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ssue 185
Table of Contents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Subscription
头页 本期目彔 联絡 出版社 迴响 订阅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2001
導向月刊 第185期(1/2001) 第36页

写给女儿

家书抵万金

/李佳文

在一切研究迅速,直接的现代信息社会,我们已逐渐忘了写信的滋味。一个周末,做完了早晨拟定的工作清单上的所有事项后,忽然心血来潮:反正现在没事,何不给女儿写封信?

十天后,收到了让我感动得无法形容的消息:每逢家中来客,女儿就拿出我随意间写下的信,自豪地对客人说:「这是我妈妈写给我的信,是专门写给我的,你看,上面还写着我的名字呢。」女儿当时只认识自己的名字,所以能确认我的信是写给她的。她叫客人帮她读信,她自己就站在一旁认真地听着,听完后又说:「我知道了,妈妈希望我做个乖孩子。」几次下来,女儿几乎可以把我的信背下来了,有时为她读信的人不小心遗漏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字,她也会立即指出。

母亲在电话中为我讲述这般情形的时候,我在泪眼中仿佛看到女儿静静地听别人读信的模样。那是一颗幼小的心灵被母亲的言语慰抚时的幸福感觉。给与她这种幸福感,对我而言真是太简单、太容易了,容易到我竟然忽略了女儿的这种需要。

又想起自己读书期间,每次返校时,父亲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都是:「一到学校,马上给家写封信,好让我们放心。」每次接到我的信,父母也立即回信给我。写信与读信,是我们大学生活的一个重要情节。

读大学时,同宿舍的女孩子们也常一起谈论关于爱情的话题,我说:「除非对方写信告诉我他喜欢我,否则我一概不予理会。」大家就笑我保守、僵化,我却说:「写信是郑重的表示,比口头的一切更松容、更可靠、更珍贵。」当年认定了写信的种种好处的人却偏偏忘记了写信。是因为生活太紧张?电讯业太发达?还是因为我已全然不是当年的自己?当我为自己的创作速度一天突破七千字而沾沾自喜时,为甚么竟没想到,整整半年时间,我没有为自己的女儿,我最喜爱的人,写下只言词组?

为了女儿的这份爱的需要,我开始每星期都给她写一封信。几个月后,女儿已能自己读我的信。从此每逢有客人来,女儿就说:「我妈妈来信了,我念给你听。」于是,为客人读我写给她的信,又成了女儿生活中的一个重要部分。

像我当年保存着父母的来信一样,女儿也很认真地保存着我写给她的信。客人来时,她从抽屉拿出我最近写来的一封信,念完后又小心地收起。父母与孩子的通信,很少有甚么惊天动地的历史事件,但正是在这些婆婆妈妈的小事中,那种原汁原味、浓得也化不开的亲情才跃然纸端。

给女儿的信,一是联络感情,二是谈论教育。女儿不在我身边,在教育上或多或少存在着一些问题,尤其是信仰上的。这些问题不是通过三言两语用电话就能解决的,并且电话中解决问题,让女儿听起来,难免会有武断、生硬之感,写一封信,让女儿慢慢理解,倒很容易取得沟通。最简单最容易的,也往往是最真挚、最深刻的。虽然女儿每星期都热切地盼着我的电话,但我更知道,她在给别人读我的信的时候,是在告诉所有的人:我妈妈是爱我的,有她的信为证。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这种文字的爱抚、安慰与沟通。《圣经》就是上帝写给他的儿女们的信,也是上帝对世人的爱的确据,读《圣经》就是接受上帝的爱意。上帝知道我们需要这种爱,所以他就给与我们这种爱。一个中国的老传道人,被关入监狱中,在没有圣经的情况下,每天根据记忆,写一段圣经,传给同囚的室友看。多年以后,当他回想起当年的情形,无限感慨地说:「在那种环境下,被上帝的话语爱抚时的感受,如沐春风。」 我给女儿写信时,也常想:《箴言》之所以用一种写信口吻,可能就是为了使读的人觉得亲切吧?那满篇的「我儿」,「众子」的亲切呼唤,表达的不正是一个慈父对孩子的谆谆教导吗?

曾经与一位大牌牧师一起谈起过各自的孩子,他感叹地讲起,当他的儿子去美国读书后,他想,一个月给孩子写封信,应该不成问题吧?一个月的时间,写几百个字,对从事文字工作的他来说,应该是 「小儿科」。「很遗憾,我没有做到。」他满怀内疚地说。

我点点头。我的计划是每星期都给女儿写封信,结果却是:我也没有做到。我安慰自己:「虽然做不到,但我已尽力了,女儿会体谅我的。」在「烽火连三月」的时候,「家中扺万金」的滋味是人人能够认同的,可是在和平年代,在拨个电话轻而易举的现代生活中,一封家信的重量依然没有贬值。

这是我的女儿让我明白的。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