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ndex of Steering Monthly Index of March 2000 Issue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頭頁 閱讀《導向》月刊:目錄 第175期目錄 聯絡 出版社 迴響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2000
導向月刊 第175期(3/2000) 第29頁

認識甲骨文

/陳慕川

甲骨文由來淺釋


  甲骨文,甚麼甲?甚麼骨?甚麼文?文者,是我國古代從陶文、象形文
逐漸轉化為一種有系統、有組織的文字。這些文字是刻(鑄)寫在已經處理
過的龜腹甲上(或龜背甲),也有刻寫在牛肩胛骨上(或鹿骨等),故稱為
甲骨文。按考古學家發現,並對照我國朝代歷史,這些古文字是距今三千七
百年前商朝所用的文字。也相當於聖經裡記載以色列人在埃及直至掃羅登基
為王的時期。

  此種古代文字多用在占卜定吉凶,也有為了記事、家譜的,故亦稱為卜
文、貞卜文、書契或契文等。以多數學者意見,稱甲文或甲骨文較為恰當。

  話說在清朝光緒二十五年(一八九八年),我國河南省安陽巿西北郊約
三公里不到的小屯村,被農民從田裡挖掘出許多龜甲和獸骨。他們收集起來,
以為是治刀傷的中藥「龍骨」,賣給藥材舖。第二年,被一位金石專家王懿
榮(一八四五 ── 一九○○)發現,且鑑定是比篆文、籀文更早的文字,
甚有歷史價值。王氏當時在清政府任二品官,官銜是國子監祭酒,地位如今
日之教育部長或大學校長。當時適有拳匪之亂,八國聯軍先攻天津後侵北京,
朝廷指派王氏為京師團練大臣。他毅然投筆從戎,終於眾寡不敵,聯軍攻入
北京東安門,為了不願死於敵軍鐵蹄之下,逐與夫人、長媳相繼投井自盡,
以身殉國。時為七月二十一日,享年五十六歲,是一位名垂青史的民族英雄。

  王氏自從發現並鑑定甲骨文為商朝文字,到他以身殉國,其間僅有一年
之譜,似乎還說不上甚麼貢獻。然而他所購入珍藏的甲骨,後由他第二兒子
崇烈字漢輔,遵照父親生前的叮嚀,五千多片甲骨全部贈與後輩劉鐵雲(一
八五七 ── 一九○九)。劉氏即劉鶚,《老殘遊記》就是出自他的創作。
他是一位金石專家,也收藏不少甲骨。其時,另有一位擅長古代文物,對古
代文字甚有造詣者羅振玉(一八六六 ── 一九四○),在劉鶚家裡觀賞到
甲骨文真跡,便極力鼓勵劉氏拓印《鐵雲藏龜》六冊,精選自一千多片的甲
骨,且為該書寫了序文。這是第一本「甲骨學」的著錄,甚有歷史、學術的
價值。

  從此之後,陸續有更多的學者、前輩的專家傾畢生從事這些研究。應該
提到的,有王國維、董作賓、郭沫若、陳夢家、唐蘭、于省吾,和一九九五
年五月才去世的胡厚宣。

甲骨文片數多少

  第一次有計劃對甲骨文的考古發掘,是中央研究院歷史言語研究所,在
一九二八年由董作賓先生領導,全團共有六人。第二年,研究所新設考古組,
聘李濟為主任,亦加入甲骨發掘工作。直至一九三七年,共十五次,出土龜
甲、獸骨有二萬四千九百多片。接著就是八年抗日戰爭,工作被迫停止。可
是從日本官方、民間組織的調查團、研究班多如過江之鯽。他們在華北、東
北從事盜掘、掠奪、收購珍貴文物,僅甲骨至少有三千五百片之多,運回日
本。到目前為止,國外珍藏的甲骨,以日本為最多,至少達一萬二千多片。
今日國內、台灣、香港共收藏十二萬八千多片,國外十二個國家約有二萬六
千餘。據近年來胡厚宣的統計,總數約有十六萬片以上。字數除去重複的,
約有五千多字,可釋者僅一千六百字左右。

  甲骨文自發現以來,初期研究著重個別文字的考釋;然後從文中深入了
解商朝後期在殷建都的諸王,繼而有董作賓的斷代學說。為了更有系統的深
入研究,並且了解商史中的社會狀況,有無數的考釋、專論、彙集的出版,
其中當以「甲骨文合集」為最大的成就。此「合集」早在一九五九年便著手
籌備,一九六一年開始工作,到一九八二年全部十三冊正式出版。這偉大的
工程費時二十餘年,經歷了種種政治運動,如勞動下鄉,參加四清、批判海
瑞罷官、批林整風、文化大革命等。許多參加編寫、拓印、釋文、考辨等成
員,不知犧牲多少青春歲月,常要被編入「五七幹校」,任務只有勞動和開
批判會,不可看其他書籍。

  今天,這門功課不僅僅是認識幾個甲骨文字而已,已經成為考古學的一
支,「甲骨學」。

甲骨文與上古史

  我國包括海外,甲骨文專家學者人材輩出,為何對此有那麼大的吸引力?
其中是有歷史包袱所致。因為甲骨文的發現,不僅將我國歷史提前了一千年
以上,並且澄清疑古派的假定。

  以前,我們對自己文化歷史,是從無稽的神話開始。如盤古開天闢地,
又有伏羲氏、神農氏和黃帝,且把黃帝的年代定在公元前二六九七年到二五
九七年,享年百歲。傳說中又說他的史臣倉頡是造字的鼻祖。據史學家查記
漢字的進化,充其量,倉頡只是整理文字的功臣。在戰國時代的《荀子》云:
「故好書者眾,而倉頡獨傳者一也。」既然說「眾」,倉頡只是其中一人而
已,不是所有的漢字都是他一人創出來。後來又有人對他的「貢獻」甚為仰
慕,說他是「生而能書,窮天下之變,仰視奎星圖曲之勢,俯察魚文鳥羽,
山川指掌,而創文字。」自秦以還,文字才開始統一,這是盡人皆知,可見
倉頡(假定有其人)並沒有創造文字,最多只是整理分類罷了。

  世界四大古國,包括中國,其他國家的文字,又是如何,在此作一簡單
複習並比較。

  公元前三千多年,古巴比倫先有象形文字,到了公元前二千八百年轉為
楔形文字。公元前五三八年為波斯國所侵,公元八世紀其文字已經漸漸淘汰,
不為人所認識,成為難辨的古文。

  埃及也是公元前三千年有寫在蘆草紙上的象形文字,記載過去所有輝煌
不可一世的黃金時代。到了公元前五百多年,因波斯的攻陷,文字改變。後
有希臘、古羅馬,原有的文字漸被荒廢不用。

  印度在公元前二千五百年始有文字,稱為婆羅謎字母,寫在棕樹的樹葉
上面。到了公元前六百年,也逐漸不被使用,蕩然無存。

  以上各國文字,因為原是書寫在泥版、樹葉上,容易破碎、腐爛,難以
保存,不能留給後代。唯有我國的甲骨文,轉變到現在的字形,是一脈相傳。
最早是刻在龜甲、獸骨上面,後來刻在青銅器皿上,稱為金文(鐘鼎文)。
後又刻在石塊上的石鼓文,進展而為大篆、小篆、棣書、正楷等,說明這些
文字維繫我中華民族文化的優越。甲骨文,的確是我們的瑰寶。

  甲骨文如何為我們放下歷史的包袱?它原先被誤認為「龍骨」,後為「古
董」,其實它是「史料」、「物證」。我們無需再把「三王五帝」放入我們
的上古史。漢朝史學家司馬遷曾撰《史記.殷本紀》,提及商朝自商湯建國
到商紂滅亡,共有三十一王,歷經六百多年。但是很多人仍然當神話看待,
甚至有些西方漢學者,只相信中國歷史始自周朝。如今甲骨文的發現,對歷
史有了「物證」,與《史記》所載完全吻合。有了交待,不必爭辯。

  在比漢朝更早的戰國時期,有《竹書紀年》一書,記著:自盤庚徙殷,
至紂之滅二百七十三年,更不徙都。」這又是上古史另一史料,與甲骨文互
相證。

  因此這一連串的發現和證據,不但《史記.殷本紀》可信,相信不久的
將來,《史記.夏本紀》亦為信史。因運用甲骨文來研究商朝歷史,獲益良
多。日後如加上殷墟以外所發現的甲骨,配合在策劃中「夏商周斷代工程」,
相信一定有成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作者係以甲骨文為主的藝術家,亦係退休牧師)

 

小提醒

文章中有些字在某些中文閱讀軟體系統中無法顯示出來,原版文章已用 PDF 檔案發表在本網站中,請點選「原版文章」,即可找到。


ADVERTISEMENT 廣告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    Web Master: George Chu, Ph.D., D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