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ndex of Steering Monthly Index of February 2001 Issue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頭頁 閱讀《導向》月刊:目錄 第186期目錄 聯絡 出版社 迴響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2001
導向月刊 第186期(2/2001) 第31頁

黃絲帶花

/李玉珍

  學生時代,在一本美國文學選集裡讀到一首詩歌。詩歌的題目和作者都
記不起來了,詩歌的內容卻記憶猶新。故事說到一個被監禁了三年的囚犯,
刑期將滿,出獄在即。他寫了一封信給妻子,問她肯不肯原諒他,接納他回
家。如果肯,請她當他出獄的那一天,在家門口的老橡樹上繫一根黃色絲帶
結成的花作為記號。如果那一天,當他乘著長途汽車經過老家的門前時,看
不見橡樹上有黃絲帶,他絕對不會怪她,惟有帶著一顆惆悵的心讓汽車載了
他繼續前路,隨處漂泊。

  家門在望了!他卻沒有勇氣抬起頭來遠眺,惟恐看不見那個與他命運攸
關的黃絲帶花。他只好開口請司機代為留意。不料,汽車將近他家的屋門口
時,全車的旅客都不約而同地高呼起來。原來他們在老橡樹上所看見的,不
只是一條黃絲帶,而是掛滿整棵橡樹,數以百計的黃絲帶花!

  不言而喻,為甚麼幾十年以後,我的腦子裡仍然縈繞著這故事。可是年
來想起一個問題,卻是當年的我沒有想過的。那位釋囚對妻子的要求不過是
在那棵老橡樹上結一根黃絲帶,為何她卻花費那麼多額外的時間、精神和金
錢把整棵樹都掛滿了黃絲帶呢?假如說,她怕丈夫乘搭的汽車開得快,一時
看不見那條黃絲帶,以致錯過千金一刻的機會,那她豈不是可以多結三幾根,
或是用一條大幅的黃絲巾結紮在當眼處便行嗎?那位太太是不是有點傻兮兮
呢?

  非也。她把整棵樹掛滿了黃絲帶,除了保證萬無一失以外,尚表明她完
全的寬恕和接納,表明慶祝丈夫的新生和家人團聚的幸福,更洋溢著她對丈
夫的深情和熾熱的愛。愛使她忘卻了計算!

  福音書記載馬利亞用香膏膏主耶穌的故事(太廿六6-13,可十四3-9,
約十二1-8),與以上的情形也有點相似。據云,從前猶太人在家接待賓客
的風俗,一定會預備水替他們洗腳,有時還會灑幾點香水在客人的頭上,表
示對貴賓的尊敬和厚意。

  那一次,主耶穌與門徒到西門家作客,馬利亞三姊弟也在場。賓主行禮
如儀,分別按序坐定以後,馬利亞瞄準機會,把一玉瓶至貴的真哪噠香膏澆
在主耶穌的頭上,又抹在他的腳上,而且用自己的頭髮去擦乾。門徒看見這
情景,很不開心,甚至向她生氣。霎時間,已有人算出了一個數目:這香膏
值三十多兩銀子。據傳相等於當時普通人一年的工資。

  說真的,將幾滴香水灑在客人的頭上便足夠使滿室生香。將少量的香膏
澆在主耶穌的頭上和腳上便綽綽有餘,何必全然傾倒,作無謂的花費?

  原來,愛是不懂得計算的。馬利亞的腦子裡、心意裡充滿了愛,根本沒
有想到那香膏值多少錢,沒有想到她將來出嫁時是不是還辦得起嫁妝,沒有
想到她這樣的舉止會不會影響她大家閨秀的身份與聲譽。愛意濃郁,激情沖
昏了頭腦!

  使徒保羅愛主耶穌的表達方式雖然不大相同,卻蘊含著異曲同工之妙。
以屬世的標準來衡量,使徒保羅在當時的社會裡實在是人上人。他是百分之
百的純種猶太人;他屬於尊貴的法利賽黨,是名師迦瑪列的高徒;他是熱心
維護純正猶太教的前峰人士;在個人的操守方面,他嚴守律法,以致無懈可
擊。用今天的術語來說,他是一位鑽石牌的單身貴族。人人羡慕,他自己也
必然曾為本身的成就與造詣,感到自豪和滿足。

  可是自從保羅悔改歸信耶穌基督以後,他的步伐轉了一百八十度。他的
眼光改變了。他的算術也亂了。只因他愛主愛得熱烈,愛得瘋狂。他說:「我
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為
至寶。我為他已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腓三7-8)換句
話說,悔改以後的保羅把世上的一切榮華富貴,一切的學問和成就都當作過
眼雲煙。用數字來代表就是零。惟有基督一人是他最愛。蘇佐揚牧師曾在他
所辦的「天人之聲」期刊中發表過一篇文章,便是用0和1這兩個代號表達
了這個意思。一個0是零,十個0還是零,一萬個0也是零。但如果在零的
前面加上1,那些零馬上便變為有意義了。沒有基督一人在前,萬事都是糞
土,都是零;但若有基督一人在前,萬事都成為有意義了。而且零愈多,價
值愈大。捨棄愈多,得著愈大。

  主耶穌在馬太福音十三44-45說了兩個比喻:「天國好像寶貝藏在地裡,
人遇見了就把它藏起來。歡歡喜喜的去變賣一切所有的,買這塊地。天國又
好像買賣人尋找好珠子。遇見一顆重價的珠子,就去變賣他一切所有的,買
了這顆珠子。」為了一件珍寶甘心捨棄一切!

  相信我們人人都有過類似好經歷。曾為了某一個人神魂顛倒,如醉如癡,
為對方赴湯蹈火也會毫不遲疑。或者為了追求某件事物,熱血奔騰,朝思夜
想,絲毫不把健康、前途、生命擺在心上。一切所有都可孤注一擲。此情此
景是不是愚蠢呢?是不是傻瓜呢?問題是:你所熱愛所迷戀的對象是一顆重
價的珠子呢?還是一粒沙土?

 

小提醒

文章中有些字在某些中文閱讀軟體系統中無法顯示出來,原版文章已用 PDF 檔案發表在本網站中,請點選「原版文章」,即可找到。


ADVERTISEMENT 廣告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    Web Master: George Chu, Ph.D., D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