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ssue 185
Table of Contents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Subscription
头页 本期目彔 联絡 出版社 迴响 订阅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2001
導向月刊 第185期(1/2001) 第21页

起死回生

/王沾恩

  一九九六年六月廿五日,我自闹情绪,差一点儿出了问题而赔上了一条生命。事情的经过是这样:

  十几年前店中有位常客,她的丈夫是心脏专科医生。我们渐渐由主客而成为挚友,有病无病,每一年都要作一次心脏检查,十几年来如同一日。每次查后都翘起母指说我心脏非常健,孰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自从一九九六年六月十八日下午六时,作六月份第一次心电图检验时,医生竟警告我:「你要小心,因为你的心脏有了问题,我建议你最好入院静养两个礼拜才回家。」换个任何像我这样年龄的病人,像医生这样尽责尽忠的建议,必能惟命是从,鞠躬道谢才对,偏偏会遇上像我这样把生命拿来开玩笑的怪人,竟像小孩一样,吓到魂飞魄散,目瞪口呆。医生一看我这副哭笑皆非的可怜相,就说:「既然你不要入院,就千万要践行我所给你的重要交代:(1)你千万要记住一点油腻的东西都不要吃。(2)每天凌晨四点公园的早运暂时取消。(3)不可看电视里的紧张和恐怖的节目。(4)不能轻易发脾气和骂人。(5)要多躺在床上休息而且少讲话。」

  人家医生是逆耳忠言,是一片苦口婆心,全被我这位情绪受扰者,把它只当作阳奉阴违,欺人自欺的玩笑,不仅没有遵行君子协约,反而变本加厉,此时若有生命危险这就叫着玩命自戕之意也。

  眨眼间,跟约好第二次心电检查的时间又到了。就在六月廿五日的那一天,在万隆有一场喜事,也有一场丧事,两方面都是属于我的亲朋戚友。早就已作好议决,内人为了店务忙碌,由我个人负责上万隆,廿五日早上六时从公园早运回来,在沙发上养神约有一个小时左右,然后才洗澡更衣作好一切准备,行李都已放进车箱,我人也已坐在车里,车夫也已作好出发准备,此时佣人突然跑来报告说:太太要跟你说话,太太对我说:「医生叫我一定要阻止你今天不许你上万隆,下午你一定要给他先检验后才作决定。」好象这样安危只差分秒惊心动魄的奇迹出现,这确确实实乃是我们肉眼所看不到的父神在暗地里所显示的大作为,迟五分钟只要我所坐的车一开走,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那天,医生看心电图后,便以绝然不悦的声调对我说:「你真是一个顽固不灵罕见的病人,对于我们之间的君子协约,看来你不但没有践行,而且还故意糟蹋自己的健康,好象今天病情这样严重的恶化,你还有心情上万隆参加亲友的喜丧之事。从今以后请你别把挚友的感情和病人的关系扯在一齐,你要彻底明白,人总是人而不是神,其忍耐和涵量都是很有限,为此你别以为医生不会生气,我发脾气的时刻,也会把不听话的病人从我诊所把他撵了出去。现在闲话少说,我以医生的身分,命令你的车夫,马上送你去医院抢救,一分钟都不能再耽误。」

  据我所了解,凡是患轻重心脏病的人,都有下列象征:(1)心绞痛。(2)头晕呕气。(3)心跳。(4)气喘难行。(5)四肢冰冷无力。(6)想呕吐等等。 我呢,直到今天,完全正常化,一点儿都没有感疲累,也没有喘气,精神充沛,还准备上万隆此行。当我躺在床上,仍然感到无恙,我也只好忍气吞声,面向室内天花板凝神静思,老在怀疑是医生看错底片。

  此时是傍晚七点少一刻,算是所有病人正在清静养神的时刻,早不求迟不来,偏偏在人家想休息的时刻,这时由三位护士推进一位华裔中年姐妹,不知道是患何种病症,这位姐妹刚来的时候,看来一切都很正常,还能跟几位护士谈笑自若,又能向我点头微笑,但不久就哀叫:嗳呀呀!哑嘟嘟!痛死我也。嗳哟哟!主耶稣为何要这样折磨我要如此试炼我,为何不把我趁早带回天家去,其喊声是震天骇地,凄惨无比,令人听后,有病无病都会毛骨悚然。内人六次去找急救组主任面谈有关迁移病房问题,他们总是以和譪可亲,笑容可鞠的风度来回答我内人。现在问题是你先生患的是相当严重的心脏病,其它急救病房没有如此完备急救的仪器。他们好几位医生又异口同声问太太,你们跟心脏医生之间究竟有何特殊关系?从今天清晨七点开始直至现在,他已经打了廿次左右的电话给我们,吩咐我们千万要格外关心你先生病情的变化。自从我从这位姐妹的喊声中,知道她原来也是我们的同路人之后,我马上便为这姐妹作个特别有力的代祷。我甚深信此时我为这位姐妹的代祷,无论她搬到何处,必能亨通生效。

  我本是一个难眠和新陈代谢不好的人,这次入院遭受这位姐妹有苦说不出的严重骚扰,加上通宵达旦一分钟都不能睡,真叫做雪上加霜,所以到了第二天,中午两点,我的痛情逐渐开始恶化。初觉四肢冰冷无力,继之胃口不好,可怜我的好内助也是彻夜没有睡觉。我心中真感万分快慰和自豪,因为我有主耶稣永不褪色的爱以外,我还有太太也是终身爱我。我们夫妻之间确已到达了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情况。她这时用温暖的双手紧紧地握住我冰冷的右手。我就对太太说,请你靠近我一点,因为我要念三处经文给你听。于是我便跟太太交头接耳,开始念第一处经文,记载在诗篇第廿七篇第1节:「耶和华是我的拯救,我还怕谁呢?耶和华是我生命的保障,我还惧怕谁呢?」

  另一处是诗篇第四十六篇第1节:「神是我的避难所,是我的力量,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

  最后一处是箴言十四章26-27两节:「敬畏耶和华的大有倚靠,他的儿女也有避难所。敬畏耶和华就是生命泉源,可以使人离开死亡的网罗。」

  我说后就闭上眼睛,不再出声了,其初太太只以为我太累想休息养神,孰知当她抬头望我床后那架心电图仪器时,把她吓到魂飞天外,惊喊不已,原来我的心脏此时突告停止跳动了,人也已进入半昏迷状态之中。

  感谢万能主宰所显示的大能,借着三位医生,把我抢救了回来。

  我不病则已,一病就倒在医院整整一个月之久。此时我们这位拥有扭转任何局面大能的父神,又开始在我病体上运行和工作并为我开路,就在许多常来探病的亲朋戚友当中,有位纪辉琦,我的好表弟,他是一位性情豪爽,有话直说的人。他在我家人面前建议:表哥你和表嫂据我了解,你们都不是属于爱财如命的吝啬鬼,更不是付不起医药费的穷老板,那你为何还不趁早赴星治疗,任何一种疾病都不能拖延和耽搁。表弟这几句出于肺腑忠言,一针见血。第二天即由表弟代为联络星洲陈朝兴心脏专科博士一流名医,以及入院一切之手续。于是便在第三天七月廿四日清晨七点卅分,由我和另外一名心脏专科医生及内人陪同下,直接飞往星加坡克林英格医院并住院。一共只费了十二天左右的时间,陈朝兴医生不但已治好我心脏整个系统,同时连我脚肿一向被印尼医生们认为棘手难治的病症,也一齐全部医好。

  像我这样屡次受恩膏者,是否应该恭敬地俯伏在主的脚前,大声承认:父神啊!你才是我生命的泉流,使我今天离开死亡的网罗的救命恩主。 (印尼耶城为道总堂佳龄会友)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