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ndex of Steering Monthly Index of March 2000 Issue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頭頁 閱讀《導向》月刊:目錄 第175期目錄 聯絡 出版社 迴響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2000
導向月刊 第175期(3/2000) 第22頁

洗滌心靈憂傷良藥

/余卓雄

  有一位好朋友撥電話給我,她很關心我喪妻獨居的生活,是否吃得好,
睡得好;我被她撩起傷痕,對著電話便泣不成聲,好朋友是一位心理學家,
她給我分析我哭的原因,她說:「你是在為自己哭。」起初我有點不快,心
裡想,難道你認為我不愛已死的妻子嗎?她似乎猜中了我的心事,說「你知
道人死不能復生,至少不能在今世;你現在開始活在一個新而孤單的環境裡,
你的眼淚能幫助你調整這個新改變。」想來也不無道理。

  我進一步替自己解釋為妻死流淚的原因,特別是喪禮那一天,在成千的
送殯人群中,我重見很多熟悉的臉孔,他們是我和妻子三十二年來所牧養過
的。時過境遷,多少人離開了教會,不再記念起初在聖壇前對神的諾言;有
些從前不過是個小孩子,現在步入中年,樣子也變老了。他們在我面前魚貫
行過,向我說安慰的話,我的心卻在嚴肅地問:他們明白真理,將來在神的
審判座前,該怎麼樣交代呢?我的眼淚如汪洋一片,我為自己哭,也為這些
人哭。

  我第一次體驗到哭泣先知耶利米的心情,他怎樣執筆為以色列的背叛寫
哀歌:「我為這些事哭泣,我眼淚汪汪,因為那當安慰我的,救我性命的,
離我甚遠。」(哀一16)他為自己哭,又為別人哭。

  作家滌然女士為丈夫史祈生牧師之死,寫了《一場好哭》一書,她也像
我一樣,分析自己哭的原因,她醒悟到她和丈夫在地上相愛的時代已經正式
結束,同時又是另一個時代的開端。在某一種意義來說,她更自由了,從此,
她多了一個紀念日,可以年年在丈夫去世的週年紀念日,到墓上去盡情大哭
一場,也可以藉著哭去聆聽神的「微小聲音」。她覺得眼淚實在是神奇妙的
創造,是一劑洗滌心靈憂傷的良藥。」

  在羅馬兵丁解押耶穌上髑髏山釘十架的路上,有許多人跟在他的後面。
內中有好些婦女,為他的行刑號咷痛哭。耶穌轉過身來,對她們說:「耶路
撒冷的女子呵,不要為我哭,當為自己和自己的兒女哭。」

  耶穌的話,似乎不近人情。在這個悲慘的時刻,祂的話聽來是一個輕微
的責備,其實耶穌仍念念不忘祂降世的目的,祂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死,祂
祗是對別人的死感到憂傷。祂要來送他最後一程的人明白,該哭的還是他們
自己的命運。

  因為耶穌知道,不過四十年,猶太人的命運將有悲慘的轉變。耶路撒冷
要淪陷,國不成國,這個被揀選的民族要從此流浪天涯。「為自己的兒女哭」
── 說明了以後代代的痛苦。

  二千年後的今日,在三藩巿海邊新立了一個紀念碑,追悼在第二次世界
大戰中被德國屠殺的五千萬猶太人。「碑」是十幾個石鑿的白色屍體,橫屍
地下,恐怖之極;耶穌的話,言猶在耳,「當為自己和自己的兒女哭!」

  我們在為親友去世而流淚的時候,何嘗也不應為自己和自己的兒女哭?
我對自己的永生有甚麼把握?我有沒有把永生的道理教導兒女?他們最後的
結局會如何?報應或賞賜的定律,會怎樣影響我和我的兒女?

  我站在大屠殺猶太人紀念碑面前,耳畔聽見他們祖先的吶喊。他們決心
要釘死耶穌,大聲說:「流這人的血的罪,歸到我們,和我們的子孫身上!」
我毛骨聳然。

  我以大衛的詩自勉:「耶和華的慈愛,歸於敬畏他的人,從亙古到永遠,
他的公義,也歸於子子孫孫。」(詩一○三17)

  上面我寫過,一個為去世的親人哀哭的心理形態,不一定是為死人哭。
因為人死了,怎樣哭,都不能使他復生,況且有些死是對身體痛苦的解放,
所以醫學上有所謂「安樂死」一詞,讓絕症病人能安心撒手。

  為親人死亡的痛苦,隱藏著另外兩個意義:第一是哀家在為自己哭,人
生苦短,先前的一切恩怨,到此為止。有些人邊哭邊啼的呼叫道:「你死了,
我如何活下去?」這個呼號沒有提到死者,祗是關心自己。

  第二個意義是,有些哀家為別人哭,希望他們因著死亡能真正覺悟生的
可貴。好像說,你們瞧,人都死了,還在爭甚麼?還不醒醒?

  不過耶穌為死去的拉撒路哭,與我們的哭大不相同。祂不是為死者哭,
祂知道生命與復活,都在祂的掌握之中;祂也不是為自己哭,祂本來不屬於
這塵世,祂的降世是為了別人,為了他們在來世有永生福樂。因此,在拉撒
路的屍體之前,他哭的是圍觀的人的蒙昧無知,頑固,對自己的可怕結局,
無動於衷。

  話說回來,人死雖不能復生,無需日夜流淚;可是,我們有否想過,剛
死的親友的靈魂要在何處度那無盡的歲月?如果他沒有救恩可憑上天堂,要
按照他的行為受審判,那我們可真要為他的「此恨綿綿無盡期」而大憂傷了。
因為他竟甘願下地獄,受永刑。

  在中國人的喪禮中,常聽到一句安慰的話說:「好了,不要哭了。」這
種安慰雖然值得感激,但缺乏力量。能痛快地哭,而且知道哭的靈性價值,
為甚麼要抑制呢?

  把你的淚珠一顆一顆地串成一項鍊子,掛在頸上,它們比珍珠鑽石更寶
貴。

 

小提醒

文章中有些字在某些中文閱讀軟體系統中無法顯示出來,原版文章已用 PDF 檔案發表在本網站中,請點選「原版文章」,即可找到。


ADVERTISEMENT 廣告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    Web Master: George Chu, Ph.D., D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