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ndex of Steering Monthly Index of April 2000 Issue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頭頁 閱讀《導向》月刊:目錄 第176期目錄 聯絡 出版社 迴響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2000
導向月刊 第176期(4/2000) 第18頁

醫院袍子沒口袋

第十三章:冷板凳的功課 (上)

/Leona Choy著 何燊譯

  為甚麼當我在醫院留院的時候,別人卻毫無問題地接替我的工作?使我實
在吃驚的是,我不在的時候,一切事物還是照常運行!我倒是有點希望我不在
的時候,連太陽也變得暗淡無光,別人要覺得非我不行。

  這種想法顯然是自我中心的思想,以為自己是家中的主幹,在工作或事奉
上非我不行。有些朋友更用恭維的話來助長我這種自以為了不起的氣焰。你們
對我說:「我們不知道沒有你我們怎麼辦。沒有人能代替你的位置!」多麼好
聽的話!我會相信嗎?不但相信,而且自我陶醉得有飄飄然的感覺。

  這是一種惡性循環。越多人讚賞我在許多工作的努力與成就,我自己就越
覺得驕傲,也就更加拼老命去工作,把自己弄得更為疲乏。結果失去遠見亮光。
如果我自願戴上這個非我不行、自以為重的驕傲面具,我會找更多的工作。更
壞的是因此而攔阻了別人的事奉,他們都站在一邊,由我單獨拼命去幹去!

  我以為戴起這個非我不行的面具自己非常好看,也很適合我的臉形。可是
疾病把這面具推置在一旁,這面具也把我放置在一邊。疾病把我這層不良的面
具面子除掉,結果因此卻得到一些意外的益處。

  聖經教導我不要看自己過於當看的。自視過高表示心靈肉體都不健康。我
實在不應再活在自我膨脹,自我陶醉的心態中!

  「不要看自己過於所當看的。要照著神所分給各人的信心大小,看得合乎
中道。正如我們一個身子上有好些肢體,肢體也不都是一樣的用處。我們這許
多人,在基督裡成為一身,互相聯絡作肢體,也是如此。」(羅十二3-5)

  站在球場旁邊看別人像自己以前一樣作明星球員,打得有聲有色,實在是
對自己膨脹的自尊心泄氣。但神沒有完全拿掉我的自尊心,只是把膨脹的部份
修剪一下使它回復正常的大小。神讓我知道自己不可能永遠成為球隊的明星隊
員。我不在場,事情不會因此而崩潰。假如別人在生命中任何事物都要繼續依
賴我方能成事的話,這會阻礙他們的情感,意志以及靈命的長進。依賴我不會
對其他有能力的人有所幫助。

  現在我看自己實在是可有可無的!以前站過那十分重要的位置,對我現在
來說已經置之腦後,由別人接替,因為沒有任何人是非他不成的。在人生的舞
台中,我們只不過扮演一個短暫的角色。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神的特別用具或器
皿。在神的眼光中我是獨特和重要的,但祂可以使用我,也可以使用別人來作
工。

  在復原期間中坐冷板凳的日子不會是永遠的。神是總教練,祂會決定我在
祂的球隊中打甚麼位置,有此需要時,祂會召我上場。我應作的是要保持靈性
健康,隨時應命。

  我慢慢地學習作啦啦隊,要為在球場上競賽的肢體隊員加油打氣,也許某
位球員正穿著我的球衣,用我的號碼,戴著我的頭盔。

  約伯的安慰者

  有時我想談談「它」,有時又不想。有時我希望一切回復正常,好像沒有
甚麼意外事情發生過。有時卻希望見到人就要談一談。

  當我要面對現實,要解決「我的大問題」時,我要有人和我一同並肩作戰。
我需要有共鳴板,有聽我傾訴的耳朵,有柔軟的心腸,和鼓勵的話語。我需要
神作我最終的聆聽者和安慰者,但我也需要與一些知心人交通,他們能明白和
知道我在日常生活的瑣事上如何作解決和決定。

  在心境正常時,我不需要約伯的安慰者來跟我長篇大論地說教,我也許只
想玩玩填字遊戲或看電視戲劇,或外出午餐。我不要別人給我壓力要我面對問
題。

  有時我也的確需要有人提醒我聖經中的應許。我需要有人對我指出祂是唯
一能使我得滋養的生命之糧。

  當我需要安靜的時候,我要獨個兒在一個地方。我怎麼能期望朋友們知道
我的心境如何,而按當時的心境的需要是甚麼呢?這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會遇到
的難題!神賜福給我的家人和那些朋友能夠有敏感的天線,收到我轉到那一台
的信號。

  分散與集中

  能分散對自己病痛的注意力有時是有用的。我戴上了一副想像中的有色眼
鏡,看世上萬事都與自己的病痛有關。能夠把集中在病痛的注意力分散而轉向
日常生活是重要的。日子照樣過去,我應隨遇而安,就可以保持心理上的均衡。

  玩填字遊戲,與友人午餐,與家人通話,躺在安樂椅上看書(歷史小說是
我最喜歡的),寫幾句安慰鼓勵的話寄給同病難友,把照片放在照片簿子上,
烤些餅乾,試試新的食譜,或嘗試新的或舊的興趣嗜好,這些活動都有其好處。
每個人要自己尋找他/她自己認為適合的方式來分散注意力。不是單單靠「拼命
工作」,而部分是享受生活。

  我的注意力必須是健康和正面的:所以應該知道分散甚麼,和集中甚麼。
我不可以把我的問題完全置諸腦後,不聞不問。我不能活在不切實際的幻想生
活中。我應知道在腦子裡該想些甚麼,和不該想些甚麼,朝著一個新的方向走。
身為基督徒,我要把思想集中在上面的屬靈事物上。

  在Philip Yancey的書《當我受傷害時,神在那裡(Where is God when it
Hurts)》引用了J. Robertson Mcquilkin回答一個老人的問話:「為甚麼神讓我們
老化,衰弱和受傷害?」這段答話對我來說可以應用在我所經歷任何軟弱的時
候。

  「感謝神把能力和美麗在年青時的體力表現出來,但年老(或體衰)的能
力和美麗是屬靈方面的。我們慢慢失去那暫時性的能力與美麗,好讓我們能集
中在永恆的能力與美麗上。因此,我們便會盼望離開這個短暫和會朽壞的軀體,
嚮往那永恆的天家。如果我們一直年青,有力,美貌(和健康),說不定我們
根本就貪戀這世界而不想離開!」

  作者補充說,我要活下去,必須使靈命得到餵養,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
從肉身軀體釋放出來,得到最後的勝利。就算祈禱求醫治,我們的肉身遲早都
會朽壞。主耶穌常常強調靈魂重於肉體。我們應對肉體所受的一切痛苦災難視
為暫時的不幸,只能毀壞我們生命在世上的軀體部分而已。作者引用了Alan Paton
的書(Cry)中的一段話:「我從未想過基督徒會沒有痛苦。因為我們的主耶穌
也受苦。我已經學到相信主耶穌的受苦不是救我們脫離苦難,而是教導我們如
何承受苦難。因為祂知道沒有生命是不會經歷苦難的。」
我不應忘記現實,但自己要往著甚麼是永恆和超越今生的方向邁進。

  我享受甚麼?

  有幾位患了重病的朋友,他們對我說希望能「多活幾年享受一下生命」。  
我開始想究竟我要享受些甚麼,然後就去享受一番。

  我要享受甚麼?我朋友所列出的可能與我的不同。按照永恆的價值觀來看
事物,我首先要排除那些虛浮無用的逸樂。我根本不會享受那些單單為了打發
時間的活動。

  在我所列出的事項中,享受神的全面創造和人際關係列在首位。其次就是
享受自己所成就的一些超越短暫一生的創造事物。還要其他一些「好玩」的事
物列在我的單子上。

  對我來說,唯一有永恆享受價值的,就像教義問題中的答話:「人生的主
要目標(目的)是甚麼?」答案是「人生的主要目的是榮耀神和永遠享受祂。」
我應把自己基本的注意力集中在這基要的聖經真理上。享受神不是一種單調乏
味的宗教活動,不是為了對一個遙遠的神盡責。享受是讓神充滿自己,是一種
溫暖、興奮的個人生活方式。

  榮耀神與享受祂是發生在我生命的兩個層次中:就是在世上的今生和將來
的永生。「永恆」包括現在與將來。假如這是我現在的重要事業,應該毫無疑
問地能延續到將來當我離開這世界之後,我可以輕易地從今生的層次轉入另一
永生的層次。假如我現在一點也不喜樂和享受與神同在的交通,將來要永遠與
神同在交通不是很不舒服嗎?

  大衛王是軍隊元帥,國家元首,經常要出入戰場,生活當然是繁忙之極。
但在他的誦讚詩篇中,重複地述說一個主題,就是他在耶和華裡的「喜樂」。
神明顯表示很喜歡大衛這種心態,因此祂稱大衛為合神心意的人。「喜樂」是
歡樂、滿足、歡欣、幸福、著迷、心醉、興奮的享受。大衛對神的話語也感到
喜樂。大家不妨想一想,大衛並沒有讀到神許多的話語──只有舊約前面的書
本,大部份是律法與歷史書,就是今天我們的舊約中的一小部分。我們現在有
全部舊約,加上新約。這不是可以享受雙重喜樂嗎?我對生命的享受應建立在
神和祂的話語上。

  與神建立這種密切關係是否很難或過於理想化?或者應不應把它作為我生
命中最要緊的事?我曾否把時間浪費在追求一些無意義的事物上?有沒有讓時
間日子毫無意義地溜走,像掌上的沙從手指間溜走一樣?為何神讓我活下去?
我要補償浪費了的光陰,要好好地掌握餘下的時光,追求神認為重要和有意義
的事物。這樣做要有自我約束,我還未能完全做到。

  主阿,求你教導我在這生命重要的時刻曉得分別輕重。我本應是屬靈的研
究院學生或屬靈教授,但卻覺得好像自己仍然是個屬靈的幼稚生。這實在不是
貪玩的時候了!

  依靠的力量

  我每三個月就按規定要去作X光照片檢查。我一個朋友說她受不了這樣的
規定約束。我卻有不同的看法。我的健康情況不定,使我與主的距離更接近,
祗要我更清楚知道祂掌管萬物。

  如果我用一條長長鍊子拴著我的狗外出走路,她會在樹叢中轉來轉去把鍊
子與樹木纏在一起,她也不大聽我的命令。如我用一條短的鍊子,把她與我拉
近距離,她便乖乖地聽我輕聲的命令,在我控制之下。

  對我來說,接近是美好的,是舒服的。與神親近讓我全然依靠信賴祂。我
曾以為親密依靠神是一小弱點。我們常把完全依靠神的好處特別低估,因為今
天人人都追求獨立自主。但是,離開神獨立原是罪。撒但背叛神而被逐出天堂。
亞當離開神的教導而獨立以致犯罪和不順服神。從此人類就有離開神的傾向,
如羊走迷了路。

  如果我一生中沒有疾病、苦難、困難、試煉,我在人生海洋中航行的洋船
就會在淺水的沙丘上擱淺不動。

  只有在我軟弱求助的時候,我才會建立依靠的力量,才有能力在大海中安
全航行。只有依靠主耶穌我才可以走正直的道路。是不是只有軟弱的人才走基
督徒的道路呢?當然,感謝神!如主所愛的門徒約翰依靠在主的懷裡,約翰有
這樣的權利,我也有這樣的權利。「因我在甚麼時候軟弱,甚麼時候就剛強了。」
(林後十二10)

  EL1S11A A. H0FFMAN的詩歌「依靠耶穌永遠膀臂」說得非常好:「我與
主相交,心裡滿喜歡,依靠主耶穌永遠膀臂;何等大福澤,何等大平安......我不
用驚怕,我不用心慌,我有大福澤,主在我身旁。

  依靠,依靠,堅固保障危險無慮;

  依靠,依靠,依靠主耶穌永遠膀臂。」

  婦人生產的時候

  我想再談談有關肉體死亡的事實,然後就可以積極地活下去盼望著來生永
恆的生命。上面提過PHlLlP YANCEY的書,其中也引用J0SEPH BAYLY的一段
比喻:

  「奇怪的是,有一樣事比任何其他事情會引起更大的悲哀傷感,就是死亡。
但是死亡事實上只是一個轉變的時間,是值得大大歡樂的時刻,因為主耶穌基
督的得勝將歸給我們每一個人。在描述祂自己的死亡時,主那穌用婦人生產的
時候作比喻,生產的時候就憂愁,既生了孩子,憂愁要變為喜樂。」(約十六21)

  我們每一個人的死亡要看為生產。想想看假如你在母親胎盤內快要出生那
時刻是完全有感覺的,而現在還可以記得的話,會是怎麼樣?

  你的世界是漆黑、安全、和穩妥的。你浸在溫暖的液體中,被軟墊包圍使
你不受震蕩。你不用為自己作甚麼;你自然得到餵養;聽到的是一個心臟跳動
的聲音,讓你知道有一個比你大的軀體來供應你一切的需要。你生命唯一的活
動就是等候──你也不知道要等的是甚麼,但任何改變似乎在很遠也很可怕。
你沒有遇到甚麼尖銳的東西,沒有疼痛,不會有威脅性的遭遇。你在一個完美
的生存環境中。

  但是,有一天你感到身軀被拖扯,周圍的圍牆要倒塌下來,軟墊現在向你
推動壓迫,把你翻跟斗,使你的身體雙倍捲縮,手腳彎扭,倒頭蔥地墜下來。
於是,你有生第一次感到痛。你在一堆混亂東西中受到更多的壓力,幾乎難以
忍受。你的頭被夾扁,被更大的力量推進一條漆黑的甬道。哇!疼痛!聲音!
更大的壓力。

  你全身都痛。你聽到一陣陣呻吟聲,忽然間你感到驚惶──你的世界完蛋
了!你確知這是終局了!你看見刺眼的光。粗冷的手把你拉出來,並打你一下,
使你不得不哇哇大叫起來!

  恭喜你,你剛剛出生!

  「死亡就好像這樣。生產時產道這一邊似乎是激烈、凶猛、極為痛苦的。
死亡卻是走進一條可怕的甬道,我們被一種極大的力量吸進去。我們沒有一個
人會嚮往這樣的事。我們對此有所恐懼。死亡有很大的壓力、痛苦、黑暗......和
前途未卜。但越過黑暗和痛苦之後,那邊完全是個新世界!當我們在死後醒過
來,那是一個光明的世界,我們的流淚傷痛只不過是回憶而已。」

  YANCEY對這段話注釋說,雖然新世界比這個世界好得多,但我們卻沒有
適當的字眼去形容它。聖經寫作人只能告訴我們將要與神同在,面對面地看到
祂。那時我們成為新造的人。

  「我們也要改變,這必朽壞的總要變成不朽壞的。這必死的,總要變成不
死的。這必朽壞的既變成不朽壞的,這必死的既變成不死的。那時經上所記,
死被得勝吞滅的話就應驗了。死啊,你的得勝權勢在那裡?死啊,你的毒蛈b
那裡?......感謝神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那穌基督得勝。」(林前十五52-54)

  「我想現在的苦楚,若比起將來要顯於我們的榮耀,就不足介意了。受造
之物切望等候神的眾子顯出來。」(羅八18-19)

  雖然我很享受在地上的生命,主啊,我也切望等候「來到你面前」的時間
來臨!

  死亡是美麗的嗎?

  我們對死亡應有一個均衡的看法。對基督徒來說死亡是進入永生之門。然
而,我們得承認,這度門並不吸引我們。我們無須對此感情用事或作脫離現實
的看法。

  我們常常聽人說「死亡是人生必經之路」,但是基督徒有時聽這話卻沒有
探討其中不合乎聖經真理之處。死亡不是必然的。我們不是生來要死的。不是
神殘暴的設計要我們受死亡的痛苦,也不是神原初造人的計劃。死亡並不美麗,
無論我們如何把它情緒化或加以化妝。Charles Stanley在他的書《How to handle
Adversity(如何應付逆境)》中提到:「神從未故意要人經歷因始祖的犯罪帶
來的苦難。死亡不在神原來創造人的計劃之內。死亡是一個打岔,是神的敵人
也是人的敵人,是神完美作為的反面。病痛絕對不是神的朋友。在伊甸園中沒
有疾病。耶穌基督的工作可以證明這真理。無論祂到那裡,祂都醫治疾病。神
與我們一樣討厭疾病。疾病是個侵入者,從開始就不在神的國度之內。在神將
來的新天地中疾病也不存在(啟廿一34)。死亡、疾病、饑荒、地震、戰爭─
─這些東西都不是在神原來計劃之內。但卻是我們人生部分的事實。為甚麼?
是神失去了祂的統治權柄嗎?祂不再是神嗎?

  其實我們的現實人生是隨從亞當選擇犯罪的後果。罪必定帶來苦難。但是
神會擦乾我們的眼淚,神會消除死亡、流淚、痛苦與悲傷。」

  在現實環境中,死亡還會刺傷我們的肉體和心靈,帶來流淚與痛苦。死亡
是我們的敵人,不是我們的朋友。死亡不是我們「友邦火炮」,而是敵方攻擊。
就算在最理想的環境中,死亡還是不愉快的。死亡是悲傷的,也常常是延續的
苦楚。死亡把我們與親友分開,常常把一個大有作為的生命縮短,好像把大好
生命浪費掉!假如我們用多愁善感的情緒把死亡裝飾起來,那是不切實際的。
可怕的是病痛常與死亡連在一起。

  因此,我們必須集中我們的注意力和嚮往在通過死亡門關那一邊的事。耶
穌基督親自嘗到死亡的毒蛂A走上被釘死的痛苦道路,然後復活,得以戰勝死
亡。

  「死被得勝吞滅的話被應驗了。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那裡。死啊,你的
毒蛈b那裡。死的毒袨N是罪。罪的權勢就是律法。感謝神,使我們藉著我們
的主耶穌基督得勝。」(林前十五54-57)

 

小提醒

文章中有些字在某些中文閱讀軟體系統中無法顯示出來,原版文章已用 PDF 檔案發表在本網站中,請點選「原版文章」,即可找到。


ADVERTISEMENT 廣告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    Web Master: George Chu, Ph.D., D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