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ssue 190
Table of Contents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Subscription
头页 本期目彔 联絡 出版社 迴响 订阅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2001
導向月刊 第190期(6/2001) 第22-23页

如此一场好笑

/马靖

  我这个人年纪不大,却啰嗦的很,还有个得理不饶人的坏脾气,先生本来就有涵养,加上年纪大,所以遇事从来都是让着我。他又有一个最大的弱点,就是遇事不加思索先埋怨,这边埋怨还没有住口,那边接着就道歉。这算助长了我的士气,遇到有争执的地方,总是他用说不完的对不起前后左右追着道歉才算了事。

  那天早上他开车送我到另一个小镇去参加妇女查经聚会,路上闲眷没事,忽然想起昨晚的口角,我又唠叨起来:「你这个可笑的人,明知道我们已经有一把推车,又买一把,孩子有几个屁股,该买的却不买,还没生他时都说要一个婴儿床,到现在还没影。」先生自然是低声下气的,「真对不起,你说的很对,只要拍卖巿场上有婴儿床,我马上就卖,只是你也知道,这些巿场不同于商场,要啥有啥,只能可遇不可求,昨天那个拍卖巿场卖东西是论堆不论件,我看中的是你想要的计算机,但他们配卖一把推车,这样也好,一把放家里,一把放车上,省得每次搬来搬去」。其实这话昨晚他已不知解释多少遍,我无理取闹,见他还这么有耐心,我顺口又回他一句「那你今天怎么不把它于进车里?」终于,忍耐是有限的,他起了个高腔(相对于他平时的态度):「我忙!从昨天到现在,你抱怨了几百遍,除了吃饭睡觉,见我闲过吗?」我忍住气不理他,这人平时不出声,原来也会发脾气呢!我想,照他的个性,过不了五分钟,他一定会道歉的。奇怪的是直到我下车,他都没吭声,莫非他真生气了?他竟敢生我的气?如今我该怎么下台?再说如果这次他赢了,今后我不是更吃亏了?胡思乱想的,也没有心思查经,我心里一直在想要治他一下,决不可长他的威风。

  想起在国内的时候,不管是城里还是乡下,大凡是和家婆、家姑或是丈夫呕气拌嘴甚至打架的,女人们都会拎起包袱抱上娃娃哭哭啼啼的回娘家小住,往往一定是过不了几天,做丈夫的就会准备一份礼物,借口看望丈母娘顺势就把媳妇给接了回来。为了让女儿不失面子,丈母娘还会装腔作势把女婿修理一顿「敢再欺负我闺女,我可不依你,这回先饶了你,带回去吧!」其实她们没几个会真生女婿气的,没听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吗?遇到老人家真生气的,特别又是婆媳纠纷的,这女婿可就难了,左一趟右一趟,可丈母娘就是不放人,回到家免不得再被亲娘责骂「养你这个窝囊废啥用!男子汉大丈夫自己的老婆,谁敢不放人!」于是只好腿再快一点,礼再厚一点,嘴再勤一点,冲着岳母大人「妈妈妈妈」叫的山响。也有一些硬汉子死不低头,这样就免不得丈母娘「识事务者为俊杰」亲自把女儿送回去,佯装批评女儿:「下次可不准再使性子!」回头再对亲家和女婿来两句:「闺女不懂事,你们多包涵,这不,我把她给送回来了。」还有一些回娘家吃大亏的,丈夫久等不见娇妻归,不知不觉竟采了路边的野花,或者干脆养起了金丝雀。得到这个消息的女人再也顾不得面子,十万火急赶回家里,重新扶正家花位置。

  当时我还内心笑话过她们:总拿娘家当挡箭牌。如今我才知道,我和她们一样,需要娘家这一方小小的避风港,可我却不能像她们一样潇洒的走。如果我还得回这个家和先生过下去,我就得办理种种手续:等候批发返签证;为儿子申请护照和进入中国签证;而且往返机票的钱在哪里?到最后即使母亲愿意送我回来,还得先求先生给母亲申请护照和办理签证再买机票......哎呀!这样一来不是也让他有大把时间养金丝雀了吗?还没想完这一切,回娘家的念头早已经飞到爪洼国去了。

  好不容易挨到查经完毕,苏珊送我回来,到家之前我提前下了车,娘家是回不了了,但长久的离乡别愁加上我认为的委屈,我觉得需要用一种甚么方式来发泄一下才好。想来想去别无它法,只有好好哭一场了事。我知道那个时间先生肯定在家,不能在他眼前掉眼泪,到哪里去哭呢?

  又想起在国内,稍微有点甚么不愉快,就到三朋四友那里如泣如诉,朋友们边听边劝,哭完劝完,饭也端上来了,吃完喝完如不愿走还可以住一宿。虽说中国的住房都比较紧张,但却没有关系,有沙发就睡沙发,没有沙发的就打地铺,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可在国外连这一点奢求也得不到,且不说还没有知己朋友,即使有也是洋人脾气,哪怕是到对方家里小坐也要提前预约。对方安排时间,早一分钟或晚一分钟都算不礼貌,如果要住一晚,更是隆重:要有空余的房间才能答应,这种空余不包括不在家住的儿女,因此即使你明明知道人家有两三层大洋房,却会说没有地方,因为这间是大儿子的,那间是二女儿的,另外那间是孙子的。主人虽不在家,但却不能乱动他们的房间,那也是不礼貌的。如果你请求在沙发上睡一晚,他们会很奇怪:沙发是坐人的,怎么能睡人呢?所以受委屈的不是睡在沙发的人,而是被人睡的沙发。这并不是说洋人泠淡,事实上他们是怕得罪了客人,因此他们常常会在酒店为客人预备房间。这样主人花钱花的开心,客人睡觉睡的香甜,何乐而不为呢?不过从一个根本不同风俗国家而来的我,哪里敢劳这种大驾──来拉个孩子预约到人家家里仅仅是为了哭?何况我现在就要哭,根本没有时间预约。

  忽然想起没多远的地方有一个高尔夫球场放置很多长凳。大概是天冷的缘故,周围并没有人,是个好机会,可以让我尽情的挥泪如雨,开始回想种种不愉快,孤单郁闷远离家乡,先生还不体谅......鼻子一酸正要抽泣,却听到几声凶猛的狗叫,不自觉地搂紧儿子,要咬就咬我吧,这种牺牲精神我还是有的。「你好,朋友,别担心,我的狗好客但从不咬人。」我松了口气,原来是个溜狗的,大概因为我是他眼中的外国人吧,他异常亲切。又一问知道我来自中国,他就赞美不停:长城多雄伟,桂林多漂亮,西藏多迷人,简直是个中国通,接着又问起中国的其它地方。要是平时见有人对我的国家这么有兴趣,我一定会用我这不伦不类不土不洋的英语向他绘声绘色地描述一番,尽管我除了家乡河南和第二故乡广东外,哪里都没有去过。「君自中国来,应知中国事」嘛。可今天,我哪里有这个兴致!胡乱答应着,同时起身告辞,溜狗的先生意犹未尽问我明天还来吗?他是每天都带狗来呼吸新鲜空气的,还说他最近要去上海渡假......。

  无精打采地走着,心里还是不想回家,看到公共汽车亭有条长椅,坐下后想哭的情绪依然怂恿着我,可见心理学家说的很对:泪线饱满的时候必须要有释放的机会,就是应该哭,哭完人就轻松舒畅,要不然就会压抑低沉,可能我正处于这种状况,路上虽然人来人往,但谁也不认识谁。不过外国人有一点在我眼中是个长处,这是很多同胞包括我自己都不曾做到的,就是迎面见人不管生疏都会热情地打招呼。我很欣赏这种礼节,既然明白这点风土就不可能旁若无人,正好手上有个孩子,于是干脆把孩子起来堵在脸上,这真是个好办法!反正不是嚎啕大哭,既让我遮羞又让我释怀,谁也不知道我脸贴在孩子肚子上干甚么,说不定还以为我在和儿子游戏。正这么想着,却听见身后不停地有人逗弄孩子玩,并不时有人问:多大了?男孩?女孩?叫甚么名字?等我回答完毕,下一个又接上了,不得不再次起身告辞。

  以前羡慕异国他乡多美呀,此时此刻真知远行的滋味一点都不美,你看连个哭的地方都找不到,能有多美?

  再没有地方可去了,还是得回家去,我一步一行比蜗牛还慢,好不容易挪到家门口,隔着窗户听见先生焦急的声音在和谁通电话:「......不见了三个小时另七分钟......」,「......不可能,我刚刚检查过,她的护照还在我的公文包里......」我听出他是在问一个来自香港的教会朋友,知道他也会紧张,我正想再跑,却被一双大手拉进屋里并把我和孩子一起搂在怀里。「窗帘一飘看到了你,那把推车我已经放进汽车里了,Honey,原谅我好吗?」忍了半天的泪水终于找到了决口,哗哗而下,我捶着他的胸膛说:「要吃蜂蜜去厨房拿。」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