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ndex of Steering Monthly Index of August 1999 Issue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頭頁 閱讀《導向》月刊:目錄 第168期目錄 聯絡 出版社 迴響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1999
導向月刊 第168期(8/1999) 第35頁

名樓不乏好詩文(下)

/顏路裔

  上期我曾為本刊寫「名樓不乏好詩文」一篇,主要的目的是要證明優
美的詩文要比物質的建築與古蹟經久得多,與人的印象也深刻得多。

  不幸該文因篇幅所限,只寫了一半便中止了,所記的名樓只有四座,
即大觀樓、黃鶴樓、滕王閣與岳陽樓。現在我覺得該繼續寫下去;至少得
提及阿房宮與寒山寺西座。

  杜牧寫阿房宮賦時,該宮遺址早已蕩然無存,地下發掘,考古學仍能
證明一些痕跡的存在。漢書云,阿房宮東西五里,南北千步。史說云:其
前殿東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上可以坐萬人,下可以建五丈旗。史、漢
時代距秦不遠,當然接近真實,以今天的建築水平言,實屬驚人。

  但杜牧那首名賦卻實在寫得壯麗淋漓。詩人的想像與構思委實令人沒
世難忘,讚歎不已:「長橋臥波,未雲何龍?複道行空,不霽何虹?高低
冥迷,不知西東。歌台暖響,春光融夕,無殿冷袖,風雨淒淒。一日之內,
一宮之間,而氣候不齊。」這是環境的特徵:「明星熒熒,開妝鏡也;綠
雲繞夕,梳曉鬟也;渭流漲膩,棄脂水也,煙斜霧橫焚椒蘭也,雷霆乍驚,
宮車過也」,這是人事的描述「使負楝之柱,多於南畝之農夫;架樑之椽,
多於機上之織女,釘頭鱗夕,多於在庾之粟粒,瓦縫參差,多於周身之帛
縷,管絃嘔啞,多於巿人之言語。」這種對比的寫法,多麼突出!

  阿房宮結語:「嗚呼,滅六國者,六國也,非秦也;族秦無秦也,非
天下也。嗟夫,使六國各愛其人,則足以拒秦;秦復愛六國之人,則可一
世繼萬世而為君,誰得而族秦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
不鑑之,是使後人而復哀後人心。」這種見解到今天仍有真理存在,令人
感謂長太息。

  阿房宮的存在為時短暫,其結局是「楚人一炬,可憐焦土」,它不像
其他名勝古蹟,可以重建重修,供後人憑吊,因其規模過於龐大。現今保
留在人們心中的就只有杜牧的這篇美賦而已,文字能經久,這是個好例子。
最後我要舉出另一簡單的例子,就是張繼的一首七絕「楓橋夜泊」了。

  「月落鳥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
客船。」

  本來,姑蘇城外的寒山古寺,有甚麼可取?但由於這首詩的字句美,
意境佳,使這所古寺變得家喻戶曉,永銘人們的心田了,可見文字魔力之
大。

  我見過一些圖書雕刻均附以此詩文供人雅玩。作者張繼固因此詩成名,
今人有一詩「詩僧」也自號張繼,在寺內題字賦詩,亦千古佳話也。

  聽說曾有一批日本遊客,特來寒山寺拍靈影,我國的遊客被吸引前來
拍照留念的就更多了,曾有一位名馬鼎三的作者,寫了一篇長文,題目是
「夢破寒山寺」,自稱從小熟讀此詩,長大親往一遊,覺得無比失望。可
見詩文的魔力要大過現實多倍。

  寫到這裡,我想起古人曹丕典論論文的話:

  「蓋文章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年壽有時而盡,榮樂止乎其身,
二者必至之常期,未若文章之無窮。」

  我又想起聖經上的話:「天地要廢去,我的話卻不能廢去。」(太廿
四35)此一說法,還見於許多其他經節。的確,屬物質的東西,諸如大建
築,大教堂,不管多壯麗豪奢,都不能維持永久。連天地都會止於末日,
但屬神的話卻能保持永遠。

 

小提醒

文章中有些字在某些中文閱讀軟體系統中無法顯示出來,原版文章已用 PDF 檔案發表在本網站中,請點選「原版文章」,即可找到。


ADVERTISEMENT 廣告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    Web Master: George Chu, Ph.D., D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