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ndex of Steering Monthly Index of August 1999 Issue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頭頁 閱讀《導向》月刊:目錄 第168期目錄 聯絡 出版社 迴響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1999
導向月刊 第168期(8/1999) 第08頁

中國傳道人史館(二十八)

漫談耶穌家庭敬奠瀛

/于力工

  耶穌家庭始於一九二一年,開始時名「聖徒社」(是一種合作社的性
質:「聖徒信用儲蓄社」)

  創辦人是敬奠瀛(一八九○年生),山東人,在家中排行老五,有時
稱他為「五少爺」,後稱之為五叔,稍年長稱之五伯。他蒙恩和被聖靈充
滿都有一番佳話,由於就讀於循禮會所辦的中學而入教。敬先生生來聰慧,
每次名列前茅,被選為班長,他的家世書香子弟尊儒而反洋教,是時正是
山東大復興期間。

  年幼時,父母與他訂了一門親事,過門之後,發覺不貞,故敬先生對
於妻子不悅,以致常有爭吵。妻子氣憤,便回娘家而不返,當他得救之後,
還有不甘之心,後聖靈光照他,定要和妻子和好,他要付上代價,對妻子
未婚之前的事要赦免,自己也要認罪。所以決定回妻子家和好,和好之後
要把妻子帶回,妻子是小腳,不能走十五里這麼長的路,又無馬驢可以代
步,又一時找不到小推車,他就揹u妻子,一路走走歇歇。妻子因此受感
動而悔改,相信了基督。她起先還固執,對敬先生不信任,觀察之後才認
為他真正的改變。以後敬先生成立了耶穌家庭,她成為他得力的助手。

對耶穌家庭的印象

  我的舅父原來吸毒,四處流浪,悔改後死在耶穌家庭中。我從小就因
舅父之死開始知道有耶穌家庭。母親在各處領會,也到過耶穌家庭,後來
憑信心帶u弟妹六人,一面領會,一面走路,到了馬莊耶穌家庭住了半年,
在那裡有些事奉。

  在馬莊有一位主要的助手崔憲祥,因為後來耶穌家庭有五百多人時,
必須要有嚴密的組織,有幾位同工協助敬先生,崔先生是我小學的老師,
我的級任老師是郝更軒,而崔先生教手工藝術作品。我對這兩位老師終身
不忘,因為對我的教導特別關心。一九二八年我們父子三人(父于心清,
兄于中一)憑信心走道路到了山東南部的嶧縣,在一個耶穌家庭的分家中
領聚會有一星期之久(八天)。那期間大家在談話中得知耶穌家庭的一些
事情。青年時在六合中學讀書,耶穌家庭的代表(他們到很多地方設立分
家)孫成壁來到江蘇六合貴格會,那天上了講台(禮拜天),高高的個兒,
長袍馬褂,給我印象很深。因為孫先生上了台後站起來講道,先是低頭,
我們都以為他禱告,祗聽見他咳了幾聲,等了一下,向主席(成文秀牧師)
說:「主沒有話語給我」就坐下去。這是使我不能忘記一大原因,一個人
講道而無話可說,這倒是生平未見之事,在山東大復興時,一般講道的人
上了台不是照一般的講道法「三大段九小條」,刻板的講章結構,都是先
見其人禱告,然後才說話。上台時不知講甚麼,等到聖靈給信息,這才開
口講道。所以在聚會時,有時大家在禱告在等有人受聖靈的感動而登台講
道,這像是歌羅西書三章節:「當用各樣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豐豐富
富的存在心堙A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教導,心被恩感歌頌神。」的
教導。

耶穌家庭的「憲章」

  耶穌家庭開始時,好像是一個合作社,基本的教導是根據使徒行傳二
章- 節的教導,教會初期開始,大家凡物公用,成為一個共享共有的社團。
敬先生開始之後,大家要來參加家,必須先要「破家」。敬先生以身作則,
變賣了一切來開始的,而且要有捨己背十字架的心志。深信教會乃是神的
家,互為肢體,敬奠瀛非常強調「肢體生活」。開始時,從物質來說,非
常的貧乏,無寸土之地,先是租了兩畝地,過男耕女織的集體生活,直至
一九三○年才搬到後來的馬莊大本營。在共同的生活中要效法基督的貧窮,
過極簡陋的生活,不募捐,不勸捐,要親手作工供給一切。

家庭的組織

  敬奠瀛是家長,最高的權威,敬先生不按立牧師,一律稱弟兄姊妹,
一切的決定權在敬先生的手中。他得力的同工有四位,陳碧璽姊妹、左順
真姊妹(左宗棠之後,左姊妹之父當時身居高官),敬先生主要的行政助
手是周新民。崔憲祥是周的行政助手(參李岱汶所著︽耶穌家庭印象記︾,
晨星書屋出版)。

  由於家中三分之一的人是十六歲的兒童,對這些兒童組織的很嚴密,
托兒所,小學......一一齊備。大人穿的衣服,都是補綻陳舊的,而兒童
穿著都是新布新料,家中的一切都是由弟兄姊妹分工合作。有的婦女專管
洗衣,有專管做布鞋,而且有醫院的設備,對於產婦照顧特別週到,各部
各門組織得很嚴密。

  他們每年舉行幾次大型的聚會,有時超過千人,濟南陸家鐵工廠為他
們特製了一個鍋,專門煮飯、熬稀飯(他們稱「糊糊」)。每一次要煮飯
生火,全體廚房的人都跪下來一齊開聲禱告,這也是由於每次來煮稀飯,
要搭上架子挑水上去,可見這鍋大而「超奇」,才有生火困難,生火煮飯
也要靠主。

  後來定規外來的客人來參加聚會,必須要自帶食物,交給大櫃(管米
糧的人,帶來的有米、柴、油、鹽、菜蔬)。

婚姻制度

  在家中,男女分隔:非常嚴謹。婚姻由家長安排。一位由北京來的醫
生,帶了她的女兒來。見家長安排了一門親事,丈夫竟比女的大廿九歲。
這位姊妹即刻離家而回北京,怕這樣的安排。家庭也讓個人有所選擇,但
是要清楚神的旨意。在耶穌家庭中的青年男女,都在尋求異夢異象,以便
告訴家長,他們的對象是誰。一時青年弟兄姊妹的異象異夢特別多。

  由於分配給夫婦的房間太少,要輪流住房,平時在家中夫婦見面不能
有親密的表示,本來中國社會,男女授受不親,這一方面耶穌家庭名聲清
白。

屬靈的操練

  耶穌家庭中不乏人材,有音樂訓練的人作歌作曲,在聚會中他們多唱
經文詩歌,中國調子有時難唱,但弟兄姊妹均能背唱。宣佈唱歌時不說多
少首,乃是說「請大家唱哥林多前書十三章」,詩篇二十三篇、八十四
篇......。這樣一方面使那些不識字的人,也能背誦聖經的話語。

  每逢禱告,都是同聲開口。這對西方人士不太瞭解,而大家都是大聲
禱告,人多時一齊開口禱告好似大風吹過,此起彼伏,這和過去在私墊中
兒童讀書,都是大家開口誦讀,聲音一減低,老師會大聲叫起來,「開口
讀書」現在已無此種上課讀書法,每次在飯前禱告也是同聲開口,至少十
幾分鐘的禱告,當靜下來時,有一位再領禱。在聚會中的禱告也是如此,
大家做工時也口中不住的讚美,北方冬天下雪,他們出去掃路或鏟雪,一
面工作,一面唱聖詩(經文或是「家」中的靈歌),掃了幾十幾里路。這
給行路人,鄰村有很好的見證。

經濟與生產

  他們一共有四十二畝地,要供給五百人的食物也不簡單,他們種了很
多的水果樹,出產的蘋果及其他的水果。外銷得來的錢再購買糧食或醫藥
或用品。其他的蠶絲、織布、鞋子、製革......除了為家用之外,多餘的
也外銷,再說他拒絕國外的捐助,有的公會要求他們祗要冠以該公會團體
之名即可長期得經濟的供給,都為家庭謝絕。

結論

  四九年以前耶穌家庭已經分佈華北五省及西北一帶,分家有幾百處。
這完全是華人自立、自傳、自養的團體,領袖們受了西教士的影響,而產
生華人自己建立的教會,而能有本色的教會,這是一個見證。
雖然後來敬先生獨裁專制,用權過分,以至被弟兄姊妹批評。比如說他自
己有小廚房,叫別人吃苦而自己有享受,當時每天祗吃兩餐,早上吃糊糊,
而他卻另有食物(參朱信著《耶穌家庭的追蹤》,《呼喊》逐期登載)。
耶穌家庭已是歷史中的記載,但是一個華人本色教會見證已經擺在我們面
前。

 

小提醒

文章中有些字在某些中文閱讀軟體系統中無法顯示出來,原版文章已用 PDF 檔案發表在本網站中,請點選「原版文章」,即可找到。


ADVERTISEMENT 廣告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    Web Master: George Chu, Ph.D., D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