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ssue 190
Table of Contents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Subscription
头页 本期目彔 联絡 出版社 迴响 订阅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2001
導向月刊 第190期(6/2001) 第24-26页

我看见神的手

/詹信惠

  一九九九年11月中,丈夫炳宏开始接受肺部放射线治疗。他是个坚强的人,所以,虽然进行到第11次时,觉得不舒服,仍咬紧牙关作完全程20次。

  放疗后他的胃口差了,但仍努力进食,为着能健康的活下去,他一向尽着本份。即使到了今天这地步──癌细胞扩散了,仍不放弃。他那坚强的求生意志,使我很受感动。

  因着吃的较少,慢慢地他开始瘦了。二零零零年2月8日晚,他因为在客厅里绕行50圈,并伴以深呼吸而气喘。当时,我要将他送去急诊,他却安抚我,叫我不要紧张。此次事件后,我就发现他的呼吸开始较急促。而且他本来是有高血压的,竟恢复了正常,可是心跳却加快了。这现象好奇怪,向别人请教,也问不出所以然来。

  他一向不把希望放在医生身上,因明白医生不是万能的。尤其在生病中,神曾给我们一段经文,诗篇一四六篇3-6节:「你们不要倚靠君王,不要倚靠世人,他一点不能帮助,他气一断,就归回尘土,他所打算的,当日就消灭了。以雅各的神为帮助,仰望耶和华他神的,这人便为有福。耶和华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他守诚实直到永远。」这经文使他的心更加坚定相信,他的病只有神才能医治。为此,他对去看医生并不热衷。

  3月27日为例行检查,我把丈夫发生的一些现象及困难告诉医生,并请教她是否可以给我们氧气筒带回家,以舒缓丈夫的气喘......,医生却要丈夫先去抽血,做血液中氧气测试后才能决定。

  3月31日早晨亲近神时,申命记三十一章6-8节,抓住我的心:「......当刚强壮胆,不要害怕,......因为耶和华你的神和你同去,祂必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你当刚强壮胆......耶和华必在你前面行。祂必与你同在,必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其中,「刚强壮胆,不要害(惧)怕,必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的句子。神重覆讲了两次,我当时感觉这些话很重要,否则,神不会特别叮咛的,就想:「嗯,要好好的记住。」

  稍后丈夫也睡醒了,我服事他喝营养品,发现他很累,就打电话给医生。医生建议最好送去急诊,但是丈夫不愿去,他觉得医生也做不了甚么。

  在前一晚,我曾问丈夫,第二天上午想去探望一位姊妹,可以吗?丈夫答应我可以去。(自从知道这位姊妹的病况后,丈夫就很关心她,常向我打听她的消息。)在3月31日当天上午10点,我再问他,他仍说我可以去。我就为他准备了另一份营养品和热开水,放在卧室内,并插了一小瓶由后院剪下的香兰,帮他把被盖好,亲了亲他,说:「我很快就回来。」十点四十分就与佩玉一起出门了。

  我心中打算下午要想办法送他去急诊。早上已借到轮椅了,带他出门会比较容些。

  在姊妹病房内,我们只待了一会儿便离开了。走出来看到医院的花圃,见到各色郁金香盛放着,配上其它花草,真是五彩缤纷,好不美丽。可是,虽然默念着神创造的奇妙,心中却有一种沉重的感觉,以致我不能全然释放地享受这眼前的美景。

  车子经过East Palo Alto时,佩玉见我静静的坐着,就说:「信惠,唱歌!」唱歌?心里沉沉的能唱吗?又能唱甚么呢?正这么想时,脑中浮起「我只要信靠主」这首圣诗。我唱着:「我只要信靠我主,走人生道路,我只要信靠我主,一生歌颂主;虽有风暴幽暗天空,遮掩我前路,我只要信靠我主──祂必定帮助,祂是我的良友,忠实的良友,我能信靠祂,一直到永久......。」,却不是平时轻快的声调,而是一种抑郁,我真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怎么了。

  大约中午十二点四十分回到家,竟发现丈夫倒在浴室那儿,测不出脉搏,也没了呼吸。我才出门两个钟头啊!怎么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呀!?我的心一下子空了,拿起电话打给惠娟,经她提醒才赶忙打911。很快地,警察和医护人员就来了,并且开始进行急救。忙乱一场,但已回天乏术。下午一点多,炳宏被正式宣布离开了人世。

  事情发生后,黄牧师及好些弟兄姊妹来看望,给我帮助和安慰。傍晚时分,惠娟更特地送来馄饨,陪着我吃晚餐。她深怕我哀伤过度没有胃口,因而影响体力,以致不能应付前面许多待处理的事情。 晚上八点,玲绵带了CD来看我,看着CD我问她「干嘛用?」她答:「敬拜赞美!」我又问:「要听那一首?」她表示:「问过神后,神说听GOD WITH US 的CD的第七首。」当歌声一放出来,我整个人征住了,像触电似的,说:「啊!这就是今早神跟我讲的话。」原来这第七首的歌名是:「刚强壮胆」,而歌词就是来自申命记卅一章3-6节的经文。

  哦!我的主,我的神,我俯伏敬拜、赞美你。你何等可畏又何等慈爱。你早知道今天我会遭遇何事,所以,一大早就先准备我了。只可惜事情发生后,我慌慌乱乱的,没能马上体会这点。现在你用这首歌,再次提醒我,你是掌权的神。哦!我的主,我的神,感谢你,我不是孤单的,因你不撇下我,也不丢弃我,你必在我面前行,也必与我同在......。我感受到神正用谅解、接纳、爱怜的眼光看着我经历丧夫之痛,正用祂的大爱抚摸着我心底那说不出的痛楚。

  炳宏一向不愿谈及他的后事如何处理,但在3月28日傍晚却交待了。使我和女儿们得以遵其遗愿把事情办好。

  女儿们曾在九九年圣诞时回家来过节,而三个月后再赶回来时,爹地却已不在了。四月三日上午十一时,是我们见炳宏的最后一次机会,在殡仪馆里,安排了遗体告别的聚会。

  犹记得当我进入房间后,见炳宏被放在棺木中,神情安祥,又因着灯光,使他的脸色看来不错。我走过去抚摸他的脸,感觉到的却是一阵冰冷,我的心似悲伤又似平静。

  感谢神,当天的告别仪式,因着神的同在而如此的与众不同。只要有神同在,即使是殡仪馆也变成了天堂。事后参加的弟兄姊妹有所分享,都异口同声的说:「感觉到神的同在。」

  四月八日是追思礼拜,感谢主耶稣,炳宏是属于祂的。我和孩子们的心何等安慰。因为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约十一25)。我们知道与炳宏只是暂别,有一天必与他在荣耀的天家再相见。每早起来见到丈夫的照片时,我会摸摸他的脸颊,说句:「I Will See You Again!」带着信心,也充满盼望。

  寡居以来,常常想念丈夫。家里到处有他留下的痕迹......他铺的地板,安装的百叶窗,还有水泥地......,他的音容笑貌常在我心头。这些带给我甜蜜的回忆,有时却又伴着哀伤。哀伤中不自觉地会自责、自怜。感谢圣灵常常提醒我,祂是掌权的神。我要每天穿上属灵的军装,常常记得举起信德的藤牌,抵挡仇敌撒旦魔鬼射来的「自怜」、「自责」的火箭,并要举起圣灵的宝剑──神的话──来攻击它。

  是的,每一件事情的发生都有神的美意,并且「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传三1-2)「......定事由耶和华。」(箴十六33)若不是神许可,事情不会临到我们。生命在祂手中,祂已定好每个人在世的年岁。「祂......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徒十七26)。不管活得再久,总有完结的一天。祂也有千百种方式可以把人接回去──或经狂风,或经深渊,或经烈火,全靠主恩典。既然神选择在三月三十一日,以这种方式接炳宏回家,我就相信这是对他、对我最好的。当我被圣灵这么提醒后,就能从另外的角度来看事情。

  是的,感谢神,虽炳宏的肺癌已扩散到骨头了,但是,除了98年间曾痛过外,就再没受到痛的折磨,不像有些骨癌的病人,痛到撕心裂肺,即使大量吃吗啡也解决不了问题。另外,他的肺刚开始有点积水,所以也不需受抽水的酷刑。

  在这件「死别」的事上,神真是何等的恩待炳宏和我,减少了他的痛苦,也免去我见他受苦,却无能为力时会有的心痛。耶和华说: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耶二十九11)。感谢主!祂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祂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我就是要完全地信靠祂。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