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ssue 187
Table of Contents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Subscription
头页 本期目彔 联絡 出版社 迴响 订阅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2001
導向月刊 第187期(3/2001) 第32-33页

家中历险记

/温玉华

  孟子说:「上天要给一个人负大责任,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扰乱他做的事,为着要他动心忍性,以增益他原本未具有的能力。」

  几天前,我经历过一次不小的磨炼,我想,难道上帝要托付我去做一件大任务吗?不可能,我已年近八十,能耐甚么重任,还是说我向来行事粗心大意,鲁莽冲动,这是一番管教。

  无论怎样解说,事情竟发生了。

  一连几天阴雨,太阳偶然会在堆积的层云隙缝中露出明亮的圆脸,一会儿又像顽童一般躲藏起来。天风难测,说不定甚么时候洒下一场骤雨,这样的情况下,我会把洗好的衣服挂到楼上的凉台上,有屋顶荫庇,不怕风雨袭来,外边的阳光映像,空气干爽,很快干透。

  那天上午约九时,我整理好一篇文稿,心情愉快,随意走着,上楼看昨天凉晒的三件旗袍想必可以收起来了。

  凉台在主人旁的外面,自从儿子搬走以后,这间大房显得分外空阔,推开一扇木门,早上凉风轻拂,可以看到远处青色屋顶的电星大厦,近处被四家的后院围着,这时闻无人声,人们都上班去了。一片宁静安详的境界。

  我的旗袍干了,正想转身回去,因为抱着衣服,占据的空间大,碰到那扇向外开的木门,砰然一声,我被锁在外面。初时并不为意,以为移开纱窗,伸手入去在里面拗开门锁头就可以把门打开,不料我的手短,尽力伸长,也只能指尖碰到门锁。这时我着急了,「怎办?」试用挂衣架扭成圈套住门锁,但无法使门锁转动,又用一块毛巾包着或能借力,仍然无效。这时我的手腕,因用力在铁窗间磨擦,已呈现一大块红肿,看着房内的时钟正是十时四十分。我已挣扎动心近两个小时,心力疲惫,感到无望的颓丧。唯有等到下午五时以后,儿子放工回来才有解救,幸亏我已吃过早餐,而且曾经有过五天禁食祷告的经验,饿一餐算不得甚么?我告诉自己,不可慌张,要冷静才能动心思。让我来背圣经吧,我会背诗篇第一、十九、二十三和九十篇的前二段,我想躺下来舒服些,但地砖太冻,还是坐着,凉台只有五块小白砖宽度三十七吋。两脚仅能伸直,想着心里焦燥,竟然没法背出来,心里面发出警告,「不可慌张。」

  我站起来,凭栏眺望,远处一片晴空下,青色圆盖在闪耀,看近处都是重重叠叠的屋顶,再向下看就是邻家的庭院,静悄悄的没有动作,远方有一辆汽车驶进第四巷,正停在邻家的对面,让我看见一个男人下车,车就开走了。这男人也没有望过这边来就走了。这时我听到屋前面邻居,太太在厨房外炒饭,只能看见她的脚,我大声喊叫,希望引起她注意,但院外空阔,我的声音不够宏亮,音波都在风中散失了。

  看着太阳已逼近凉台,下午不能留在这里蒸晒,我要走到前面的凉台,让人可以看到我,替我拨电话向儿子或媳妇求救,因为屋外铁门还锁着,屋子前后也未开锁,外人没有锁匙是无法进来的,我要走到前面的路就是走屋顶。我决定冒险。

  首先,我跨上四呎高的栏杆,跨上时纵身而起,脚板抵住砖栏,坐上木栏后,转身移脚跨过去,下边的车房顶是红色弧形瓦片,看来足够承受我的体重,但要向前走,就得有胆量了。我知道只有上帝可以帮助我,就开声祷告,求主耶稣赦免我的罪,「主啊,扶着我,」我弯下身,双手爬行,像在屋顶上游荡的猫,在这六十呎长的屋瓦上,一半没有窗户,直到前面楼梯间和卧室时有一个大窗,我才站起来手扶窗上铁格。我想万一失衡脚滑,就会滚下地面,那里有一列花盆,花盆外的花棚架和几株花树,我这副老骨头不死也会断骨或折裂,造成终身残废的悲剧。虽然这样想着,心中却出奇的平静,相信主正在握着我的手,使我踏得平稳。

  终于走到屋前的凉台,这里开始有片横向的屋瓦和刚才直向屋瓦交接处向上突起,造成我跨上凉台的踏梯,很容易就跨入去,两个卧室门竟然有一个没锁上,我轻松的走入去,感到一阵脱险的兴奋,望着熟悉的布置,灿然带着温情的色彩,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可爱温馨的家。我欢欣地走下楼梯,回到日常作息起居的厅房,不禁跪下感谢天父上帝,把我从困境中牵引出来,放我回到安全之地。

  我又能如常的预备午餐,虽然比往常迟了一小时,在我经历这场艰难危险后享受的饭菜分外香甜,我的谢饭祷告也更加恳切。

  往常朋友们常跨赞我这把大年纪还能驾驶汽车,这回动心忍性的历险过后,我又有多一项可夸的特技──「爬屋顶」的老人。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