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ndex of Steering Monthly Index of October 1999 Issue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頭頁 閱讀《導向》月刊:目錄 第170期目錄 聯絡 出版社 迴響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1999
導向月刊 第170期(10/1999) 第32頁

妮娜的故事

/妮娜口述
美德筆錄中譯

  我從小就受到嚴格的回教訓練,背熟各樣禱告詞。但從小對這些我根本
不懂的詞章感到厭倦。曾對父親表示,我禱告要用我所懂得的言語。父親卻
嚴嚴地斥責說:「這是必行的規則,雖然不懂,還是要作。」

  大學時,我因失戀極其悲傷,誠懇地向天上的神禱告,求祂指示誰是我
未來的對象。忽然在我眼前出現一個留著鬍鬚的青年,是我素不相識也未曾
謀面的人。過了一段時候,我大學畢業,就在某公司工作。上司介紹我認識
他的朋友,樣子很像在異象中所見的那人。我們的友誼日漸進展,但我還不
敢肯定。有一天,我問他:「你有沒有一件如此樣子,如此顏色的衣服。」
因為在我的異象裡,那人的衣服給我的印象好深。他回答:「那是我的工作
制服。」我要求他,明天見面時穿上。翌日見面時,我驚愕了「就是他。」

  從朋友口中得知他是個基督徒,他自己從沒提過。我的家庭背景及宗教
信仰的嚴格堅守,是不可能和基督徒結婚。我為此畏懼,不安。但私心對自
己說:「我會使他成為一個回教徒。」後來我在他家客廳桌上看到一本聖經。
對回教徒,聖經是禁書。宗教優越感使我不願翻看或探問關於基督教的事,
但有一個不能抗拒的力量推動我去翻讀它。有一夜,我作了一個夢:我和幾
個親戚乘搭巴士,整個巴士掉落在大河裡,忽然有一個穿白衣的人用雙臂把
整個巴士的人全抱在祂懷裡。我起了疑問,是否他就是基督教所傳的耶穌。
從那時起,我就渴想知道聖經裡寫的是甚麼。有一次,客廳只留下我一人,
我就偷偷的翻讀。聖經對我的吸引力特別強。我就跟他去教會,後來由他母
親建議,帶我到一間多是從回教徒悔改成為基督徒的教會,連牧師也不例外。
我很快就和他們打成一片。此後,雖然我仍照回教的儀式一日五次禱告,卻
都是對主耶穌祈禱。

  未信主前,我甚怕死,因為教義告訴:「上天堂的唯一條件是當你的善
行和惡行同時放在天秤上,而善行的這一方往下時(更重)才有資格進入天
堂的門。否則,當你經過天堂的橋,就要跌落在地獄裡。」良知告訴我,我
的善行永遠追不上我的惡行。可是,信主以後,在主面前認罪悔改,求主赦
免我一切罪惡,主耶穌的寶血洗清我一切重罪。使我感到輕省,心中充滿平
安和喜樂。我開始參加查經班,並決定要受洗。

  母親知道我的男朋友是基督徒,設法把我們分開,要我暫住在椰城親戚
的家,由父親親自送我,留我在那裡。幾天後,快到受洗的日子,我告訴親
戚要回萬隆。他不放心讓我自己走,便送我到巴士站,看著我所乘的巴士起
程了,才放心。但巴士走了一段路程後,我換上返回椰城的巴士,到男友姐
姐的家,直到施洗的日子才回萬隆受洗。我沒有回家,而是與牧師的家屬同
住,但當我把受洗的相片寄給父母時,他們看了大發雷霆,報警說我被某人
拐走了。警長下令召我男友問話。我得到這消息後,就親自打電話聲明,沒
有誰拐我走的。

  後來我沒得到父母的同意,就在教會舉行簡單的婚禮。典禮一結束,外
子要我立刻回家告訴父母親。豈知母親當場把我監禁,關在我自己房間裡。
幾天後,母親約同一位有勢力的回教人士及幾個親戚,把我帶到離萬隆約有
二百公里的一間回教所設立的收容所。那裡有吸毒的人,也有神經有問題的
人。我無法想像,假如把我留在那邊,我將要如何回城去。一路上,同車的
人都打盹,我卻很緊張也非常儆醒,不住地禱告,將一切交在恩主大能手中。
到達後,母親找負責的人交談,商量要把我留下。他們不願收容我,怕我會
影響其他的人。母親平時很剛硬,決定了的事,很難改變她。但這次母親很
溫和地接受他們的意見,真是奇妙!可是一回到家,母親自己也感到莫明其
妙,且很懊惱,為何會如此輕易把我帶回來,不試試強求他們收納我。她此
次以高價雇車豈不就是為送我去洗腦嗎?回家後,我被關在房間裡,寸步也
離不開。房間從外面反鎖,守得很緊,甚至夜間也有人睡在我房門外。我房
間有兩扇門,一扇通到內室,就是他們守夜的地方。另一扇門可通到沖涼房。
在沖涼房上牆,有一小窗子,有鐵絲綱釘牢。每次我沖涼就用修指甲的剪刀
把鐵絲網的釘子一個個弄鬆,等候機會。那天晚上,我睡到半夜兩點,被主
叫醒:「現在就走!」我還懶洋洋地不大想今夜就走,主卻催逼我:「快走,
不能再等!」家人正在熟睡,沖涼房另一邊是母親的房間,我很緊張、驚恐、
也很慌張,從沖涼房的小窗子爬出去,跨越了鐵欄杆,就只顧快逃。有一輛
貨車經過,我招手請他停止。他駛近我身旁,見我是個女孩子又留著長頭髮,
立刻開足馬達跑掉,也許他當我是女鬼吧!我又拼命的跑呀,跑。後來遇見
空的計程車,就請他送我到夫家,到達後才由外子付車費。我把一切事情告
訴牧師,他建議我們立刻離開,唯恐家人一發現我逃走,就會來追尋。因此
天剛亮,我們夫婦就離開,暫住親戚家。果然沒猜錯,家人一發現我不在了,
就帶警察到婆婆家尋索。從此,外子只好放棄已上軌道,有好收入的事業,
到椰城作職員。

  三年後,家人探清了我們的下落,就派弟弟來訪,也替雙親傳話。他們
都希望我們常回家,只要我們願意轉回原教。我也請弟弟轉告雙親,我必定
不會放棄我現在的信仰,因為我已得著了至寶,也知道所信靠的是誰。後來,
雙親又派人來,叫我們回家。我非常思家,因此安頓適合的時間與他同回去。
但是當我們的車子一到家門前,那人對外子說:「先讓妮娜自己進去,你暫
等一會。」誰料我一走進家門,他就催外子走,不許他見我雙親。不過,從
此,我與家人的關係總算復原了。

  一九九零年,父親因火爐爆炸,火燒全身,傷勢甚重。住院有半年之久,
須要許多醫藥費。外子剛巧把舊車賣掉,計劃要換一輪更好的,如今父親發
生意外,外子甘心將全收款項送父親作醫藥費。他盡了所能關顧我的雙親,
但仍不被接受,始終沒有機會與岳父母和好,這是一件最令我傷痛的事。

  瞬息之間,十年過去了。主賜給我們一個男兒,一個女兒,非常完善的
一個家。那天,外子和平日一樣,放工後和朋友去打網球。晚上九點多一進
門,聽見他在樓下急切的喚我,聲音奇特。我立刻下樓,見他已倒在沙發上。
他一見我,有氣無力地要我幫他更換衣服,他全身濕透了。剛換好衣服,他
還在我懷抱,忽然眼睛一反,失去知覺,不欠就打鼾。我和一親戚立刻帶他
去醫院,雖然用盡了人所能的急救方法,仍無法挽回他的生命。我所愛的人,
又是我唯一的依靠,忽然撒手塵寰,使我整個人頹唐了。我感覺麻木,不能
接受這突然的變故,我欲哭無淚,整個腦子空空洞洞像個木偶。外子家屬對
我很不錯,為了安慰我,婆婆、大姑曾帶我及兒女去星加坡遊玩,也曾帶我
們遊澳洲,但仍然不能醫治我創傷之心。

  某假期,跟著小姑去瑪琅渡假,我和兩個孩子有機會住在神蒙愛的院子
裡幾天,給我嘗到不少基督愛裡的溫暖。在這裡我認識不少愛主的弟兄姐妹,
我也喜歡這風景優美的小山城。或許換換環境對我有益,因此決定搬來瑪琅。
轉眼間,三年過去了,有一件事,晝夜盤旋在我腦海中的即是對家人還福音
債。他們寶貴的靈魂,責任在我身上。我決定要搬回萬隆,讓我多有機會親
近家人。將救恩帶給他們。請讀者們為我代禱,使我有勇氣向他們傳福音,
並求主開啟他們的心眼,讓他們有辨別是非的靈,能信從真理,接受耶穌為
救主。阿們!

 

小提醒

文章中有些字在某些中文閱讀軟體系統中無法顯示出來,原版文章已用 PDF 檔案發表在本網站中,請點選「原版文章」,即可找到。


ADVERTISEMENT 廣告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    Web Master: George Chu, Ph.D., D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