩頓隔夜的窩
窩頭。在冬天裡,隔夜的玉米麵製的窩窩頭,又硬又冰冷。我沒有牙,怎麼
吃呢?就在牆邊把它敲碎,再把碎片放入嘴裡化開,才吃得下去。我的兩顆
門牙拿掉以後,因為沒有補上假牙,所以旁邊的牙失了依附,也慢慢的都鬆
掉了。現在我上面這一排牙全是假的。

  有兩星期的時間,每次吃飯時,他們就把封嘴的膠布撕下來,讓我吃完
再封。那時膠布一撕下來,連鬍子也一起都扯下來了,日子久了,連皮也撕
下來了,沒有膠布貼住的地方仍然繼續長鬍子。有一次他們把膠布撕下來時,
我看見我的臉上有了一個十字架的記號,我心堳黹矽部A我說:「主啊,我
這堥S有十字架,但是你把十字架送到我面上來了,我又高唱『十字架』。」
那時外面的十字架都給燒光了,沒有十字架了,我覺得能為主受苦,真是感
到非常榮耀。所以我在最困難的時候,就仰望神。聖詩安慰我,使我不覺得
孤單;聖經的章節給我力量;禱告使我能與神交通。

  經歷過這些以後,他們又把我抓去,要我改名字:「你要改名字。你為
甚麼要用美國名字:路加?」我說:「報告(那是犯人講話的習例),路加
不是美國人。」路加本來是猶太人的名字,根本不是美國人,可是他們不管,
反正不是中國名字。我問他們:「應該改甚麼名字?」他們說:「改『許革』。」
我心想那根本不像個名字,我就說:「報告。要改名也不能改『許革』,要
改做『許反革』。」他們說:「你還強嘴啊?」我說:「我本來不是革命份
子,我是反革命嘛。」我心想他們一定不會讓我叫『許反革』。這時他們開
始又對我用刑:叫我脫光衣服,站在台上,有一個留u長指中的江衛兵,在
我背上使勁一扭,就掐出一個個血泡......然後對我施心理戰:「你叫,你
哭,你說你不信耶穌了,你求毛主席饒恕你啊!不要求耶穌饒恕你啊。」我
不叫,不喊,這時「我是基督精兵,勇敢向前進......」這首歌一直迴繞在
耳旁,我心中說:「感謝主,在我面前的是撒但的作為,但我是耶穌基督的
精兵,我求神給我力量,我不願做逃兵,也不願做敗兵。」我忍耐u不出一
聲,咬破了嘴唇,也咬破了舌頭,但是我又再一次戰勝了他們。我執意要主
得勝,不讓撒但得勝。但是我有很長時間不能穿衣不能躺下睡覺,在寒冷的
東北神保守我沒有患感冒、肺炎。他們沒有辦法,後來就有人說:「把他的
手指頭打斷!」聽到這話,我的眼淚流下來,我想自殺。

  那時在大陸上自殺的人很多。老舍是我們中國的莎士比亞,現在雖然有
老舍記念館,但是在當時的六月大熱天裡,他們叫他跪在碎玻璃上,跪到昏
過去。回家後,她太太把他身上的碎玻璃一塊塊拿出來。晚上他趁太太睡覺
時,出門往門前的水溝一跳,自盡了。有一個年輕鋼琴家叫顧聖嬰,因為她
曾經出國演奏,所以說她是三名三高,白專典型,反革命,把她在比賽時穿
的裙子、高跟鞋、襪子掛在學校門口,把她的頭髮剃掉一半,叫鴛鴦頭。所
以她的媽媽、弟弟等人,全家在家裡開煤氣自殺了。當時我覺得受不了,除
了主耶穌以外,音樂就是我的生命,若是他們真打斷我的手指頭,我怎麼受
得了?我怎麼讚美神啊?我只要把脈搏切斷,讓血流光,我就死了!但是神
實在愛我,當我這樣想時,有一節經文來到我腦中:「豈不知你們的身子就
是聖靈的殿麼?這聖靈是從神而來,住在你們媕Y的;並且你們不是自己的
人,因為你們是重價買來的;所以要在你們身子上榮耀神。」(林前六19-20)
這時我的身子仍舊跪在地上,但是我心堣斷地求神饒恕我,我禱告:「神
啊,我是一個很軟弱的人,我知道你一次又一次的救我,你將來必然要使用
我,求你派保衛但以理不被獅子吃掉的那個天使來保護我。」我們是不應該
指定神要派那一個天使的,但是那時我的心實在太著急了,而且我相信那個
天使有最大的能力。

  他們把竹筷子夾在我的手指之間,用磚頭敲,我的手指全被打扁了,手
都變成黑色,而且筷子斷了五根,我的每根手指都腫得像香蕉那麼大,皮破
骨落出來,血漿磚粉都混在一起,但是骨頭沒斷。他們自己的手都打痛了,
後來他們說:「算了,算了,他的手指頭一定都斷了,骨頭比筷子還結實嗎?」
這時我記起主耶穌說的:「你們若有信心,不疑惑,......就是對這座山說,
你挪開此地,投在海堙A也必成就。」(太廿21)我相信我的神又一次救了
我。他們叫我回去,又恐嚇我不可讓人知道這件事,否則就要殺掉我們全家。
我們全家只有我和太太和我丈母娘三個人。有很多人問我們為甚麼沒有孩
子,因為自從共產黨接管中國大陸之後,我就變成了「壞人」,我是「狗仔
子」,我生的孩子就是「小狗仔子」,他要受很多苦啊!所以我們就求神,
不要有孩子。我回家後,太太一看到我,又昏倒了。醒來之後,她只有一句
話:「路加,我們只有仰望神,我不願意看到你被打的情況,我寧願替你去
挨打。」後來我太太生癌,也因癌而去世,我總是在想,是不是神成全了她
的心願,讓她承受了一些原本應該由我擔當的痛苦?

  我太太把一條舊褲子剪成一條布為我纏上,沒有膠布也沒有繃帶,血與
布黏在一起,很疼啊!特別是晚上,可以感受到神經在那裡一跳跳的,實在
很難睡覺。但是感謝神,第二天疼痛沒有加劇,我太太說:「疼痛沒有加劇,
表示沒有傷到骨頭,神實在看顧你了。骨頭若有事,你根本過不了晚上,一
定要到醫院去接骨頭。」過了兩三個禮拜,我的手發癢,我太太說:「大概
是長肉了。」我慢慢把布打開來看,以前是布和皮膚粘在一起的,但是那時
新皮長好了,舊皮就和布一起脫下來了。我現在雖然將近七十,但是手的皮
膚仍然很嫩,像年輕人的手,這是神的恩典。所以不要說新約時期沒有神蹟,
這就是神蹟,神彰顯的榮耀。那塊布拿開以後,手指甲都是新長的,軟軟的,
但是不能拿東西,也不能彈琴,手指都是硬梆梆的。我太太說:「路加,神
保守了你的手,你要開始練琴了。」我向她說:「你不痛,你去練啊。」她
忍著我的脾氣,一再安慰我,後來我就開始練了,從基本開始。我練三、四
分鐘,全身出的汗好像我剛從水ガ給撈上來一樣。那時大陸上沒有電扇或冷
氣,她就幫我搧扇子。從我回復練琴到可以彈琴,我太太搧攔了無數柄扇子,
因為左手右手不停互換。現在我軟弱或很累時,我一想起她,就有無比的力
量。她在去世前三個星期,全身都腫起來,還和我一起飛到菲律賓南島去做
見證,獻唱讚美神。

  巴不得所有的弟兄姐妹在困難之中,都記得「惟耶和華是真神、活神、
永遠的王」,而當你處在幸福之中時,你要讚美「惟耶和華是真神、活神、
永遠的王」,你這一生就會得到豐豐滿滿的恩典。

  現在我是神的僕人,用彈奏來讚美神。弟兄姊妹看見了我用本應殘廢的
手而今是恩典的手來為神彈奏,願榮耀歸主名。

 

小提醒

文章中有些字在某些中文閱讀軟體系統中無法顯示出來,原版文章已用 PDF 檔案發表在本網站中,請點選「原版文章」,即可找到。


ADVERTISEMENT 廣告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    Web Master: George Chu, Ph.D., D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