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ndex of Steering Monthly Index of October 1999 Issue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頭頁 閱讀《導向》月刊:目錄 第170期目錄 聯絡 出版社 迴響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1999
導向月刊 第170期(10/1999) 第21頁

醫院袍子沒口袋

第十章:出院後的光景(下) 

/何燊譯

大難不死之輩

  我現在大難不死,成為從各種意外凶險事件中絕處逢生的一員。我之能
在這裡,是神的意旨。使徒行傳十七章28節告訴我:「我們生活、動作、
存留都在乎祂。」

  在這大難不死的一群中,每個人都可以回想過去是多麼接近死亡邊緣,
在意外事件、病痛、手術等險境中檢回性命。有些曾經心臟病、中風、傳染
病、心管淤塞。有些是已經安裝了心臟起博器,作了器官移植,或其他義肢
器官的裝置。

  醫生們可以用維持生命的器材來維持我們的生命。我們之間可能有些真
的是從天堂門口被拉回來。我們有些是生癌腫瘤,用手術把致命的腫瘤割除。
許多還是進行放射或化療來控制病情。有些已經是身經百戰的了。

  事實上,我們這班人是大難不死劫後餘生者!我們不大清楚,我們究竟
「差多少」就沒命,但神沒有讓我們越過這界限。我們的保護天使十分警醒,
把我們看得緊緊。

  無論怎樣,我們活過來,我在這裡!有一位曾從死裡逃生但還是周身疼
痛名叫韓素(Timhansel)的人這樣對我說:

  「難道我們必須經歷悲傷才能看見生命的莊嚴嗎?我當然不希望如此。
可能從我的痛苦經歷中學到最重要的功課是生命本身內在本質的價值──生
命中神聖莊嚴,不重複的每分每秒。能享有這些分秒完全是恩典,我們沒有
一個因我們的作為而配得。恩典本身最具體的表現,就是我們正常的過活。
能夠學到這個蒙福的功課,縱然經歷許多疼痛也是值得的。」

  為甚麼今天我還生存?是因為我命大嗎?是「死期未到」嗎?身為基督
徒,我可以肯定神在我身上有特別的計劃讓我存活到今天。不是偶然的,不
是因我的求生意志堅強,不是因醫藥先進而使我活到今天。

  神為甚麼延長信徒的生命,神沒有密而不宣。我活到今天是使我成為祂
要我的樣式,要我作祂要我作的事,要我說祂要我說的話。此外,祂延長我
的生命好讓我享受與祂的交通同在。以賽亞書四十三章21節說:「這百姓
是我為自己所造的,好述說我的美德。」

  我一分鐘都不能忘記我為甚麼還在這裡。神造我是要我讚美祂,享受與
祂同在。這是多麼的榮幸,難得的權利啊!

拼圖遊戲

  我嘗試把我這次的大病拼入我一生的圖畫中。我活得越久,生命中的圖
片越多。小孩子玩的拼圖遊戲比較簡單──大概只有十塊八塊,很大和有顯
著顏色的圖片。我現在的生命拼圖有點像那些一千多塊給「十二歲以上玩」
的拼圖遊戲,每一塊看起來好像都是一樣,要拼出複雜和顏色深淺不同的雲
彩、海浪、樹木風景圖畫來。也可能像那些立體拼圖,考驗我們的建築能力。
神卻沒有像拼圖遊戲一樣在盒子封面把我一生整個圖畫印出來給我看。如果
我能看見我一生,我的拼圖就容易多了。

  也可能我生命拼圖的盒子沒有封緊,有幾片丟掉,使我不能把這次遭遇
拼起來覺得有意義。或者這次事件的那片是跟別人的生命圖片混亂了。神會
讓這樣的事件發生嗎?不會吧?

  以前當我們一家在玩拼圖遊戲的時候,有人會走過來看,檢出一塊我們
認為無法拼上的,他卻輕易地擺在適當的位置上!有時我那些聰明的朋友在
我的生命拼圖中會作同樣的事。無論如何,只有神才知道我這次突然而來的
病痛開刀,在我生命拼圖中的適當位置。

  歌羅西書二章10節堅定了我的信心,「你們在祂(耶穌基督)裡面也
得了豐盛。」沒有基督掌管,我生命的拼圖就不會有甚麼意義可言,只是一
幅永不完成的拼圖,使我永遠在尋找那失落的幾塊。但因為我在基督裡,所
有的圖片塊始終會拼合起來,當「完成」的日子到來,每一塊都是重要的。
神不會不理我把我留在進退維谷當中。「我深信那在你們心裡動了善工的,
必成全這工,直到耶穌基督的日子。」(腓一6)

  我不用把這一塊黑暗和不適合的圖片隨便插進我自己以為適當的位置
去。這一塊──我的病,一定是重要的,否則神不會把它放在我生命拼圖的
盒子裡面。我必須求告在我上頭查看我的神給我的幫助,祂是那位設計我生
命原來圖畫的。假如祂不告訴我正當的拼法,我只好把拼圖放在一邊,等候
祂的指導。

俗務纏身

  現在我「回到現實世界」。我那不自然的感覺與Henri J. M. Nouwen
所寫的有同感。在他的書《鏡子的那邊》(Beyond the Mirror),寫出他
在一次嚴重車禍經過幾乎死亡而復生的感受。

  「再次回到那複雜的日常生活當中,我要問我自己,『我能把所學的功
課活出來嗎?』最近,有人對我說,『當你生病的時候,你成為眾人的中心,
許多人來探訪你,從你身上看到真正平靜安息;但當你復原後,你開始回復
日常許多工作,你以前的焦躁憂慮重新出現。』

  我要很小心地聆聽這些話。這不就是鏡子那邊一瞥嗎?是那麼的真實和
有力,但當自己再次人在江湖受世俗累贅時,這些話都不能防止我離開神。
我真的能堅持我在醫院所學到的功課嗎?

  開始時看來不可能。當身處充滿競爭、野心、鬥爭、權力、慾望和會拼
便會贏的環境中,我又怎能堅定不移地相信神慈愛堅固合一和復原的大
能?」

  當體力復原,醫院的經歷開始變得模糊消逝。我查看自己的傷疤,使自
己知道不是做夢。我沒有畢業證書或證明文件來證實我通過神給我這次的考
驗。大部分我從這偉大老師所學到的是內在的,是別人看不見的。

  但我知道所學到的是甚麼,神也知道。我不想自己回到以前未上這課程
的光景。我的改變不是外表,而是內心,靈裡的改變。我必須把這些改變在
日常生活的實驗室裡活出來。

  每天的世俗生活把我拖拉回到以前的生命,就是在生癌症前的生命。

  在患病的當兒,我併命向主祈求:「主啊,求你使我痊癒,仍然存活。」
(賽三十八16)在我極度痛苦的時候,我向主許了一些願。從以前的戰爭中
看到一個事實,就是「在戰壕裡沒有無神論者」。同樣在手術室或甚至醫生
的候診室中也是一樣。

  我渡過了這次危機。神帶我走過去。風已平浪已靜,太陽再出來,我也
就落在「照常營業」的境況中。現正在復原階段,我已經漸失去當日恐懼焦
慮時拼命要靠近神的親密關係。

  我小時候與遊戲同伴許願時,我會發誓說「如不遵行,天誅地滅」。我
的同伴就知道我是認真的,知道無論如何我不會撒賴不認帳。

  我向同伴許的願比向神許的更認真嗎?我常常信靠祂的話語,祂當然也
信我所說的。我求聖靈在我內心光照,在心底的角落,找出使我記得在病痛
時,在醫院戰壕中槍林彈雨的時候,向神應許過的事。

  我的問題不是忘記向神許過的願,而是沒有刻意想去執行。希望那些在
極度恐慌時所許的願,不是華而不實的願,不是自私的慾望。我希望那是實
在的,靠神的力量可以達到的願望。我必須把所許的願限於自己生命的短暫
和不確定的範圍之內,並明白那真正是神的旨意。

  我在醫院的戰壕中釋放出來,回復到「平民」的生活中。神願意的話,
我要開始有所行動,在生活中來履行我對神的諾言。求主幫助我!

  當我還在世上時,神沒有要求我成為完全人,但祂要我堅定不移和有所
進步。

苦難不是壞事

  人生在世,許多事情不是想當然的。一般來說,各花入各眼,各人看法
不同。當我在順境時,不一定靈性增長。當焦頭爛額的時候,我可能就在增
長的邊緣;是經歷神在我身上計劃最得益的時候。Robert Schuller作這樣
生動的描述:

  「是磨刀石把刀磨利,或是鋤頭把硬土鋤開才可撒種,或者是園丁鋒利
的剪刀把無用的樹枝修理乾淨使樹根幹更有生長力,或者是強勁的北風使松
樹的根生入岩石中,或者是牧人的杖把亂跑迷失的羊趕回來,或者是手術大
夫的利刀把腫瘤割除,或者是雕塑家堅硬的鎚子和無情的鏨子作雕塑與打磨
──這都不是我們的朋友嗎?」

  當然,在理論上我的答案是:「是」。但當每一樣的麻煩困難來找我的
時候,我有所掙扎,雖然我知道是好事。每一回合,我都要重新得力。我是
多麼感謝主,因祂對我的忍耐寬容。Robert Schuller繼續指出:

  「你會問,甚麼時候麻煩困難才不是麻煩困難?當困難把你最寶貴珍惜
的和你又沒有勇氣把它棄掉的東西來清理乾淨的時候......。當苦難教導你
寶貴的功課時,那些是你視而不見,過於自高自傲而不相信,或過於頑固而
不接受的功課,除非要你躺在痛苦的病床中。當苦難好像對你是當頭棒喝,
強迫你從你的老習慣中走出來,否則你從來沒有勇氣離開。當苦難引導你走
一條新路,給你打開一道新門,這時候就是苦難對你最有價值的時候!

  當苦難給你一個思考、閱讀、寫作、禱告的機會的時候,苦難是你真正
的朋友,他來到你的門前穿著你敵人的衣服!沒有苦難,就像一顆在溫室裡
發芽生長的植物,在外面無法生存!」

  是的,我聽見了。回想這次開刀醫治的經歷,我看見神並沒有完全不理
會我的問題。我開始聽見祂通過我經歷的各種情況對我說話。Schuller也說:

  「你應怎樣對付你的苦難呢?如果你好好的思想,唯一有意義的選擇是
轉向神!多年後你會作這樣的見證說,在你的人生路途中曾經面對看來難以
通過的險峻大山,但你不得不拼命爬上去,雖然弄到身心都受創傷,一直爬
到山峰為止。

  你發覺原來在這險惡山峰的那邊是綠草如茵湖水如鏡的桃花源......。
讓你的苦難帶領你來到基督之前吧,你的苦難會成為你一生中最好的朋
友!」

棄置一旁

  無論喜歡與否,在復原期間,我學習減少日常慣作的事務。好像聖經所
說,我要把一些看來重要的日常事務和顧慮擱在一旁,因為以永恆的價值觀
來看,那些都不是重要的。假如我不把這些重擔放下,我可不能得到「在基
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三14)

  假如不把原先拴住熱氣球的繩子割斷,它是不會升高的。要熱氣球能保
持上升和飛到目的地,駕駛氣球的人員要繼續加添熱氣,或把鎮重物拋掉(氣
球的鎮重如沙包等是用來使氣球下降的)。

  一九七八年著名的雙鷹二號氣球,由三位駕駛員從美國緬因州的農田起
飛去法國巴黎。抵達目的要付上不少代價。在最後一段路程,為要保持飛行
的高度,飛行員不得不把貴重的物品在吊籃旁拋掉,如錄音機、無線電、照
相膠卷、睡袋、椅子、大部分水和食物以及儲藏食物的箱子等。他們把許多
有用和必需品當作垃圾處理,目的是減輕吊籃的重量以達到目的地。

  在路加福音廿一章34節耶穌說到祂大能榮耀的再來,警告我們不要「被
今生的思慮累住你們的心」。今生的思慮就是那些壓「累」著我們的危險「重
物」。

  如果我們被重物壓下來而沒有作好「大提升」的準備,聖經說這事會「突
然來到」,那麼我們的腳便被今生思慮的水泥粘得緊緊。

  我心籃中的重物乃一般看得見和短暫的東西。這一切遲早會消逝。永恆
和看不見的東西目前是「不在眼前」,但是比我所能看見的東西更實在。神
可能使用這次我的病痛和開刀來矯正我的視覺使接近祂完全的20/20度視
覺。

  耶穌說我的財寶在那裡,我的心也在那裡。財寶不一定指貴重的東西。
可能是小玩意、嗜好、看來不是不良習慣的消耗時間、某些人際關係、物質
或沉迷在某些事物上。工作、事業、甚至事奉的追求,有時都會把我們愛主
的心偷去。

  在一次大地震之後,電視新聞的鏡頭對準一位因失去了一生收集的古董
而十分悲痛的女士。她抱怨說:「我一生最重要的東西現在都失去了!」

  中國著名的傳道人作家倪柝聲這樣寫:「有沒有這個可能,會不會因為
我現在在『地下』所作的貴重事物把我纏綁住,足以把我拴得緊緊,把我釘
牢在地上?」

  神的恩慈賜我這段復原的時間,讓我有機會查察有沒有木樁拴著我。我
有兩個選擇,一是自己歡喜快樂和自願地放下自己生命上的重擔,二是神親
自把它拿掉。神賜我們許多地上的東西讓我們豐富地享受,聖經說我們必須
看得開放得下。我必須把一些看如垃圾在我升高的氣球中拋下來。如保羅,
我想要說:「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
至寶。」(腓三8)

  最好練習這重要「棄置一旁」的功課,就是當我把自己放在一邊復原的
時候。

 

小提醒

文章中有些字在某些中文閱讀軟體系統中無法顯示出來,原版文章已用 PDF 檔案發表在本網站中,請點選「原版文章」,即可找到。


ADVERTISEMENT 廣告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    Web Master: George Chu, Ph.D., D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