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ndex of Steering Monthly Index of October 2000 Issue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頭頁 閱讀《導向》月刊:目錄 第182期目錄 聯絡 出版社 迴響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2000
導向月刊 第182期(10/2000) 第22頁

奇妙的相逢

/陳美嫻

  一九九八年11月,我們一對夫婦朋友獲悉紐西蘭、澳洲遊船旅程的廣告,
日期是二零零零年1月9日,價錢相宜,旅點適合,於是用電話、傳真「奔走」
相告。一下子取得共識,有八家人願意參加。只可惜到了一九九九年中,因為
「千年蟲」的警告甚囂塵上,有四家相繼退出。其餘的仍然遊興盎然,耐心等
待。

  幸好千年蟲蟄伏不動(或者根本並無此蟲),我們企待了一年多的紐西蘭
澳州遊船之旅得以成行。回顧這一趟前後十七天的旅遊,共有四次奇遇,可算
是無巧不成話。

(一)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今夕是何夕,共此燈燭光。

  二零零零年1月7日,從舊金山經洛杉磯直飛紐西蘭的奧克蘭。十二、三
小時的飛行,不僅喪失了一天,也失去了安舒與睡眠。飛機座位越來越窄小,
瘦小身材的我已經輾轉不安,不知身軀魁梧之老外如何忍受?外子備受背痛之
苦,誓言以後不遠行。

  飛機降落奧克蘭,遊船公司安排遊覽城內幾個重點,其中之一是
Wintergarden。園內蓮花小池,溫室花樹,還有四重弦奏,樂音繚繞。飛機上所
受的苦惱,不知不覺一掃而空。

  當我們正陶醉於聲色的享受中,突然被一陣驚嘆歡呼聲所驚覺,追索肇事
者,原來是與我們同行的朋友Jenny。再加追問,才知是發生了一次奇妙的相遇。

  原來當Jenny也在賞花談笑間,有一位中國女士拍了一下她的肩膀。Jenny
回頭看去,還認不得女士是誰,對方已問是Jenny嗎?又報上名來;仔細一看,
再跟名字連繫起來,才驚呼擁抱在一起。原來是三十多年來沒見過面的中學同
學。只因這位同學猶記得Jenny那稍為尖銳的聲音,而成就了這次的相遇。(一
個人若有某項特點,會讓人永誌不忘。是好是壞,那就不能在預料中了!)

  四十多年前在香港時的同窗,三十多年前在定居地美國見過一次,這回再
在異國奇蹟般相逢;而且以後十幾天同在一條船上,又同一桌吃飯。我想她們
一定認同杜甫對人生動盪的感喟與相逢的珍重。

(二)相逢何必曾相識

  Wintergarden內不僅有視覺與聽覺的享受,到了中午,還有味覺的滿足。

  園裡的小餐廳,佈置雅緻,三文治與甜點,雖非佳餚,也算豐富可口;更
何況是船公司的免費招待呢!大概是由於物以類聚吧,幾個老中圍坐一桌,有
不認識的,由中間人介紹,或自報姓名。邊吃邊談,好不高興。

  我那「另一半」最善長「拉關係」。與剛認識的朋友,問了君從何處來,
往往跟著說:「我有某一位親戚(或朋友)住同一個城(或同類職業),你認
識嗎?」很多時候居然給他搭上了線,拉近了距離。不能不驚嘆美國老中的圈
子並不是那麼大。

  這一次也不例外,當知道剛認識的那位太太也曾在越南住過(外子是土生
土長的越南華僑),話匣子一打開,「關係線」越拉越長,原來對方的媽媽是
外子姨媽的同事兼好朋友。而且外子的表姊與這位太太又有遠房親戚的關係,
不久前才見過面。

  這次的偶遇,又給外子跨耀他「拉關係」所帶來的好處的機會。(果然,
後來在船上又發現,從匹茲堡來的華人當中,就有一位是我們好友錢君的同班
同學。)

(三)人生何處不相逢

  離開寧謐的奧克蘭,踏上七萬噸,可乘載二千位遊客,熱鬧的「海上傳奇」
(Legend of the Seas)。遊船上除了設備齊全,應有盡有外,最膾炙人口的就
是豐盛、二十四小時供應的食物。可惜這是窈窕女士們與高膽固醇人士的剋星。
為了要讓乘客能儘量享受佳餚,又可保持健美與健康的身體,船上特別安排了
許多健身運動,諸如:早操(站著或坐著的),上、下午慢跑,高、低難度有
氧運動,跳舞學習,太極拳,還有健身房的諸般設備。如果能每一項運動都參
加,除了忙得不亦樂乎外,又可以放心大吃。而且健身運動組為鼓勵更多人參
加,每次參加者都得獎票,最後以票數換取獎品。雖然獎品價值不高,如T-shirt、
襪子等,卻真有獎勵的作用,因為實在有人為這些而參加運動。

  身為老中,對國粹太極拳響往已久。曾經學過二十四招,可是腦海中已所
存無幾。既然有機會可以溫故知新,乃欣然前往。

  準時到達場所,人數可真不少,也有數位老中摻雜其中。老師是一位從中
國來的年青小伙子,Adam李。他先把太極與氣功稍作解釋,然後示範濃縮的十
二招,再來一招一招的教演。小李的英文字正腔圓,還語帶幽默。以一位老中
能擠身做到此船的健身運動組長,相信是有其個人的條件。

  當外子聽說有這一號人物,他那「拉關係」的技倆又蠢蠢欲動。剛好有一
天給他找到機會跟小李攀談起來。從家鄉到學校,由學科到工作,聊得很起勁。
跟著外子提起我們一九九四年月,坐「楊子江樂園」遊長江三峽,終站是武漢
(此乃小李的故鄉)。小李一聽,就說那時他正在這艘遊船上服務,主持娛樂
節目。只可惜當時大家緣慳一面,要等到現在才見面認識。

  與我們同船的朋友Jenny,兩年前在遊中國沿海城巿的遊船上見過小李,當
時他也是船上的職員。這次見面,雙方彼此都還認得。

  有時候各分東西的朋友要見個面,也真不容易;可是有時候在完全沒有預
料之下,又見面了。人生際遇,能控制、預料的是多少呢?傳道書說:「凡事
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尋找有時,失落有時,保守有時,捨棄有時。」
(傳三)神是萬事萬物的主宰,人怎能參透呢?

(四)得來全不費工夫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澳洲悉尼是終站,十七天的旅遊就在道別聲中劃上休
止符。

  我們在悉尼多逗留了兩天,然後直飛舊金山。可是因為安全檢查,開機時
間延遲了兩個小時。幸虧機上乘客沒有爆滿,我們每人可獨佔兩三個座位舒展
手腳,甚至可以躺下來睡上一覺,所以這一次外子倒沒有再下以後不遠行的誓
言。

  經過十三個小時的飛行,平安降落舊金山。

  為了早一點回到舒適的家,租車、坐地鐵的念頭都打消了,決定乘坐「小
巴」(Eastbay Connection)可以直達家門。

  沒等多久,小巴來了。我們剛上車坐好,看見有三個老中(兩女一男)也
趕來上車,然後坐在我們前面的座位上。車子發動後,那位男士轉過頭來要跟
我們打招呼,外子一看,立刻驚訝地說:「你是江青嗎?」那位男士轉過身來
說:「是啊,你是誰呀?」怪不得不認得了,三十多年沒見面的朋友嘛!

  兩年前,從一位雙方都認識的朋友那裡,知道江兄從東岸搬來定居在同一
個城,曾經打過電話取得連絡,就是排不上見面的機會。以後我們搬了屋子,
為了各種事情忙碌不堪。去年那位朋友一家來看我們,也約了江氏夫婦在餐館
見面;可惜因為我生病,外子不能赴約,錯過了機會。又怎預料得到如今在這
般因緣巧合的時空下重逢?

  如果我們沒有在悉尼多留兩天,或者飛機沒有誤時,我們會在小巴上見面
嗎?
* * *

  自從這回旅遊所經歷的數度奇妙相逢後,我常提醒自己,與朋友相處要珍
惜,因為人生散時容易聚時難。而且要待人以善以誠,那以後相逢才是一件快
意的事,否則與有過節的人巧遇重見,不是一個很尷尬的場面嗎?

  余秋雨這樣寫:

  「來一次世間,容易嗎?

  有一次相遇,容易嗎?

  叫一聲朋友,容易嗎?

  仍然是那句話──

  學會珍惜,小心翼翼。」

  ──《霜冷長河》中的「關於友情」。
讓我們都學習珍惜所有,特別是友情。

 

小提醒

文章中有些字在某些中文閱讀軟體系統中無法顯示出來,原版文章已用 PDF 檔案發表在本網站中,請點選「原版文章」,即可找到。


ADVERTISEMENT 廣告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    Web Master: George Chu, Ph.D., D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