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ndex of Steering Monthly Index of September 2000 Issue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頭頁 閱讀《導向》月刊:目錄 第181期目錄 聯絡 出版社 迴響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2000
導向月刊 第181期(9/2000) 第34頁

小說

成婚(上)

/心漁


  書婷輕步地走進來。心想,嗯!還好沒遲太久,大家還在唱讚美詩。她鬆了
口氣,脫下外套,走到倒數第二排椅子的角落坐下。教會一向要求會友準時參加
主日崇拜與禱告聚會。她今天本來是不想來的,但是,已經答應來接媽媽,總不
好散會才到。整屋子的人似乎都沉浸在敬拜的歡愉之中。書婷最近總覺自己溶不
進去。她自己也搞不清楚為什麼,原本詩歌敬拜是自己最投注的一段時光,最近
老覺得自己置身事外。

  書婷觀望顝P遭的氣氛,心想孝蓉阿姨大概快要舉手禱了吧!書婷的父母是
當初草建教會三個家庭之一,她早就熟悉所有聚會流程。每回大家敬拜一段時間
之後,孝蓉阿姨就會舉起右手,大聲用方言禱告。這對大家是個暗示。大家會心
照不宣地結束讚美詩歌,集體用方言讚美主。

  果然,孝蓉阿姨舉起右手,吉他聲與歌聲乍然停止。大家的禱告聲此起彼伏
的響起。張伯伯的方言禱告聲音短促,好像打仗一樣。李伯母則似乎老是重複那
幾個字。媽媽呢!還是老姿勢,兩手手掌朝上,仰望上天,嘴巴喃喃低語,似乎
在享受聖靈的恩雨。書婷往人群裡稍稍張望,瞄到了一個白色的背景,是嘉恩他
低騔Y,看不見他的表情。不知道他禱告時什麼模樣!只見他裡面穿韝@件紫紅
色的襯衫,外面套了一件V字領白色毛衣,加上深黑色的西裝褲。她心想,不錯,
還頂會配色!書婷輕嘆了口氣,忖度韟菑v今天未免也太離譜,居然在禱告會東
張西望、評頭論足的。

  孝蓉阿姨舉起雙手,大聲說:「我的兒女們|」。

  大家的禱告聲不約而同都停止了。又有神的話語賜下了!

  孝蓉阿姨接騠﹛G「我的兒女們!我喜悅你們的敬拜。繼續以心靈誠實來敬
拜我,我必與你們同在,直到永永遠遠。」

  禱告聲漸漸稀疏。書婷看了下手錶,心想,九點多了,大概快結束了吧!突
然,聽到孝蓉阿姨大聲說:「主啊!我們讚美你!謝謝你讓嘉恩與書婷同走天路。
月底的婚禮,求神保守,給一個艷陽天。更求主,做他們一家之主,建立一個以
你為中心的家庭。讓他們的婚姻成為周圍人的祝福。奉耶穌基督的名。」大家齊
聲回應:「阿門!」書婷的心情突然沉到谷底。她嘆了口氣,心想,只剩三個禮
拜了!

  禱告會結束,大家圍颾挬@的母親和書婷賀喜。這個教會不大,弟兄姐妹彼
此感情很親密,禱告會參加人數出席率頂高。嘉恩站在鋼琴旁邊,望颾挬@微笑。
書婷向他點了點頭,淺淺的笑了一下。

  總算大伙兒散去了。要不是明天星期五得上班,拖到半夜才散會,都有可能
呢!嘉恩朝颾挬@她們走了過來,書婷眼光不自覺地往下看。自從決定婚期後,
書婷每回與嘉恩說話,總覺得不自在。

  嘉恩問:「天晚了,要不要我送你們回家?」

  書婷的母親笑瞇瞇地擺手,說:「不用了!書婷開車來。早點回家也好!她
爸一個人在家。別忘記明天九點半來接書婷去試穿禮服!」

  嘉恩笑了笑,點了個頭,送她們到車子旁邊,看顙恕l開走,才走回教會。

  車子才開出停車場,書婷的媽就等不及開始數落:「臉板得那麼緊,也不笑
一下,呆站在那裡。別人是賀喜,又不是討債,至少也要笑笑。」

  書婷嘟騠﹛G「別人賀喜,準新娘咧騧L笑,讓人家以為我好高興把自己嫁
出去啊?更何我才認識嘉恩三個月,幾乎沒有與他獨處過。除了他的長相、履歷
和外面看得到的,他的內心世界一概不知,你叫我喜從何來?」她的臉色就沉了
下去。

  書婷的媽口氣放緩,說:「每個人在結婚前,面對未知的將來,擔心是免不
了的。但是,你的婚姻很特別。你孝蓉阿姨很肯定這是神的旨意。如果不是孝蓉
那麼肯定,我和你爸也不敢同意這門婚事。婚姻本來就像賭注。許多人婚前轟轟
烈烈地談戀愛,結婚沒多久就惡臉相向,甚至鬧到離婚,比比皆是。我和你爸是
看多了。婚姻寧可交在神的手裡,人的眼光短淺。你看你與俊杰從高中時代就開
始交往,不是說分手,就分手。也沒看他再來找你。」

  書婷一聽媽又提起俊杰,一股無名火從胸口冒出來,嚷叫:「夠啦!夠啦!
別再說了!跟你說多少次,我不想再聽他的名字!」

  書婷的媽和顏悅色地說:「好啦!大小姐,不說就不說。」她接下去又說:
「孝蓉是咱們教會的女先知,她說的話我們都信服。我們一同攜手建立教會,到
現在也認識七、八年了,大家感情深厚。更何況嘉恩是她的長子,在國內也是名
校研究所畢業,一表人才。孝蓉不會拿自己兒子的終身大事開玩笑的。她一定在
神面前再三肯定,才敢說的。」

  書婷輕嘆了一聲,不想再開口。

  嘉恩頂準時,差五分鐘便是九點半,門鈴就響。書婷走到玄關,打開門。人
還沒進門,書婷的媽就喊鞳G「嘉恩,吃飯了嗎?」

  他點了點頭。書婷提了皮包,說:「走吧!」
兩個人並肩走下樓。才走出公寓,就聽到書婷的媽追到陽臺,拉大嗓門兒說:   
「中午在外面吃飯,別急韟^來!」

  書婷回頭向母親用力點頭,表示聽見了,心裡覺得好丟臉,跟媽講了多少回,
北美不比台灣,不要在公共場合扯大嗓門吼,每回說好,就是不記得。書婷抬頭
望騛躓式A尷尬地挑起眉看,笑了笑。他理解地微笑,沒多說些什麼。

  他為她打開車門,書婷頓了一下,說:「算了!我開好了,你才來三個多月
路不熟。」

  他回答說:「也好!我拿的還是國際駕照。」順手就把鑰匙遞給了書婷。
上了車,嘉恩好像在想什麼,一聲不哼。書婷也懶得找話題,兩人就一路沉默到
了禮服店。

  嘉恩坐在店門口的沙發上等。書婷就自顧自地與老板娘走進去,心想沒跟進
來也好,免得大家都不自在。書婷身材窈窕,是個衣架子。她比較偏愛剪裁簡單
的禮服,她選了一件乳白色底加上幾朵彩繪含苞待放的牡丹高領無袖的改良式旗
袍,外加一件同色紫紅碎花的披肩。她試穿一下,長到腳踝,剛剛好。老板娘直
說好漂亮,書婷笑了笑,說:「就這一件吧!」

  老板娘帶她到8號的白紗禮服架子前面。她一眼就選上件裙邊有雷絲式樣簡
單的禮服。書婷一向不喜歡式樣太複雜的衣服。她試穿上白紗禮服,看鬊銴l中
的自己,蒼白的臉。心想,大姨說女人一生中最美麗的時刻是結婚的前後。而我
呢?唉!我就這樣子嫁掉了?

  老板娘說:「好美喔!要不要穿出去給新郎倌看看?」

  書婷說:「不用了!腰身太高了一點。」

  老皮娘笑嘻嘻地說:「沒問題!沒問題!別擔心,婚禮前一定改好。不給新
郎倌看也好,到時給他一個驚喜。」

  書婷笑了笑,懶得搭理,心想,我根本無所謂!換了衣服,走到嘉恩面前說:
「走吧!」

  走出禮服店才十一點出頭,嘉恩問:「想吃什麼?」

  她聳了聳肩,說:「都可以,隨你!」

  「你決定好了,我不熟。」

  「走明園好了。中午客人不多,應該很安靜。」

  他點了點頭。還是書婷開車。明園離禮服店不遠,才十分鐘就到。

  到了明園,果然沒甚麼客人。連他們兩個,總共才二桌客人。書婷沒什麼胃
口,隨意點了道蝦肉雲吞湯,嘉恩則叫了道咖哩牛肉飯。書婷想,這人胃口真好,
中午就能夠吃下一盤咖哩牛肉飯。他們倆都沒開口,安靜了好一會兒。好在雲吞
和牛肉飯沒一會兒就送來。書婷望韟菑v碗裡漂韝革伅釦],幾片青菜和嘉恩堆
積如山的牛肉飯。心想,忘記警告他這家的客飯以份量出名。嗯!還是先動口吃
吧!

  她五粒雲吞下了肚,嘉恩還在埋頭苦幹,那盤牛肉飯總算鏟平了些。最後,
她憋不住,開口問他:「你總是那麼安靜嗎?」

  他抬頭一笑,露出大白牙,回答說:「你想談什麼?」

  她歪騔Y,想了想,回答說:「隨便啦!我們一直沒什麼機會單獨在一起聊
天兒。多讓我認識你吧!」

  他拿紙巾抹了嘴,往椅背上一靠,說:「我學的是電子工程,喜歡玩電腦。
我與電腦為伍的時間比與人說話的時間還多。不是不愛說話,只是玩電腦更有趣。
以前我喜歡自己拼裝個人電腦,現在迷上網路世界。網路世界資訊豐富,一上網
就容易廢寢忘食。最近,正在改進中。除此之外,我還喜歡塗塗抹抹,我想改讀
電腦動畫或工業設計方面的課程。你呢?」

  「我從小也喜歡塗塗抹抹,不過我愛畫女娃娃。我學的是服裝設計。我從小
就希望結婚那天能夠穿上自己設計的白紗禮服。」

  書婷乍然閉嘴,停止這個話題。心裡想,真笨,提這個幹什麼!這個婚禮的
決定本來就倉促,就算自己的心裡也不見得準備好,更別提設計禮服。為了避免
尷尬,她馬上開口轉開話題,問:「你以前在台灣有沒有女朋友?」

  他盯韟o的眼睛,笑了笑回答:「有!」

  「後來呢?」

  「服兵役時,吹了!現在她已經是一個孩子的媽了。」

  「喔!」她有點不自在。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她接騠﹛G「我曾經有個男
朋友,半年前才分手。」

  他點了點頭,說:「我知道。」書婷皺颽隉A瞪韝j圓眼,眉毛挑得好高。
他趕緊解釋:「從你高中時代,媽媽就常提起你。包括,團契一堆男孩繞顜A,
你燒得一手好菜,家裡的窗帘和燈罩都是你做的。沒有女兒一直是我媽的遺憾。
她一直很喜歡你。」

  書婷臉部線條放緩,甜甜地微笑,回答:「我也很喜歡孝蓉阿姨。」

  嘉恩好像吃飽了,不再動筷子,書婷覺得頭有點隱隱作痛,說:「我昨晚沒
睡好,有點頭疼。回家好嗎?」

  他說:「嗯!走吧!我開車。」

  回到她家的樓下,她說:「不請你上去坐了。我自己上樓。」

  他點了頭,說:「保重!」眼看她走上樓,才轉身離去。

  她才進門,媽兩手濕漉漉地,一面擦圍裙,衝出廚房,往門口看一眼,喊鞳G
「嘉恩呢?怎麼那麼早回來?我們還沒吃飯呢!你吃過了嗎?」

  「吃了,我頭有點痛,要他先回去。」

  「感冒了嗎?就要結婚,可千萬不能感冒。趕緊去看崔大夫吧!」

  「沒事,昨晚沒睡好!躺躺就好。」書婷趕緊走進臥房,關上門。免得媽媽
繼續追問今天的經過,再嘮叨甚麼要順服神的旨意,要有喜樂的心……。

  一進房門,就把自己扔在床上。嘆了口氣,心想,其實媽說的我都明白。如
果不是敬畏神,我當初說甚麼也不會點頭答應這門婚事。我相信神在身上的本意
都是好的,我知道神愛我,神是真實的。可是,婚禮日子愈近,我的勇氣卻好像
忽然消失,心裡總覺得不踏實。是婚前恐懼症嗎?

  她眼角瞄到床邊昨天品菊寄來的限期掛號信。昨晚,就是滿腦子想韟o說的
話,才失眠的。品菊中學時曾寄讀住在書婷家三年多,她們倆人是知心好友。算
算品菊回去新加坡已經有一年多了。她伸手拿起那封信,展開再讀一次。其實,
單單昨天一晚,她不知道自己已經看過這封信多少遍了。

  昨晚在電話中你告訴我自己的喜訊及心中的徬徨。掛了電話後,我的心久久
不能平靜。我知道你的婚期已近,情勢似乎很難挽回。但是身為你的摯友,有些
話不能不說。請你千萬要了解,我不是要潑你的冷水。請記得,不管你的抉擇是
什麼,我衷心的祝福你。

  有一件事我從未向你提及。還記得那年春天,我請大家為我將來的方向禱告
嗎?當時,孝蓉阿姨發預言,說神要我讀神學院,並且在神學院讀書時,我會遇
見自己未來的那一半。我當時好興奮,也期望遇到我將來的那一位。然而,兩年
碩士讀下來,根本沒有遇見什麼對象。這個疑問在我心裡憋了很久,我也沒再去
問孝蓉阿姨。

  直到回到新加坡之後,我不斷注意有關先知這方面的教導,也不斷思考問題
到底出到那裡。我想我必需承認自己當初有錯。帖撒羅尼迦前書五章節寫鞳G「但
要凡事察驗,美善的要持守。」我犯的錯誤是當時沒有察驗整件事,求神進一步
給予印證。這件事牽涉到我的未來,我們的神樂意我們親近祂,並且願意向我們
顯明祂的心意。我當時太倉促行事,聽了預言好興奮。在我拒絕其他機會,一心
進入神學院之後,我一直在尋覓自己未來的那一半。你是知道的,我從來沒有交
過男朋友。我進神學院其中一個主要的目的是遇見他。你可以想像得到畢業時我
心裡的沮喪。現在我雖然全時間服事神,但心中有許多衝突與疑惑,我不清楚自
己是否真的蒙召?如果神真的呼召,我也不確定自己是否甘心回應呼召。我現在
正在尋求等候,明白神的心意。不瞞你說,我內心深處仍十分渴望有人能夠與我
同行天路。

  你現在也面對類似的抉擇。我先聲明,我絕對沒有指責孝蓉阿姨的預言不準。
我的重點是我們一定要小心求證有關我們自己個人的預言。記住:我們的神一點
都不會介意我們一再確認祂的話,重要是我們的動機是要確認神的心意,並且願
意順服。等候神是絕對無害的。祂從未遲到。只要你心中有些許不肯定,就應該
等候並進一步求印證。當初祂賜下聖靈保惠師不就是要與祂每個兒女建立關係嗎?
有時先知會因為自己不完全或偏見而污染了預言的正確性。我們的神絕對樂意讓
我們清楚明白祂的心意,更何況婚姻是終身大事!(待續)

 

小提醒

文章中有些字在某些中文閱讀軟體系統中無法顯示出來,原版文章已用 PDF 檔案發表在本網站中,請點選「原版文章」,即可找到。


ADVERTISEMENT 廣告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    Web Master: George Chu, Ph.D., D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