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ssue 192
Table of Contents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Subscription
头页 本期目彔 联絡 出版社 迴响 订阅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2001
導向月刊 第192期(8/2001) 第16-17页

涤然信箱

/涤然

亲爱的朋友:

  我七十五岁了!感谢主!

  想到我母亲,我姐姐,都没活过五十;而今天我女儿,也满了五十,你说要不要感谢主?

  这次七十五岁生日的庆典,不在我居住的夏威夷举行,也不在任何儿女家中;而是在加拿大的爱民敦(Edmonton)城。有趣吗?原来我最小的干女儿,桂芬,住在那儿。她两年前就跟我约好了,要与我一同庆祝。因为我俩生日的日子既相近,她又恰逢四十大寿。

  我欣然答应了。四十是人生的一个里程碑。我记得自己过四十岁生日时,非常悲哀消沉,以为走到人生的尽头;至少是走下坡路的开始。现在想起来,当然很好笑,四十岁算甚么?只能说乳臭方干吧!爬山登峰的路程还没开始呢?桂芬要庆祝她的四十大寿,真好!希望她能避免我的愚蠢想法,开始一个新的里程。

  我的七十五岁,更加要庆祝了。像我这样从小就屡经战乱,又患了癌症的病人,能活到这把年纪,全是神的恩典。说实在的,庆祝别的事情,像毕业呀,升职呀,还可以放点自己的功劳进去;唯在生日,完完全全是神的恩典,自己一丝作用都没有。所以我喜欢庆祝生日,好数算神的恩典,将一切荣耀归与祂。

  两年的约期,转眼就到。本来说好的是,我跟她一家去个名胜地方玩几天的;后来又说,要开个感恩音乐会,而且音乐会的压轴戏,是我俩的钢琴双奏,以纪念我们的相识。事情越弄越大,结果那天,来了近两百人,都是桂芬的学生(她是钢琴老师),亲戚,教会的朋友,邻居等等。她先生,赵国立,结起红领花来,主持大会;在我们弹完双奏后,她两个儿子又上来献花,给他们母亲一个惊喜的节目。

  我完全沾了桂芬的光。所有的茶点,晚上的宴会,事前的邀请,节目的安排,都是他们夫妇包办。节目中居然有一个我从前的学生,上台讲话。真不简单!她名叫赵宝恩,是抗战时期,在江西葆灵女中读书的。当时我是高中毕业后,留校任教的小老师,教过她音乐。她也记得我先生,史祈生牧师;还记得他教的那首短歌:《耶稣,耶稣,是我心乐歌》。当场,全会众都唱了起来,真把我带回到半个世纪以前去了。

  庆祝会轰轰烈烈,欢欢乐乐的过去了,心中充满了感谢。然而那个晚上,查阅所收到的许多贺卡,有两张,外面赫然是《75》一个大数目字。这一下,可把我击醒过来了,就像一次电击,把一个心脏病患者,从昏迷中击醒过来一样。哇!好可怕哦!75!这么大的数目字!是四分之三个世纪咧!从来都不觉得自己这么老,现在看见这个数目字,不得不承认老了。

  确实,近年来,发现自己多了许多限制。从前可以做的事,现在不能做了。这就叫做老呀!

  譬如:看书不能看过两个钟头,眼睛会痛。而且,怎么许多书的字,都印得那么小?还有一些杂志,不是白纸黑字了,是灰色的字印在蓝色的图案上:弄得你戴了老花眼镜,再加上放大镜,还看不清楚。只好承认自己已过时,这种杂志是为下一代人看的。

  又如:总忍不住要问人家,说甚么?你们说甚么?因为我听见声音,却听不清楚,听不明白他们的意思。特别是年轻人,怎么讲话都讲得那么快?我们家吃晚饭时候,每次轮到大孙女领祷,我都要竖起耳朵来,才抓得住她那滚滚如高山冲泻下来的圆卵石。

  最有趣的是,我一向喜欢用又厚又大的浴巾。洗完澡后,把自己包在厚大的浴巾里,多舒服!可是,现在,觉得平日用的浴巾太重了,拿不起。尤其是要反到身后擦背的时候,浴巾反不过去,太大了!

  记得从前跟一个朋友逛街,她看见我买浴巾,选厚厚大大,就说:会不会太大?我马上回答:不会不会,越大越好。心里还想:怎么会嫌大呢?真不明白。现在可明白了!可惜这位比我大六个月的朋友,已经回天家了,没办法跟她说:我现在改买小而薄的浴巾了!

  从七十岁起,我就开始这样〔对待自己〕了!当时下决心做两件事。第一,拿走床头的电话机。因为许多人搞不清夏威夷的时间,常常在凌晨三时打电话来。诉了一小时的苦以后,才忽然想起:你那儿是几点呀?我说早上四点。哦!对不起!对不起!你回去睡吧!

  你想,我回去还睡得吗?现在,电话机只放在书房里。我睡房门一关,甚么都听不见了,可以安心一觉睡到天亮。

  第二件事,每周出去洗头一次,享受享受。

  从前,看见老太太们在美容院里,心中总浮起一丝宽容的笑意:这么老了,还这么爱漂亮!不过会这样照顾自己,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也好。

  现在才知道,老人根本就不能自己洗头了,与爱漂亮一点关系都没有。低下来洗头,会头昏;仰起头来,在淋浴时洗,也头昏。洗完头以后,还得卷呀,吹呀,梳呀,两只手根本举不起来了。我素来不是会打自己的人,现在患了关节炎的手指,更加笨拙,只得出外请人帮忙。

  有一天吃晚饭的时候,我向家人报告:我今天又去剪了脚趾甲。儿子说:我真不懂,为甚么脚趾甲要让别人去剪?我回答:二十年后,你就懂了。媳妇接着说:我懂,因为我记得我大肚子的时候,很难弯下腰去。我笑了,笑自己当年也是个不会体谅别人的年轻人。

  有了限制,是有些不方便;但我仍可四肢活动,头脑清楚,感谢主!不想那些不能做的,多想那些可以做的,而且尽力去做那些可以做的,生活就过得充实,心中也满有快乐。

  桂芬和爱城的姐妹们,又提议:在二零零六年,我八十岁生日的时候,要一齐来夏威夷为我庆祝。希望届时,我各地的干弟干妹,干儿干女,干孙儿女们全家都来大团圆一次。我们计划坐游船,既可周游列岛,又省了安排吃住的麻烦。

  我当然向望这么一个在主爱中的大聚集,但我更迫切愿望的,是主的再来。我们大家都在空中相见,而且永不分开。

  祝

  灵命一天新似一天!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