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ndex of Steering Monthly Index of April 2000 Issue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頭頁 閱讀《導向》月刊:目錄 第176期目錄 聯絡 出版社 迴響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2000
導向月刊 第176期(4/2000) 第33頁

廣東蘭

/佳穎

  多年前,她和丈夫小孩,剛搬到洛杉磯,摸索著新環境裡的多陽,多元文
化,那顆在芝城冰凍了多時的心,又年輕雀躍了起來!有一天傍晚,閒坐門前
台階,和鄰居凱若細數家小,忽然間,一陣微風拂過,枯葉自樹梢斜飛而下,
大刺刺的葉片,刮在地上,聲聲作響。她抬頭仰望路旁這棵大樹,是在中西部
沒見過的,這種樹叫「廣東蘭」。凱若說,滿特殊的名字,可是這胖胖粗粗的
樹,和高貴典雅的蘭,好像不大相關啊?她這樣思索著。

  她想起新遷入的某夜,聽到屋外驟雨擊地的聲音,猶如家鄉西北兩千軍萬
馬的那種架勢。小時候,每聽到沙沙雨聲響起,她就急急跑到窗前,觀看街上
行人紛紛奔走躲雨的情景。騎樓下霎時擠滿了人,大家雖然淋了雨,卻也慶幸
雨水帶來的清涼。平日川流不息的街道,沒有了街聲,也沒有了車聲,倒像大
自然變成了舞台,原本不相干的行人,都成了屏息的觀眾,靜觀豪雨傾洩。柏
油水泥的街道,在炎日之下曬久了,這會兒給雨水沖刷,蒸騰起一股暑氣,漫
到她小小的鼻中,聞到覺得好親切。這氣味象徵懶散舒適的暑假,而西北雨對
正嫌無聊的小女孩而言,可是仲夏裡挺興奮的一件事哩!思鄉心切,又童心未
浼的她,以為洛城也下這雨,驚喜的奔向窗前,不料戶外一片乾燥,街燈微明,
笑她多事。原來滿地落葉,被夜風吹起,刮掃翻捲,發出來的聲音,誠如急雨
落地。她為自己竟被葉聲所騙,空喜一場而不禁啞然。

  這廣東蘭身子壯實,姿態穩重,大片大片的葉,線條乾脆利落,替這街憑
添無限濃綠密蔭。兩排大街,猶如壯年人厚實的臂膀,把街攬在懷裡。家居的
安寧與悠閒,便在不言之中。住入新居,她發現在樓上面街的房內,她奢侈地
擁有桌前兩大扇長窗,窗前寫滿了廣東蘭的姿影,朗麗的夏日。她每因窗外的
藍天綠意,映得一室輝煌而心情飛揚。她凝望窗外縱橫交錯,伸手可及的枝枒。
在近距離裡,更可以感受它們理直氣壯地吸吮天地精華,同時在盛陽下賣力作
好自己的角色。她好羡慕這些粗枝嫩葉的不卑不亢,以及那飽滿充沛的生命力!
日久,她的眼光逐漸移向更遠的天邊,透過清明的玻璃,她總是輕易地沈入一
種肅穆深沉的喜悅。這一方天色給人與世隔絕的感覺,只因眼界所及,是優雅
的樹梢,古典的屋頂,和那涵蓋萬物的一汪天宮,生活的細碎繁瑣,心靈的雜
思愁苦,一切都沈澱下來,只剩下平和安詳。偶而,幾隻鳥雀橫空飛翔,優美
的身姿,為天際寫下一行無言的詩。此情此景,把她的心帶領得高遠而無憂,
她自覺已在天堂的門前了!使她對廣東蘭又投以注目的一日,原只想開窗引進
夏晨鮮美的露氣,竟在拉開窗簾的剎那,為樹枝上這一抹亭亭微笑而震懾。壯
碩龐大的大樹上,奇妙地結合了蘭的庸容,蓮的皎潔以及荷的風姿,朵朵皎美
的白花,宛約而嫵媚,近乎不真實的展現在枝枒上。好似東方的荷花開在西洋
大樹上,使她禁不住問這樹:「你哪兒借來這麼標緻的花?」整季下來,樹梢
終是開不完大朵大朵的白花。於是她想通了,是那窈窕的芙蓉仙子,未達東方
水畔之際,暫想在這一片濃綠之中,卻也愛上了這蓊鬱蔥蘢的大樹而久住下來!
也因此,這樹有了花的名字吧!

  原本就愛那融合兩極的情致:豪放中內斂的柔情,敦厚中隱藏的剛毅,她
心折於多層的面貌,也常被對立的和諧所吸引。這拙樸的廣東蘭,竟能開出細
緻的花朵,使她更添了愛憐。秋意漸濃,葉自是落個不停也長個不停,花兒卻
是一去不返只待明年了。眼見花影漸稀,她不免傷感,然而一日無意之中,看
見樹下如茵的綠草中,烘托出紅星點。她好奇地拾了一粒,放在手心,鮮紅的
色澤更勝相思豆,大小則仿如女子的蔻丹,一股比松林還清淡的芳香,幽幽散
放,令人喜愛。她仔細搜尋,才知道是從廣東蘭委落的花心,蹦裂出來的子實。
她忍不住為這樹歡呼起來!先是愛上它壯實拙樸的樹身,又被它的葉子幽了一
默,再是驚艷於它清麗的白花,而今更是訝異於它奪目的果實,正是它生命存
在的明證及延續。這貌似鈍拙的樹,竟給予她無盡的欣喜讚歎。凝視秋風中依
然挺盛的枝幹,她發現自己是多麼羡慕這樹。她一直想做個堅強的人,安身立
命於天地,昂然不假他求,風雨不見懼色,卻又要持守美的風華、怡然的神采,
剛毅中不失柔美。百年之後,還希望留下我在的見證,多少在人世有些雪泥鴻
瓜。這一切,廣東蘭不都做到了嗎?

  自此,她決意要活得更開心、更有力。然而多年之後,她的生活似乎還是
一片混亂,初遷洛城悠閑的蜜月期過後,又一頭栽入理家、帶孩子,上班日復
一日的忙碌瑣碎裡。靈性上片片斷斷的追尋,只帶來短暫的滿足及更多的饑渴。
她嚐試不同的宗教,也讀了不少自我發展的書籍,精神上,卻還是孑然一身的
寂寞。她覺得自己做不到廣東蘭的沈穩,竟還更像蒲公英的漂浮淒滄。她自忖
日子過得不算糊塗,工作也如意,為甚麼舉目望天,有的是「天地間何去何從」
的茫然?就這樣一腳淺,一腳深的跋涉過多年歲月之後,她才在偶然的機運裡,
認識了主耶穌基督。一時之間,天地豁然開朗,她發現自己原屬於祂,而神對
她的愛也從不改變。她來自於神,也將歸於神,這一切是如此奧妙美好!她明
白自母腹至今,她走過的每一個腳印,都有神的陪伴,只是她未曾知曉。如今,
好像迷路的孩子,被慈愛的父親找回。破涕為笑的孩子,一顆心落實了。生活
中的困境愁慮有主耶穌來擔當,救恩的應允帶來永生的盼望,她的生命中流動
著讚美感恩的樂章。她願從此紮根,茁壯在耶穌裡,也願將這福份與人分享。
更要學習耶穌的樣式,領受也散發基督的馨香之氣。她乃覺廣東蘭的確有它的
美質,而如今,她渴慕的是聖經裡提到的發旺的棕樹和香柏樹。因為他們栽於
耶和華的殿中,一生一世瞻仰神的榮美,年老的時候,仍要結果子,滿了汁漿
而常長。這樣的樹,將是她今生來世的嚮往!

 

小提醒

文章中有些字在某些中文閱讀軟體系統中無法顯示出來,原版文章已用 PDF 檔案發表在本網站中,請點選「原版文章」,即可找到。


ADVERTISEMENT 廣告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    Web Master: George Chu, Ph.D., D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