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ndex of Steering Monthly Index of August 1999 Issue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頭頁 閱讀《導向》月刊:目錄 第168期目錄 聯絡 出版社 迴響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1999
導向月刊 第168期(8/1999) 第24頁

醫院袍子沒口袋

第九章:床上跳舞(下)

/何燊譯

日常事務

  撒萊每天早上八時二十五分正來到我的病房。她是位中年女士個子高
大,帶著溫暖的笑容,慢慢移動身驅,為我打掃房間。她做的第一件事就
是把掛在床前牆壁上的日曆撕一張下來,使當天的日子對正在我眼前。又
一天過去了!我也挨過了一個晚上,感謝主!

  不久卡莉進來,帶了一個大的塑料袋子來清倒垃圾。我們談一談,她
擔心世界甚麼地方會發生大戰,因為她的兒子在軍中服務。她獨個兒住。
她把心裡的話對我說:「兒子寄錢給我要我在今年冬天去加州探訪他,他
駐在加州。我喜歡坐飛機。」

  一位穿白袍的技師來看我的心臟監聽器,檢查從機器連接到我胸部的
電線與管子,從機器拿下一張印著過去二十四小時我身體器官作用的記錄,
把它釘在告示版上讓別的醫生看。

  早餐盤上有明天的菜單,讓我選擇明天的食物。但我只限於吃軟的食
物,這就很難作甚麼選擇了。讓他們送來甚麼就吃甚麼吧!

  身上還是從靜脈注射打進維持生命劑、幫助復原劑和需要的藥品,慢
慢地流入我的血管中。

  手腕上扣著一塑料環寫上我的名字和醫生的名字,使我記得自己是誰。
我是誰?是神的兒女,萬王之王的女兒,由最偉大的醫生醫療照顧。

  我的床對著一部醫療資訊用的電腦,放在一個架子上。這尖端科技代
替了以前掛在床邊的圖表與記事板。任何人進來檢查我,做了甚麼事情,
完成了我甚麼要求,給我甚麼藥吃,或看到我情況有甚麼進步或退步,都
要在電腦上記錄下來。我的生命現況完全記錄在這電腦的記憶系統內。

  丹尼斯是一位蓬紅髮的年輕男護士,他昨夜當班。當他來量我的脈搏
和溫度的時候,我問他究竟昨晚走廊上發生了甚麼事這麼嘈吵。

  「走廊尾房間的病人凌晨三時去世了。」他冷靜地回答:「我們在這
裡的工作是幫助人,但當無能為力的時候,是很傷感的。」

  護理人員來換了我的床單。房間一下子清靜了下來。神很寬容,又讓
我多活一天,叫我能呼吸、能經歷祂的同在,祂的憐憫與愛。感謝主!

終於剩下自己

  探病時間已過,家人已經離去,醫生也作了最後一次巡視,護士對我
也作了最後的「打點」,檢查所有連接管線,給我止痛丸。我也把床邊的
小型電視機關掉。

  夜幕來臨,醫院一天的忙碌嘈雜聲音慢慢的靜下來了。五層樓下的停
車場也沒有傳來甚麼聲音。走廊上一點點小聲也變得很大,我的心臟監聽
器靜靜地映出我的生命癥候。在其他雜聲靜寂之後,我耳朵清楚聽見自己
心臟跳動的聲音。

  我剩下自己獨個兒。不是,我不是獨個兒。我有伴,常常有祂和我在
一起。神在這裡,否則我所信的就落空了。

  「因為主曾說:『我總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來十三5)如
果主你不在這裡,我也不會在這裡。「基督在你裡面,榮耀的盼望」這話
不是我的空想。既然主耶穌在我裡面,我當然不是孤獨的啦!

  主啊,現在只有你和我,就讓我們談談天吧。......我很疲倦,那麼
的疲倦,主耶穌,你對我講話吧......我就聽好了。親愛主,牽我手,帶
領我,過黑夜,進光明;親愛主,領我手,常引導,過風暴,到那邊......
或「到天庭」......。

討神喜悅

  躺在醫院的病床中,我如何可以討神的喜悅呢?我從來不是一個喜歡
游手好閒的人。我是一個「要做事」的人。我不喜歡被動或不動。假如我
不是忙著事奉祂或有所作為,我會覺得自己是「一無是處」的。我沒有為
擴展神國而努力。我無助地躺在這裡不是浪費光陰嗎?

  使徒保羅曾說:「反倒在各樣事上,表明自己是神的僕人。」(林後
六4)。這個「各樣事上」有沒有包括我現在從積極事奉工作中退下來的
困倦境況?

  我研究保羅在「各樣事上」跟著的六節經文所列出的事情,看看有沒
有與我自己相同之處。「忍耐、患難、窮乏、困苦、鞭打、監禁、擾亂、
勤勞、儆醒、不食、廉潔、知識、恆忍、恩慈、聖靈的感化、無偽的愛心、
真實的道理、神的大能、......惡名美名......」這大多數都不是講工作
活動的事情!但是這些靜態的經歷使我更能親近神。

  在我這樣的情況下,我是否還能活出像個神的好女兒來?如果是,我
有沒有討神的喜悅?我現在能為神作的是結出聖靈的果子來。無論身在何
處,我都應該為祂在我身上所栽種的靜靜地結出果子來。

  我對神的旨意有不正確的看法。我必須把我錯誤的觀念除去,就是以
為神對我的評價是在乎我事奉的成就如何,在一生年日中工作的表現。

  其實,我相信神基本上是看重我的。祂愛我不是根據我不停的「事奉」。
祂要我放鬆自己,成為祂要我的樣式:就是作個順服的兒女,安靜地通過
現在的經歷來明白祂要對我說的話,享受祂對我的愛。我肯定這就會討祂
的喜悅。

抬人的人來啊!

  「請四個幫忙抬人的到十八號房來!」醫院的播音器傳來這樣的呼喚。
顯然他們要把一個病人抬到輪床上去......或抬到不知甚麼地方去。

  聖經記載一個病人被四個人抬起來從屋頂垂下到耶穌為人治病的地
方。這病人真幸運......或蒙福。他不是自己能夠進去,而是有四個人抬
他進去。聖經沒有記載這病人和抬他的人的名字。我們不知詳情,但我不
相信是這病人雇佣他們抬他的。他們可能是他的好朋友。他們關心他到一
個地步要用盡辦法把他送到耶穌那裡去。

  我所需要的就是這種抬人的人。感謝主,我有這樣的人-就是我的朋友
們。他們從五樓的「房頂」下來,用禱告和對我表示的關懷把我抬起來帶
到耶穌那裡去。他們鼓舞我,幫我減輕我的痛苦。他們是我的「支援小組」!
像保羅一樣我可以說「然而你們和我同受患難,原是美事。」(腓四14)

  我一直是個堅強的人,自足自給,個性獨立。我是給別人安慰的,當
他們有難的時候,是我給他們支持。我覺得接受別人給我的安慰是不很自
然的事。我是寄問安卡安慰別人的人,我以為自己不會,也從來沒想過,
接到這樣的卡片。

  突然間,「主啊,是我站在須要禱告、安慰和各樣需要當中」。對這
樣的改變,我一下子不能適應下來。我覺得受比施更難,甚至覺得不是我
幫他們而是讓朋友們幫助我是件難為情的事。

  我現處虛弱的境況,就盼望得到所有的慰藉。身體患病卻有其特別的
作用,尤其是重病,它會使你真情流露。在病房內沒有「逞英雄好漢」的
必要。

  我欣賞每一張問安卡,送進來的每一封信、每一束花、每一件禮物。
每一道打給我的電話,朋友、家人和丈夫每次的探望,對我的擁抱、鼓勵
與安慰,這一切我都非常珍惜寶貴。

  過去我是那麼的堅強,但現在卻是那麼的渴望別人的注意與關懷,而
且多多益善。我把所有卡片上的話語、詩詞、安慰鼓勵之言和幽默句語都
一一細讀。你相信嗎?我把每張卡片讀好幾次。

  由於我的腦袋還是不很清醒,我的禱告只限於呼叫耶穌的名字。所以
有賴我的「支援小組」來為我向「全能安慰之主」禱告。當一個朋友打電
話來或寫卡片來說「我為你禱告」,我希望他/她言出必行。我立刻把這
屬靈支票兌現,靠它從神的倉庫中支取神的豐盛。

  一位朋友這樣說,「當你肉體軟弱不能高飛,幾乎碰到樹頂要掉下來
的時候,這就是你朋友的禱告把你托住和不讓你誇下來的時候。」現在我
明白了。朋友們的禱告與關懷就是帶我起飛的翅膀,尤其是當我肉體軟弱、
疼痛、情緒不穩和靈性枯乾的時候。

  對愛我和關懷我的人,我欠他們屬靈的債。他們把我自己的「空杯」
用他們的友情與禱告倒得滿滿,直至「滿溢」出來。他們的鼓勵帶回我失
去的氣力。他們的代禱減輕了,或使我能忍受自己的痛苦。

  主啊,我是多麼的感謝家人和朋友,他們是「抬我的人」!現在我變
得比較均衡了-我有了安慰一體兩面的經驗:就是安慰的施予和接受。

附帶的福利

  在預備接受手術之前,首要事件是看看有沒有足夠的醫藥保險。每次
見大夫、檢查、住院手續等他們都要看我的醫藥和住院的保險卡。

  有足夠的保險是極其重要的。他們還問我除了主要的保險外,還有沒
有輔助保險。問我知不知道我的保險中有沒有忽略的細節而須要額外付款?
我還得查看保單清楚知道已經付清保費。

  在我心目中最重要的當然是自己的福利,但住院不久就發覺原來自己
的病痛對別人也有益處。這是我沒有計算在內的附帶福利-就是除了自己的
保險範圍以外的延伸福利。使徒保羅作這樣的描述:

  「弟兄們,我願意你們知道,我所遭遇的事,更是叫福音興旺。以致
我受的捆鎖(住院)在御營全軍(醫院所有的員工)和其餘的人中(其他
因我受影響的人),已經顯明是為基督的緣故。並且在主裡的弟兄,多半
因我受的捆鎖(疾病)就篤信不疑,越發放膽傳神的道。」(腓一12-14)

  在上面經文我把自己的景況加插在括號內。我知道我的禱告伙伴會從
頭到尾用禱告托住我,但有些甚少禱告的親朋也告訴我他們不斷為我禱告。
假如因我的病痛使他們更與主親近,就是有價值的附帶福利了。

  我的病痛給我機會與別人分享永恆的事實,而不須用言語技巧。

  如保羅一樣,我希望我的經歷也能叫福音興旺。有些人可能是個「衣
廚裡的基督徒」,或不敢向人談及屬靈的事,但現在因此而「越發放膽傳
神的道」了。

  我很慶幸能交到一些新朋友,和與一些普通朋友建立更深厚的友情。

  當醫技人員和醫院員工與我閑談時,我就把握機會告訴他們我接受我
的病痛是從神而來的,並感謝他們對我的照顧和讚賞他們的技術。我撒下
一粒小小的種子。

  當我想及別人的時候,自己的問題自然 就不會覺得這麼大。蘇聯的著
名作家索辛尼申(Solzhenitsyn)曾在監獄飽受折磨,他回憶說在監獄裡
學到許多痛苦但是有價值的功課,是別的地方學不到的。他寫「因此,祝
福這監獄,它曾進入我的生命。」當我開始數算意外福利的時候,我也有
同樣的相法。

沙漠中的校園

  我發覺自己原來是在神的輔導訓練營中。神替我付學費,送我到這沙
漠中的學校。課程並不容易。在我的屬靈實驗課中,祂指定要我第一手找
出經歷重病和手術治療的人的肉體、精神、情感以及靈性的情況。

  以前我會同情這些病人,但都是隔著一點距離。當然我不是故意與他
們有所距離,因為自己確實從未有過他們所經歷的病痛的經驗。除非有過
相似的經歷或曾身歷其境,是不能完全發出共鳴的。我感到是神要訓練我,
使我能設身處地地體會別人,這樣安慰別人會更有意義。

  保羅在哥林多後書一章3-5節,7節婸§o很清楚,為甚麼神要我們
經過屬靈沙漠的經驗:

  「願頌讚歸與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父神,就是發慈悲的父,賜各樣安
慰的神。我們在一切患難中,祂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
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我們既多受基督的苦楚,就靠基督多得安慰。我
們受患難呢,是為叫你們得安慰得拯救......我們為你們所存的盼望是確
定的,因為知道你們既是同受苦楚,必同得安慰。」

  主啊,你對我是那麼的信實和豐富,我真願意把你介紹給別人。但是
沙漠的熱沙仍然透過醫院給我的拖鞋燙灼著我的腳板,使我不想走動。我
真是心靈願意,或好像願意,但肉體卻是軟弱的了。

  主啊,請你引導我走過這荒漠,不要讓我迷失使你失望。呀!我看到
以賽亞書五十八章節是個路標!「耶和華也必時常引導你,在乾旱之地,
使你心滿意足,骨頭強壯,你必像澆灌的園子,又像水流不絕的泉源。」

  「澆灌的園子」有別的翻譯為「不停的泉源」和「不使人失望的水源」。
主啊,你給我足夠的水,使我福杯滿溢,分享給別人。我不感到像個沙漠
綠洲,我想你說「澆灌的園子」是這個意思。但假如你要把我的友群中一
些走在疾病路途中疲乏發燒的旅客交給我,我在這裡,我會邀請他們與我
一同坐在你的蔭庇之下休息。我會與那些口裡乾渴的分享我的耶穌活水,
因為你賜給我過於我所需的。

  主啊,求你幫助我從這病痛的經歷中成為一個好的活水分享人。

不是開玩笑的

  任何開刀手術都不是開玩笑的事。是件嚴重的事情。然而,幽默卡片
和話語是良藥。「心中喜樂,面帶笑容,心裡憂愁,靈被損傷......心中
歡暢的,常享豐筵......喜樂的心,乃是良藥。」(箴十五13,15,十七
22)

  醫藥界承認一個病人的心態是使他復原的主要因素。一個正面與喜樂
的人生觀顯然會影響神所創造的人體設計,會使之加速康復。一個喜樂的
心就好像吃一頓好的補品,正是「常享豐筵」,雖然病人可能還只能吃流
質食物!

  「你們要事奉耶和華你們的神,祂必賜福與你們的糧,與你的水(流
質食物),也必從你們中間除去疾病。」(出二十三25)

  一個護士告訴我說一個喜樂和會表示感謝的病人是比較容易服侍的。
顯然反過來說,就是一個不歡喜快樂的病人是較難康復的。藥物對一個消
沉抱怨,悶悶不樂的病人會減低其功效。

  有一位朋友寄給我的一顆「笑丸」是一首詩。在手術前後的各種檢查
和各項檢驗,一大堆手續,好像沒完沒了,所以這首詩使我有同感。

戳來刺去

  我讓大夫檢查,皆因身體不適,
  全身疼痛,難以入眠。
  大夫找不出毛病,卻要繼續搜查,
  反正有醫藥保險,你我不花分毫,
  他要我住進醫院(我覺得無此必要),
  用盡各種儀器,各式科技,
  要我身經百驗,戳來刺去,抽血驗尿,
  照相幅射,全身半身,體內體外,
  由頭到腳,無孔不入。
  查來檢去,所得結果,(洋洋萬言),
  然而,終有一天,我必死去,
  這不治之症,乃是「已屆耆年」!

  當然,毛病有時不單是年老的問題,但神是掌管一切的,我又何用擔
心呢!

 

小提醒

文章中有些字在某些中文閱讀軟體系統中無法顯示出來,原版文章已用 PDF 檔案發表在本網站中,請點選「原版文章」,即可找到。


ADVERTISEMENT 廣告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    Web Master: George Chu, Ph.D., D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