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ssue 180
Table of Contents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Subscription
头页 本期目彔 联絡 出版社 迴响 订阅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2000
導向月刊 第180期(8/2000) 第33页

请问芳名

/川

  语云:「人死留名,豹死留皮」,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因此无论流芳百世或遗臭万年,皆在姓名。中国有百家姓,但「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因历史时空的变迁,已屡有迁异,冰冻三尺,绝非一日之寒;为此不妨先谈谈中国姓氏的来源:

  今日常见的姓,大致有几个出处:首先,很多是古代的国名,如周、吴、郑、蔡、宋、齐、梁、陈......顾名思义,一望可知。有的是字体到后来变型,如郭与虢原属一字;曾、朱却是原有一个邑旁(即鄫、邾两国的后人)。不但古国,自从开通西域后,西域各国人归化中国,也以国名为姓,如康居国的姓康,月支国的姓支。

  其次,是以祖先的名或字为姓(所谓姓氏,藉以表示氏族),比如姓张的出于周初的张仲;孔子的姓,由于他的祖先叫孔父(其父为叔梁纥)。春秋时,列国君王皆有谥号,某公的子孙,即以其谥号为姓;穆公的子孙姓穆;戴公的子孙姓戴。

  再其次,是以职业为姓了。由于古代的职业是世代相袭,如管仓的姓仓,制陶的姓陶;曾任某官职的,也以此为姓,所以有司马、司徒、司空;而尉、帅、上官这类的姓,也是出于官名。

  有些姓氏,在古代常见,而后世式微。例如南北朝时代的桓、庾二姓是望族,到唐代却已不常见。还有一些姓,在古代是冷僻的,今日却是大姓,如林、洪等。

  姓刘的,如今比比皆是,但在刘邦建国之前,这姓比较罕见。左传虽有涉及刘氏的来源,但有学者认为应是刘歆的伪造。反之,姓王的在秦汉以后特别多,原因是在「六王毕,四海一」之后,诸侯的子孙都自名王子王孙,所以演变为普遍的一个姓,令人无法辨明其为何国的后代了。

  五胡乱华后外来的胡姓也来凑热闹了。尤以双姓为多,如拓跋、慕容、独孤等,这在金庸小说中的慕容博、复父子,独孤求败等已是耳熟能详。但单姓的如于、窦、萧却和中国原有的混淆了。拓跋一度曾改姓元,直到唐宋亦然;但明太祖不喜欢元朝,人们便纷纷地改姓,所以明、清两朝之后,元姓颇为少见,影响所及,如胡姓的宇文,尉迟之类,也少有人用,故日渐式微了。

  另一个改姓的原因,是避帝王的讳。例如姓庄的改姓严,姓贺的改姓庆。文彦博本来就是姓敬的。还有一种双姓,是孤子兼嗣两家,像姓陆贾的便是。

  令中文老师大皱眉头的是姓费的、姓宓的、姓任的后代都走了音,除了姓任(二声)的勉强转为四声还差不多,费(音秘)祎─变成「废」玉清,宓(音福)领事变成「密」老板,如此以讹传讹,将错就错,老祖宗听到怕不要在棺材里头翻身,大叹不肖子孙,数典忘祖。

  中共党政要员多半喜欢用假姓假名,这已非新事,华国锋不姓华,而江青的本来姓名为李云鹤,一变改为栾淑蒙,其艺至又叫蓝苹。史祈生师母的笔名是涤然,知道她姓欧阳的恐怕不多,遑论其芳名仁。武侠名家金庸的大名查良镛只有在其主「明报」笔政的时候才名噪一时。请问三毛、琼瑶到底是何许人也?华侨改姓的事件,所在多有,但多为情非得已。张菲昔日福建侨乡,生活多艰,侨民跋山涉水,远渡重洋,经过千辛万苦来到异邑,又因语言隔阂,一肚子的委屈。上了岸当移民官问及姓名的时候,遂不怀好意答曰:「Lim-pe!」(意您父),菲律宾的电话簿最多的姓是Limpe,有如英文的Smith;其次是「IN-Chek!」(意他叔)也是产生于同样的背景,在口舌上占人便宜一番,出了这一口乌气!

  圣经中改名换姓的事例,屡见不鲜;旧约中有亚伯兰(原意崇高之父),改为亚伯拉罕(意为多人之父),寓多福多寿,多子多孙的祝福,号称「信心之父」。雅各(原意为抓)与其出生背景有关,后改名为以色列(意为神的王子),共十二子后来成为以色列十二支派。彼得(原意为小石)的原名是西门(意为听者),后来被耶稣改名为「矶法」(亚兰文的石头)相当于希腊文的彼得。约翰(神的礼物),雅各两兄弟俱因其性情暴躁而被称为「半尼其」(意为雷子)。逼迫教会的扫罗(意为固所愿也),经过大马色的戏剧性转变之后改名为保罗(意为微小),从此成为初代教会的擎天一柱,教会真理的奠基人,名微小,功业可不少。

  语云:「人的名儿,树的影儿」,我们都盼望人如其名,故三代以下,无有不好名者。不料原来美名如「耶洗别」(意为贞洁),成为一代恶后;马利亚(意为背叛者)却为蒙大恩的女子。犹大原意为赞美,自从卖了主后,没有人敢取此名,圣名如「耶稣」者,有人已知要避讳,唯恐名不符实,自贻伊戚,有如行邪术的假先知「巴耶稣」,落得悲剧终场。不过,有意成为「基督徒」,只要好自为之,并无不可。

  薄伽丘的《十日谭》里有一段两雄争名的故事,年轻的「南慕容」想要杀了年高德功的「北乔峰」取而代之,不果,遂言归于好。他们后来互易姓名各自在一方扬名立万,结果春兰秋菊,不相上下,绿叶牡丹,相得益彰,像这种扬名挹芬的「君子之争」真是多多益善!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