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ssue 192
Table of Contents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Subscription
头页 本期目彔 联絡 出版社 迴响 订阅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2001
導向月刊 第192期(8/2001) 第25-27页

香港行

/珍叶

砵兰街

  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飞行,我们终于在晚上七时多抵达香港的赤腊角机场。因为买的是飞机连旅馆的套票,故此先住进旅馆好好睡个饱,养足精神,预备游二天才回家。经验告诉我们,这是保持体力的最好方法。旅馆是座落在九龙砵兰街及弥敦道的雅兰酒店。待一切安顿好,已是晚上十时多,本想倒头便睡,但是肌肠辘辘实在睡不着,很想吃碗粥或云吞、面之类,于是夫妇俩就沿着砵兰街一边走一边找粥店。入夜的砵兰街,可真热闹,到处是人来人往,有人拿着电话,边行边大声说话。年青人连群结队在街上逛,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不时对路人拋眉眼。路上街灯并不明亮,加上到处是垃圾堆,发出阵阵臭味真是倒尽胃口。两旁的食物店,灯火通明,每家店都坐得满满的,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卖粥的小店。叫了两碗粥,匆匆吃完,像逃难似的回到酒店。住进雅兰酒店是因为交通方便,地下室有大排档(可惜晚上很早便关门)。酒店内颇清静,房间也不错,正门对着弥敦道,出入方便,只是后街叫人不安。

亲情岂祗抵万金

  兆的母亲已经八十四岁,身体还很健朗,只是头向前下垂,可能是骨质疏松,幸好体力不错,头脑清晰。每天早上陪她去晨运,她总是兴高采烈,眉梢眼角还带着满足与喜乐,逐一把我们介绍给她的晨运朋友们。中午陪她去饮茶,然后到菜巿场购物,晚上一起吃晚饭、聊天。古人说:家书祗万金,游子归家,共享天伦,亲情又岂祗万金?

天主教的查经班 弟妇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每个礼拜二在家里有查经班,他们用的参考书却是基督教的读经释义。弟妇认为兆是老基督徒,特邀请兆为他们带查一章新约的以弗所书。弟妇说:现在天主教徒也查读圣经。那天神父也在聚会中。他们先分享,然后一齐祷告。他们祷告的方式,是重复地念十多遍的天主经及玫块经等;而且所有的祈求都是要透过圣母圣利亚为他们代转,这是与基督教信仰的不同点,却喜见天主教正在改变中。

吃在香港

  沿着弥敦道,有几家专门卖粥的小店,连销店「海皇粥」就有两间,粥粉面饭、油条、咸煮饼、肠粉等,应有尽有,味道还不错,只是味精多了一点。

  稻香茶楼也是连锁店,价钱相当便宜,但是比起汉宝酒楼及美心酒楼质料方面,稍为逊色。位于尖沙咀的雪园,以上海菜著名,品质不错。相较之下,位于雅兰酒店五楼的兰苑饭店,最合我口味。这里的潮州点心及菜式都不错,清淡而且味精少。想起该店的潮州糯米卷、潮州粉果、卤水鹅片以及蚝仔粥,仍叫人垂涎三尺。

深水湾乡村俱乐部

  据说这些日子,香港楼价下滑,很多人都陷入负资产的泥沼中。经济低迷,失业率亦相当高。但在深水湾乡村俱乐部的晚会中,所见并不尽然。是日应中学老友之请,为了庆祝她的先生六十大寿及他们结婚卅周年,大事庆祝。在俱乐部筵开廿多桌,据说这次庆祝会的预算是廿万元港币,光是蛋榚便花了六仟元。

  虽然香港经济不好,有钱人还是相当的多。晚会中绅士淑女、衣香缤影,充满太平盛世的喜庆。难怪在九七移交时,有报章说,九七之后的香港,马照跑,舞照跳,甚至说香港五十年会不变。不知道这番话,是否只应用在某些特殊阶级的人身上?

深圳──罗湖商业城

  去香港,不到深圳的罗湖商业城逛逛,似乎有点遗憾。因为每逢周末,很多港人都会坐火车到深圳去,算是度假也好,周末散心也好,总之是港人假日的去处之一。本来约了好友芳一起去,由她带路,结果临时爽约,我们误打误撞地走进一间叫大上海综艺洋服。一套西装,量身做,连工包料,约八百元港币,质料及手工都不错,只是必须试穿二次才合身,相当麻烦,浪费不少时间,有点化不来。若在商业城购物,还价时,最好是还一半价,再减三分之一才不会上当。此外,他们标明要收港币,若付人民币则要加一成,是否对人民币没有信心?实在有点不明白。

商务书店

  我是嗜书如命的人,每到一个地方,逛书店是我的最爱。这一次最开心的是在九龙弥敦道的商务书局,找到一本相当不错的中英字典。其次是看本届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的得奖大作 ──「灵山」、「一个人的圣经」以及「高行健解读」共三本书。一百年来第一位中文作家,得此荣誉。当然是先睹为快,立刻请店员小姐包起来。店员小姐却一脸不屑地说:「还不是为了达到政治目的才得奖,有甚么了不起?中国的鲁迅、巴金比也他强多了。」由店员口中说出真叫我惊讶。是耶?非耶?公道自在人心。人们只会卖花赞花香,那有卖花的却嫌花不好,真是怪哉。

恩福堂

  很早就听说,位于九龙深水步长沙湾的恩福堂,是一间快速成长而充满活力的教会。在慧仪姊妹的带领下,来到罗氏大厦,恩福堂就是在这座商业大厦的八楼。离主日崇拜,还有卅分钟,大厦的楼下已经有一条长长的人龙在排队,等候进入电梯,以便参加十时半的崇拜。好不容易进入礼堂,礼堂内已经坐得七七八八,招待领我们坐进第二排的空位子上。今天的讲员是他们的主任牧师──苏颖智牧师,题目是「神爱雅各、恶以扫」。苏牧师讲道精简有力,用语本土化。会后牧师在窗口指着街角对面的空地说:「教会已经买下这块空地,预备在这工厂林立的工厂区,兴建一座廿一层高的教会大厦。」现在我们有两个聚会地点,每主日有六堂崇拜,人数加起来超过二千人,现在的堂址已不敷应用。我们参加的这一堂聚会,约有三、四百人,很多都是年轻人,朝气勃勃,会后每一角落都充满年轻人的笑语,是一间蒸蒸日上,非常兴旺的教会。待新堂落成,深信神必大大使用恩福堂,成为照耀香港的一盏明灯。

归程

  十天的香港行,匆匆便过去,因为飞机的起飞时间是早上七时,故此五时便搭乘酒店的机场巴士离开。清晨的砵兰街没有想象中的安静,只见一群一群的年轻人,由右边的店铺鱼贯而出,有些人脚步浮浮,摇摇摆摆地走路。司机先生告诉我们说,这些人是夜游人,有的玩罢电子游戏机,现在才回家睡觉,有些是通宵跳舞、饮酒作乐完毕,上班的上班,回家的回家,店内供应红白丸;此外,色情交易,同性恋不在话下,警察们已是司空见惯,开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些人都是抱着末世心态,今朝有酒今朝醉。这是失落的一代,看到这些年青人,我想起恩福堂的年青人,同是住在香港,却像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盼望神的恩福,不但照耀在恩福堂的四周,也能照亮砵兰街的每一角落。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