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ssue 178
Table of Contents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Subscription
头页 本期目彔 联絡 出版社 迴响 订阅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2000
導向月刊 第178期(6/2000) 第21页

医院袍子没口袋

第十四章:如何使寿数多加一刻 ()

/Leona Choy着 何燊译

  在复原期间,我尽量作应作的事。如定期接受体检,照X光,强迫自己做运动,呼吸新鲜空气,吃有营养食物,有足够的休息,和保持正面积极的人生观。我尽己所能去做。

  然而我只不过是血肉之驱,生命有限,生死存亡在神的掌握中。据说在美国每星期有二百一十个男女达到一百岁的高龄......虽然不算很多,但也不寻常。

  以前的世代,人类死亡得早(除了玛土撒拉时代)。现在由于得到更好的营养,更好的医药,手术,和卫生习惯,使现代人比我们的祖先长寿。另一方面,由于更多的空气污染,化学食物,吸毒,破坏健康生活习惯,快速交通,安逸丰富的生活,这些却会把人类寿命减短。此外,遗传和意外事件也会减短人类寿命。

  耶稣说实在话:「你们那一个能用思虑使寿数多加一刻呢?」(太六27)

  有些人吸食或注射类固醇剂来增加体力,精力,速度,但却有不良后果:肌肉,体重,以及能力可能会增加,但寿命却缩短。医药科学可能有方法把人类寿命延长到某一程度,不过那些用以维持生命的技术系统,装上的义肢,移植的器官不但不一定成功,而且也不是永不朽坏的。

  对我这个基督徒来说,最后还是在神的掌管中决定我的寿数。我的主把我回天家时间的闹钟设好。我自己心里有数,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不是在祂的掌握和看顾当中。

  「耶和华啊,求你叫我晓得我身之终,我的寿数几何,叫我知道我的生命不长。你使我的年日窄如手掌,我一生的年数,在你面前,如同无有。各人最稳妥的时候,真是全然虚幻。世人行动实系幻影。他们忙乱真是枉然。积蓄财宝不知将来有谁收取。主啊,如今我等甚么呢。我的指望在乎你。」(诗三十九4-7)

  我们可以肯定今天在世的人没有一个是一八六○年前出生的。他们已经成为历史......我将来也将成为历史。是的,我会作该作的事,会尽力而为,按着我自己本份、能力、遗传,居住环境,所有的时间,和神赐我的生命品质。然而,无论怎样,我不能把自己寿数增加一时一刻......这完全在神的手中!

不完全的「健全」?

  「健全」这个字在新约圣经不同章节中有「痊愈」、「健康」、「无病」、 「复原」、「全然好了」、等用法。耶稣医治病人的各种疾病使他们「痊愈」。

  有一首圣诗作者这样说「主耶稣,我希望得以健全......」这也是我和许多生病的人心中的盼望。「完全」有全人完全恢复正常健康的含义。「全然好了」是圣经描述耶稣医治病人后的结果,不是部份痊愈,或好了一点而已。

  但是,假如我的复原结果不是完全痊愈又如何?假如我还是身体软弱,只有部份复元,不是百分之一百复元?那我又怎样对付我那失去和不复元的部份?或者诊断预期我的身体将不能完全恢复健康?或者我的疾病会复发? 这些问题压在我的心头上。耶稣没有完全治愈我,是祂的失败吗?是医生的技术不良吗?是自己的信心有问题吗?是神不喜悦我吗?问题在那里?如果耶稣能使我完全痊愈,为甚么我还有未得痊愈的地方?

  首先,我应明白不是所有医治都是立刻完全痊愈的,无论神是施行神迹或藉医疗手术。复原需要时间。体力是慢慢回来的。一个瞎眼的被耶稣第一次触摸时,他没有立刻看得很清楚,他须要耶稣再触摸他。我要有耐心。

  Chuck Swindoll在他的书「复原」中这样说:

  「把小孩子从童年匆匆催促长成是可能的,但剥夺了他们慢慢成长的机会与安全感。同样加速复原是可能的,但使病人失去慢慢治愈和永久复元的机会。(更重要的是)一段长的复原时间能让我们肯定除去我们心中杂念,注重生命的重要。......(延长复原时间)能洞察纯真的谦卑,就是对别人的感受与对神的敏感作美好的调和。」

  其实所有耶稣医愈的病人后来都死了,假如不是因别的疾病死亡,就是因年老,意外或战争而死亡。耶稣在某种情况下会医治我,但并不是使我的肉体免除死亡。在我心目中早已肯定没有任何医治复原是永久性的,也不会保证我不再生这种病或其它疾病。

  有时神允许疾病发生,是要我学习更深的功课,要我更顺服地与祂同行,为祂作更有意义的工作。我的软弱病痛也可能是表达祂的能力的管道。我们知道神没有把保罗的疾病拿开,不管那是甚么疾病,也不管保罗多次的祈求。神要保罗的疾病在他身上,有祂的目的。

  如果我不能完全恢复健康,只能部份复原,或者还有残疾未去,还有疼痛未除,体力不像以前,甚致旧病复发,我要知道这是人类肉体的必然景况。借着基督赐我足够的恩典,我可以接受和忍受 ── 甚至欣然地接受。

  长期受病痛折磨的Tim Hanse对「不健全」的健康情况有所挣扎: 「我祷告一千几百次,祈求神医治我 ── 最后祂治愈我有需要医治的地方。我发现在疼痛里面有平安。我终于明白如果神对我的身体有更好的用途,我就应该随遇而安。假如我没有发生意外受伤,我敢肯定我现在是另一个人。在过去十年(现在已经廿多年)我有机会爬到我一生学习的最高峰。我感到好象拿了一个生活博士的学位。」

  我在基督里已经得到属灵的「健全」。「你们在祂里面也得了丰盛(健全)。」(西二10)当我来到祂的面前,神将我身体的「全然好了」现实出来。祂将把我的身体成为「完全的健全」,再没有现在那必朽坏肉体的限制,痛苦,和软弱。我现在是「健全」的!只是我没有适当的属灵眼镜可以看出来而已!

  我应该今天,天天,感谢神赐我任何程度的健康,和免除多少的痛苦。这是时时刻刻对神表示感激,因为祂改变了我的态度使我不再抱怨。

  赞美主,我的杯不是半空,而是半满!

「不健全」好不好?

  大多数生病和健康有问题的人都希望复原痊愈。我说「大多数」是因为有些人乐于生病。这些人因为他们的病痛使他们获得别人对他们的关怀,或者让他们藉病逃避现实环境。这都是例外的。

  我一位朋友常年受病痛折磨,甚至不能自由行动,由心中发出这样的问题:「假如我知道自己的疾病永远得不得痊愈,痛苦不会离开我,神还能用我这个「不健全」的人吗?」

  那些残障人士、瘫痪的、生来有缺陷的、身体有不健全的也会问差不多同样的问题。他们知道神在他们今生的计划中肯定不会,或不可能医治他们全部或部份的疾病。

  其实我们是否能为神所用不是基本的问题。Joni Eareckson Tada有这样的建议:

  「坦白说,我们求神使用我们是多余的。那是我们要求祂作些祂已经要作的事情。因此我们应该对这样的祈求加以修正。我们不应求祂『使用我』,而是求祂『使我能合祂所用』。」

  因此,我们的标准不是应该为「我讨主喜悦」吗?我们可能对何谓「生活品质」不明白。今天许多人都在谈论这问题。由于胎儿出生后可能不能过「有质的的生活」,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堕胎,把这胎儿打掉呢?有些老人已经不能过「有品质的生活」我们是否把他们置于「安乐死」或鼓励他们「自杀」?有人患上绝症,痛苦不堪,以致不能忍受,我们可以帮助或让他们自杀吗?我们可以因为某人对社会已经「无用」或他的生活已经毫无「品质」可言,就可以把这人除掉吗?

  从圣经启示知道神对生命的看法是:只要神继续给予人的气息存留,所有生命都是有品质的。耶稣说「我是生命!」这不就是说每个生命都是神圣的,有意义的,有品质的吗?至于生命是否有用的问题,不是由我们去衡量,调动的。我们可能不能作甚么,但生命本身仍可讨神的喜悦。所以问题是心底的动机和顺服。神创造我们,至于我们有怎样子的「生活品质」是由祂所赐,在祂的主权和爱中赐予我们,不是由我们来决定的。

  「祸哉,那与造他的主争论的,他不过是地上瓦片中的一块瓦片。泥土岂可对撙弄他的说,你作甚么呢?作所作的物,岂可说,你没有手呢?祸哉,那对父亲说,你生的是甚么呢?或对母亲说,你产的是甚么呢?」(赛四十五9-10)

  「从你出胎,造就你的救赎主耶和华如此说,我耶和华是创造万物的......。」(赛四十四24)

  「因为耶和华喜爱祂的百姓,祂要用救恩当作谦卑人的装饰。」(诗一四九4)

  就算是基督徒也过于重视成功。我们赞赏有成就的,有贡献的,有效率的,和有作为的。我们思想固定在用世人的标准来衡量事物。因此我们认为健康、财富、美貌、体力、技巧、天才、机会、和正常等是成功的要素。神的看法却不一样。

  「弟兄们哪,可见你们蒙召的,按肉体有智能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能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林前一26-29)

  我不必为那些问题,如抱怨我不能为神所用,我的生活品质甚差,我不再是个有「贡献」的人,等等问题来找解答。我们来到神面前必须要「我就是我,不带任何籍口或恳求。」无论我的肉体如何「不健全」,不完美,有限制,有缺陷,衰老或病痛不离身,我们还是可以讨神的喜悦和顺服祂。只有在我们「不圣洁」时才会妨碍祂在我们身上的作为。

  神是否使用我们,完全是在神的掌握中!

毒根

  在复元期间。我需要有好营养的食物。现在我的体内,那些不应存在体内的东西已被切除,那些「反常」的东西已被克服。我不想再吃进一些对健康无益的食物。那些因吸食烟酒和毒品而引发的疾病,要诀是「一不可再」了!

  我应尽己所能避免一种十分苦涩和有害的毒品。如果我吸进这毒品到我体内,是致命的。这毒品好象一般毒品一样,是来自一种植物或根部,不过这是属灵的根──仍然是有毒的。希伯来书十二章15节这样说:「又要谨慎,恐怕有人失了神的恩,恐怕有毒根生出来扰乱你们,因此叫众人沾染污秽。」

  心理学家,医学家和辅导专家都告诉我们「不宽恕」是许多心理或生理病痛的根源,不管我们承认与否。我可能以为已经宽恕了某人;我甚至可以宣称我已经饶恕了他,但如果我没有忘记这事,不舒服的心态会忽然之间再度呈现出来。苦毒的根源是根深蒂固,而且死而不僵。

  前面的经文另一个说法是「培养苦毒之根」。我会不会这么笨去培养这毒根呢?在复原期间让我有许多时间在旁边思想,回忆往事和审察自己的生命。

  在我复原的空闲日子中,我可以开发一个花园或挖掘一个坟墓。我不常常挖到宝藏。有时挖出来的是腐臭的尸体。 由于种植大麻是违法的,有些种大麻的人,便花上千万元去挖成极为现代化,有空调的地下温室来种植大麻,在地面是看不见的。不晓得在我生命的地下种了些甚么?我可能用笑脸来掩盖我那不宽恕的毒根,牢记那曾伤害,冒犯和冤枉自己的人事。我把这些人事埋藏在心底里。这些毒根在我里面没有死去,我也没有把它弄死,我让它生在里面。

  对自己生病的怨恨吗?有没有对那些使我生病的人心怀敌意?或对做成我病因的环境抱怨?或因自己的病来自遗传而怨恨?有没有怨神?神是知道我内心所存的是甚么。总之,那些腐烂毒素不久就会渗透进入我的情绪和灵命系统,因而影响我身体的复原。

  这些毒性会发作出来。圣经用的字眼是「生出来」。我始终要承受所生的恶果,影响我的灵命与肉体的健康。我这毛病也会影响别人。因为我的毒素会玷污别人,是有高度传染性的。

  我必须对付自己在情绪与心灵中的「不宽恕」根源,唯有这样才能自由地活在神给我的纯全旨意当中,并且可以恢复祂所赐我将来某程度上的健康。假如我不这样做,毒素继续进入我的身体器官系统。「一切苦毒、恼恨、愤怒、嚷闹、毁谤、并一切的恶毒,都当从你们中间除掉。」(弗四31)

  我如何能把在心田黑暗之处缠绕着的毒根除掉呢?圣经要我「行在光明中,如同神在光明中。」(约壹一7)。不管那些根是如何的根深蒂固和缠绕不休,如我把它暴露在神的光下,它们便会枯萎。光会终结它们的生命。要废除它的能力,消除它不饶恕罪的恶毒,我要把它暴露在神的真光之前,和承认自己的罪。(约壹一9)

  如果我们只把毒根看得到的部份剪掉作为压制不饶恕的心思,毒根不久会重新生长起来。只有除杂草的药剂才可以把毒根连根拔除。耶稣基督的宝血是保证有效的除杂草药剂,可以除掉我心中恶毒之根。(约壹一7)(待续)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