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ssue 192
Table of Contents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Subscription
头页 本期目彔 联絡 出版社 迴响 订阅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2001
導向月刊 第192期(8/2001) 第23-25页

游轮上

/娃柔

  冬梅都坐三望四了,尚无对象,让晓玉挂心焦急,常在女儿耳边唠叨,弄得冬梅心烦。冬梅在计算机公司上班,母亲同住后,她常加班,早出晚归,减少与母亲的冲突。

  虽然冬梅在母亲的心目中有许多改变,但她孝心依旧。为了带母亲外出散心,这次在春光明媚之时,安排母女二人搭乘豪华游轮做为期八天七夜的东加勒比海之旅。这艘二年新的超级游轮重四万七千吨,载了一千五百位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加上船上服务人员,总共超过两千人,游轮由佛州的码头起程。

  在旅游前,晓玉千方百计地安排了以前在台北女同事的单身儿子周彼得、由美中前来同游。她在上船后才透露这个消息,惹得冬梅一肚子的气。晓玉心中盘算,就是冬梅与彼得看不对眼、彼此不来电,游轮上还有不少单身男士,若是冬梅能遇到合适的对象,也不虚此行。

  晓玉怕晕船,在耳后贴了止晕贴剂,临睡前又吃了安眠药,仍思前想后,辗转难眠。夜深,她才进入梦境。

  第二天在餐厅里,冬梅见到了周彼得。身材修长的彼得,白净斯文,温文有礼,并不让人讨厌。只是冬梅对母亲瞒她,在度假时安排相亲之事,十分反感,言谈间非常地不自在。

  用餐时,晓玉母女巧遇以前在台北的老邻居方太太及女儿艾云。她乡遇故知,又是相遇在游轮上,多么难得,两对母女异常惊喜。

  谈话中,晓玉得知方太太在两年前痛失老伴后,移民来美,在纽约巿与单身的艾云同住。艾云小冬梅两岁,在纽约巿的一家贸易公司工作。早餐后,晓玉与方太太到岛上观光,冬梅、艾云、彼得与其它四十多位男女老幼搭乘小艇去近海潜水,游客中有十岁的小孩,也有六十多岁的银发退休长者。

  加勒比海的海水晶莹剔透,冬梅由清澈透明的海水望至约二十呎深的海底,成群活泼耀眼的小鱼在粉色的珊瑚礁及摆动的绿色水草间穿梭悠游,七彩亮丽的大鱼也列队而过,海底的世界奇幻绮丽。冬梅见到一对老夫妇携手齐游,不时透过蛙镜相视而笑,多么温馨。

  上岸后,冬梅、艾云与彼得靠在躺椅上小憩,才认识的美国青年乔治也加入行列。凉风拂面,湛蓝的海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波波海浪涌向沙滩;异国风情,如诗如画,冬梅竟睡着了。

  在游轮上,每日除了正式的三餐,游客在正餐之间可享用非正式的甲板自助早、午餐、午夜餐,凌晨点心等美食。每天晚餐的内容都不同,以美、中、法、加勒比海等国的食物为特色,当晚侍者特地穿富有各地风味的服装。

  在船上的第三晚是法国之夜,餐厅供应海鲜、鹅肝酱等法式美食。冬梅点了综合海鲜,虾仁、干贝等海鲜烹煮得鲜嫩可口。主食加上饭前生菜沙拉,饭后甜点,饮料,美食当前,冬梅吃得过饱;想起一位女同事坐了趟游轮后,体重增加了十磅,她提醒自己不要过食。

  豪华亮丽的餐厅里,铺着桌布的圆桌中间有盆缤纷的鲜花,杯盘晶莹,刀叉闪亮。衣冠楚楚的游客依西式礼仪就坐,两对母女、彼得、乔治及两对美国夫妇同座,饭后大家啜饮咖啡、热茶,聊得十分愉快。

  个性爽朗的乔治,谈吐幽默,有他在座,笑声不断。乔治坐在冬梅旁边,对她照顾有加。只见他比手划脚,且说且演,惹得冬梅开怀大笑,彼得与艾云也有说有笑,晓玉看在眼里,暗自着急。晚餐后,两对母女及彼得、乔治观赏了歌舞表演,夜深才回舱房。

  憋了一晚的闷气,一进门晓玉就一吐为快:「你是怎么回事?我费了好大的劲替你安排了彼得,你却和乔治有说有笑的,我可不想有个洋女婿,话都说不通。」

  「妈,你想到那儿去了,乔治比我小十几岁,我根本不可能嫁给他。他爱说笑话,让人开心,度假就是要轻松愉快。都是你多事,要安排彼得见面...... 」。

  「甚么,你还怪我多事,本来要介绍给你的,现在彼得倒看上了艾云。」晓玉越说越气,言调提高。

  「这种事怎能强求?彼得看上艾云有甚么不好?也算妳撮合了一件好事。」

  女儿的话似火上浇油,晓玉更加生气: 「你看人家艾云懂得打扮,身材也保持得好。不像你,粗枝大叶的,买给你的洋装也不穿,吃东西又没节制...... 。」

  冬梅知道母亲的脾气,她在气头上说个没完了。从冬梅小学三年级邻座的小男生喜欢她、中学时对门的张三哥暗恋她,到大学时有不少男生追她,怎么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一个,一路数算过来。

  面对母亲的责怪,冬梅竭力忍耐,只是气在心头,如果回嘴与母亲吵开了,那剩下的假期也砸锅了。盥洗后,在母亲的数落声中,冬梅倦极而睡。

  次日午后,冬梅与艾云坐在甲板上乘凉,边啜冷饮边谈儿时趣事。游轮在蓝天碧海中缓缓前行,两位母亲坐在甲板的另一边,观海景,话家常。

  正巧乔治经过,开心地坐在冬梅身旁,加入交谈。谈笑间,冬梅忽然看见母亲站在乔治身边,出其不意地开口想要用英语说:「对不住。」但她的前几个音发得较轻,听起来成了英语的「亲我」。

  乔治碧眼圆瞪,一头雾水地望晓玉。冬梅无地自容地匆匆告辞,返回舱房。晓玉一路跟着女儿,入室开口就骂:

  「你这是甚么态度?这么心高气傲,太不象样了,完全不把我这个做娘的放在眼里!」

  「为甚么你要多管闲事?我又不是小孩子,你还要处处都管。」冬梅觉得委曲。

  「还嫌我多管闲事,也不想想你的婚事多让我操心...... 」。

  「我一个人活得逍遥自在,用不着操心。从小爸爸疼姊姊,你爱弟弟,他们都不听你的,你只会管我,念书为你念,做事为你做,连交朋友都为你交。我大学的男朋友还不是因为你不钟意而没交成。现在我要为自己活,再也不要受妳的控制...... 」。室外的敲门声打断了冬梅的申述,原来是方太太母女前来相劝。

  晓玉一见到老邻居,悲从中来: 「方太太,你来评评理,自从冬梅的父亲过世后,我含辛茹苦地把这三个孩子拉拔长大,现在他们翅膀硬了,反过来教训我,说我控制她,呜...... 呜...... 好心没好报,呜...... 」。

  「张太太,快别哭了,出来度假,可要开开心心的,童言无忌,别把那些话放在心上。再说,母女连心,有话慢慢说,好好沟通...... 」方太太在一旁劝慰,递来纸巾。

  「冬梅,你就少说几句,先到我们的舱房里歇歇。」冬梅与艾云相偕离去。

  女儿离开后,晓玉经过方太太开导,起伏的心境逐渐平静。这几天她与老邻居相处,讶异方太太的改变。她记得以前方太太脾气急躁,嗓门又大,发脾气时常波及左邻右舍。

  「这么多年不见,你改变了许多,以前火气好大,现在却心平气和。」晓玉有感而发。 「我以前常怨天尤人,觉得别人都亏欠了我,人人见我就躲。两年前到纽约后,跟着艾云去教会,信仰改变了我的生命,活得积极,还到医院去当义工。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生活大有盼望。」方太太喜乐的神采让晓玉羡慕,她接受建议,要学习对儿女们「放手」,返回加州后要去教会,也要担任义工。

  艾云在另一舱房劝着冬梅: 「冬梅,我很了解妳的心情,以前我妈生气时,我就走开,她气消了,也就没事了。」

  「这么多年来,我还是第一次把心里的话对我妈说,说出来后,心中轻松多了。」

  「两年前,我爸突然就走了,老年人时日不多,我现在十分珍惜与我妈相处的时光。」艾云感叹着。

  「这些年来,我妈一个人撑着这个家,可真不容易。她有许多的压力,常自卑自怜,又没有安全感。现在她和我姊姊及弟弟的家人都处不好,我再不对她好,她就没人可靠了。现在可能她的气也消了,艾云,你陪我去向我道歉,好吗?」冬梅一向心软,刚才看到母亲哭泣,心中十分难过。

  冬梅想到后天还有潜水活动,她要游说母亲和方妈妈一块参加。连不会游泳的洋老太太都会潜水,她们一定学得会的。到时两对母女携手同游,多么逍遥!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