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ndex of Steering Monthly Index of June 2000 Issue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頭頁 閱讀《導向》月刊:目錄 第178期目錄 聯絡 出版社 迴響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2000
導向月刊 第178期(6/2000) 第26頁

訪韋約瑟牧師

/陳潔貞

  我在越南的時候已經認識韋牧師,但是跟他來往是到了法國以後的事
情。他住在巴黎南郊Saint Mammet的時候,我們每年初秋都去他家摘蘋果,
他的小女兒「阿清」時常邀請我們去她家玩,送大南瓜給我們。我們也不時
在他的大女兒「大比大」家作客,和韋師母很熟。

  巴黎今年天氣特別和暖,十月初秋仍未有寒意。車開到雨果街185號門
前,韋牧師已經在門口等著,一隻大狼狗跑過來歡迎我們。房東先生走上前
來和我們握手,將狼狗趕進內室。韋牧師請我們上三樓,一邊說:本來我和
兒子住隔壁,這位房東老先生請我過來住他三樓,不收租金,我每個月給他
一千法郎算是補助水電費。這邊地方比隔壁大很多,走廊盡頭是廚房,這間
是會客室,因為怕打掃,我從來不用,臥房在那邊。

  進了臥室,韋牧師請我們三人一排坐在牆邊,他坐在床上向著我們。房
間大概有二十平方米,有衣櫃,書桌,小几,圖書櫃,齊齊整整放滿了聖經、
中華常識百科全書、越漢詞典......等書本。床頭上擺了韋牧師當軍牧時的
照片,另一個鏡框保存著戴高樂將軍當年所贈送的獎狀:Ordre National Du
Merite, A Tous Les Francais, Vive La France。牆上正中釘了一面很舊
的法國軍旗和一面慶賀他當軍牧的錦旗,左邊牆掛著一塊賀客簽名的紅錦,
上面赫然有我爸爸陳兆德,孔蓮爸爸郭剛中的名字。小几上豎排放著兩本很
厚的書,其中一本是一九七零年出版的《戴高樂黨派金榜題名錄》,另一本
是一九八九年出版的《軍人名錄》,裡面都有韋牧師的姓名、地址和短介。
地板上鋪了幾塊以動物為題材的地毯,韋牧師說:「我屬虎,所以選買畫了
老虎的地毯」。我心中一算,今年屬兔,去年屬虎,他應該是八十五歲了,
別看他有點老態龍鍾,說話的時候不斷咳嗽,其實他還健步,每天早上出門
散步買菜,自己坐巴士。以前我們曾經邀請他到家吃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
了。韋牧師講究原則的人,他時時說:七十不留宿,八十不留飯,不想接受
邀請,怕給別人添麻煩。他喜歡動物,初到Saint Mammet的時候他養了三、
四頭大狗、小狗;後來不見了,他說自己年老,不知道那一天去見天父,怕
沒有人照顧,所以都送給了別人。現在他養了一隻鳥,不是鸚鵡也不是白鴿,
常常對著我們鞠躬點頭說「咕咕」,很可愛。他說有一天他替一只受傷的鴿
子療傷,養了十多天,將牠放了。想不到這頭白鴿吃慣了他的東西,現在每
天仍然飛回來,所以他的浴室從來不關門。

  孔蓮坐定後說,這一年來生活比較動蕩,忙這事那事,到今天才來探訪,
實在不好意思。韋牧師說:說那裡話,妳真好心時時做主工,沒有將我老人
忘記,將來必蒙主賜福。這張支票請妳替我捐贈教會,還有我影印了幾份歌
詞,這一份給妳,現在我們一起唱罷。韋牧師的聲音有點蒼老,他是用潮州
語唱,唱得認真,充滿感情敬意。小鳥不甘後人,也「咕咕,咕咕」在後面
助唱,很有氣氛。韋牧師說:感謝主,我的生活無缺,法國政府每個月給我
萬多法郎退休金,我老人實在用不了那麼多,除留下自用外我將錢分三份捐
贈教會。我有內外孫十六個,還讀書的我都給他們零用錢,每人一百。

  孔蓮站起來細看牆上的照片,韋牧師說:「這一張是在軍需處時期拍的,
講起我的人生經歷,真是可以寫小說,拍電影。我少年的時候做過賊,爸爸
想將我賣去當兵,我不願意,走去讀軍校,畢業後做了南澳縣警察局督察。
才做了四個月,我發現原來我的上司是賊,只好出走,找了軍校教官李鎮東
求他幫忙。那個時候李鎮東已經是陳濟棠的參謀長,他介紹我去軍兵營軍需
處發餉。不久後毛澤東紅軍被蔣介石趕離江西瑞金南下,我也隨軍到了平南
縣。有一天我閑遊街上,見到卓敏潔女士開佈道會,便全神貫注聽她講基督
道理。那天晚上有十七個人舉手信耶穌,我是其中一個。我們交換了地址,
我馬上寫信給卓女士說聽了姑娘的演講很受感動,願意追求耶穌道理,信尾
要求她送照片。她回信寄了福音書給我,竟然真的附了照片,使我受寵若驚,
心裡甜甜的。我們繼續通信、見面,我告訴她想放棄軍人生涯,追隨她去各
地佈道。她說,你是軍需處軍官,怎可以跟著我講道。我說,那麼我來做妳
的跟班,替妳提行李。那個時候,卓女士年青美麗,講道理特別有說服力,
拜倒她石榴裙下,有錢有才的人很多。我這番提行李、做跟班的說話感動了
她,她不選教會同工,卻接受了我的愛。在她的幫助下,我去了廣州就讀遠
東聖經學院。卓女士的媽媽、哥哥都反對這頭婚事,說怎可以嫁給軍人,隨
時隨地會被打死,終身無靠。是她的嫂嫂替我們辯護,說:阿婆,幾個月前
我發夢姑娘跟一個軍人結婚,曾經告訴您,這是神的旨意,您忘了嗎?因為
嫂嫂這個夢,我終於能夠和卓女士成婚。那個時候,牧師的兒子追求卓女士
甚力,為了怕牧師不高興,我們只擺酒,不在教堂舉辦結婚儀式。」

  韋牧師講和卓敏潔女士由相識至結婚這段愛情故事很令我們神往。他說
話聲音平靜,態度自然,但是我知道他內心是激動翻騰的,充滿了甜蜜的回
憶。去年師母息勞歸主,為了能夠時時掃墓,他賣掉Saint Mammet的房子,
搬來Fontenay Sous Bois住。是卓敏潔影響了韋約瑟的一生,是卓敏潔改
變了韋約瑟的人生觀,將一個暴踩、剛強、凶橫的軍人,改造成一個虔誠、
善良、有愛心的基督徒。從韋師母和過去的相識口中,我知道韋牧師年青時
性情暴烈,行為極端;他自己也充滿悔意承認少年時的不端品行,曾經偷母
親的錢花天酒地,嫁禍婢女冤枉被毒打。不知道韋牧師過去的人,誰能想像
眼前這位慈祥的老人,以前性烈如火,是愛情和基督的道理感化了他。我自
己雖然是一個循規蹈矩,自幼長大在基督家庭的女子,但是也曾經犯過錯,
憎恨過人。感謝主給我智慧懂得原諒人,不記仇;聽了韋牧師講述他的生平
事跡,我更明白甚麼是真愛。

  結婚後,卓敏潔做傳道主任,韋約瑟是幹事,那時候吳恩溥牧師還只是
執事,大家常常來往。日本人來後,教友星散,教會凋零,韋牧師一家搬往
潮安縣。潮安縣縣長李漢雲提倡打擊貪污,見韋約瑟是基督徒,必定廉潔,
便委派他做監獄所所長。到任後,韋約瑟見監獄所真的黑暗腐敗,犯人都被
鐵鏈鎖住,有錢睡床,無錢睡地,獄吏作威成福;便大事改革,寬待犯人。
他將原來的對聯:「到此地英雄喪膽,入此門菩薩低頭」改成:「英雄勇於
悔改,小人怯於自新」,很得李漢雲的讚許。有一次共產黨軍來進攻看守所,
他們不敵投降,韋約瑟被押上山。他自料要給打靶,不斷祈禱;正在驚慌,
村民有人出來請求放人,說這位所長是好人,不貪污,他的夫人賣小吃幫補
家用。被釋放後他回看守所寫報告,看見一個人在偷鐵鏈,這是值錢東西,
韋約瑟勸這人不要拿公物,會有罪。誰知道這人不高興,上山報告說韋約瑟
反共,不能放過他。韋約瑟遠遠看見共軍下山,馬上逃離看守所,躲在附近
池沼蘆葦叢中。共軍四處搜索,用刺刀刺草,離開他只有幾步。韋約瑟自分
必死,禱告上帝保護他的家人。真是奇跡,正在絕望,六月天忽然天昏地暗,
雷打電閃,大雨滂沱,兵士散走。韋約瑟怕雨停共軍回頭帶狗來找他,便冒
雨在泥潭中走離險地,禁不住又冷又餓,倒在草堆裡失去知覺。醒後回想,
知道是上帝救了他。

  日本投降後不久,毛澤東的軍隊席捲全中國,韋約瑟一家逃難到香港。
他找到聯合國難民機構想申請去越南。聯合國代表說,你們來遲了,現在救
濟機構已經關閉,我明天離開香港返瑞士,無能為力了。當時他們很徬徨,
六個兒女都小,在香港無親無故,如何生活?於是他們一家八人跪在地上誠
心祈禱,聯合國瑞士藉代表見他們是基督徒,便安慰他們說,你們不要擔心,
我明天叫中國秘書替你們想辦法。果然上帝有奇妙安排,船快要開身,寫信
去越南已來不及,秘書打電報通知楊發榮說有兩位信徒夫婦坐船到西貢,請
他接待。船到碼頭,楊發榮來接,一看是八個人不是兩個人,被嚇壞了,心
想怎能安排一家八口住在家裡?無可奈何,人已經到,不能置之不理,便送
他們到堤岸光中堂找韋郁良牧師想辦法。韋郁良牧師與卓敏潔是建道神學院
先後同學,很熱心。那時候盧錫安是建築商,也是卓敏潔的同學,他剛有房
子租不出去,便對韋牧師說:「這樣好了,你安排他們在教會工作,我負責
給他們住宿」。韋約瑟到西貢的時候,我是初中生,住光中堂附近,他們初
到的情景我還依稀記得。

  韋約瑟很憎恨共產黨。那個時候,華僑誰不熱心愛國,大家都擁護新成
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教會中的年輕人親共的很多,法國殖民政府非常警惕,
監視華人社會的政治活動。韋約瑟的親法態度和反共言行不得人心,很多教
友喜歡卓敏潔卻懷疑討厭韋約瑟,影響教會內部團結。韋郁良牧師不得已找
了一個名目開除韋約瑟,對後者說:「你是法國藉,應該給你比現在多兩三
倍的待遇。我們是窮教會,實在負擔不起」。少了這份工資,韋家生活成了
問題。恰巧法國總督塔西宜將軍執行訓練安南兵對付越共的政策,需要找一
位越南牧師來當軍牧。韋約瑟毛遂自薦,本來輪不到他,誰知道越南國長保
大皇記起Vi Nhu Ba這個名字,在許多提名中單單取錄韋約瑟;原來在香港
的時候,韋約瑟曾經寫「我皇萬歲」幾個字連同禮物送給落難的保大,使保
大心中覺得溫暖,對他有好感。韋約瑟很順利地被封為牧師,當了法國軍牧,
從此一帆風順,不久後被派到大溪地服務,一直到退休。

  韋約瑟向法國效忠始於幼年時期。他的爸爸是潮州人,已經有了妻室,
為著生活渡洋到法屬安南謀生,認識了韋約瑟的越南藉媽媽。兩人結婚生子
後才知道丈夫在中國有大婆。韋約瑟的媽媽是有錢貴族,掌管全盤生意。他
的爸爸為了貪謀家產,騙媽媽帶同兒子去潮州,自己留在越南。他的媽媽在
中國被大婆虐待受軟禁,情況危急。這位機智的女強人出重金托人帶求救信
返越南給一位親信,內附她的頭髮和手指甲,說:「如果你不馬上救我,這
些頭髮指甲便是我的遺物」。這個親信見事態嚴重,馬上通知了法國殖民政
府。那個年代,英國、法國的勢力很大,法國護僑政策是傳統,那裡肯容忍
法藉國民被欺負?透過外交渠道,韋約瑟的媽媽被救回越南,領回家產。少
年的韋約瑟進了法國中學讀書,他的媽媽教導他說:「法國對你有恩,你一
生要忠心法國。」只要看他室內的佈置,我們知道他對這番話真的銘記心中,
也更明白他的處事和言行為何傾向法國。

  再談了一些聖經道理,已是晚上八點,我們告辭。韋牧師說,自從在Saint
Mammet就近參加了猶太基督教會,現在每月兩次逢星期三下午四時半到四時
四十五分,他準時收聽猶太基督教專為猶太人廣播的福音電台。他們守安息
日,禮拜日,實行十一奉獻,不吃豬肉、馬、兔、蝦、蟹、血;牧師為門徒
洗腳。主耶穌當年為門徒洗腳,如今天主教和基督教都不記念這禮。他現在
每日讀聖經四至五章,祈禱要俯伏。說罷,他恭敬俯伏在床邊為我家,孔蓮
家,教會......等誠懇祈禱,感謝神的恩典。臨出門一定要我們接受他的小
禮物:汽水、柿乾等東西,一直送我們去到汽車旁邊。

  韋約瑟是一個行事獨特,思想和別人不同的傳奇人物;一生功過,我不
敢論斷。有人讚賞他,有人批評他,有人同情他,有人憎恨他。馬太福音六
章這樣寫:「你們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的過犯」。韋約
瑟牧師動蕩的一生,他的神奇經歷,多番絕處蒙恩得救,很發人深省。這篇
報導讀後,你有甚麼感想?

 

小提醒

文章中有些字在某些中文閱讀軟體系統中無法顯示出來,原版文章已用 PDF 檔案發表在本網站中,請點選「原版文章」,即可找到。


ADVERTISEMENT 廣告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    Web Master: George Chu, Ph.D., D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