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ndex of Steering Monthly Index of November 2000 Issue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頭頁 閱讀《導向》月刊:目錄 第183期目錄 聯絡 出版社 迴響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2000
導向月刊 第183期(11/2000) 第31頁

小說

換皮

/林向陽

  雷璦姿做夢也想不到,那年聖誕節前夕,是她一生最淒慘、最痛苦的一
天。

  那天一大早,她的好朋友慕詩就拿了一大堆的衣服,來到她租住的小房
間,和她一同商量在平安夜,上教會聚會和報佳音時要穿的衣服。她們兩個
都是二十三歲左右的女孩子,愛美是每一個女孩子的天性,特別是璦姿,更
是一個注重美容,愛漂亮的女孩子。璦姿把自己所有的衣服從衣櫃堮野X來,
放在床上,甚麼毛衣配甚麼甚麼裙子啦,還有配顏色啦,配皮帶、頭飾,近
視眼鏡要不要戴啦。兩個人在鏡子前搔首弄姿,把衣服穿來穿去,又好像模
特兒般的把身子轉來轉去,鬧得不亦樂乎。璦姿心底有一個盼望,希望把自
己打扮得有與眾不同的漂亮,好在教會弟兄們心堹d下一個難以磨滅的好印
象,她自問追求者大不乏人。璦姿想到這堙A不禁甜絲絲地笑起來。

  璦姿和慕詩嘻嘻哈哈的鬧了半天,直到中午,在饑腸轆轆時才想起來沒
有吃午飯。璦姿想了一下,高興的叫道:

  「來,我們炸春卷吃,我冰箱媮晹閉K卷。」

  兩人跑進房客們合用的小廚房堙A璦姿把春卷拿出來,隨便找了一個矮
矮的小鍋子,把油倒進去,因為肚子餓,心又急,就把爐子的火開大了,一
下子油已經熱得上下翻騰了。璦姿正準備把春卷放進油堙A大概因為鍋子矮
小,堶掘邞漯o又多,爐子的火又大,突然,「轟!」的一聲,整個鍋子的
油都燃燒起來。璦姿和慕詩頓時手足無措地驚叫起來。整個廚房被鍋子的火
照得通紅,連廚房的天花板也被燻黑了一大片。璦姿趕快套上一個棉布的手
套,把正在著火的鍋子從爐子上拿下來,放在廚房中央的地板上。但是鍋子
堶悸漯o還在燃燒不停,火苗一直向上冒。慕詩膽子最小,眼看情況不對,
嚇得就向大門口跑去,只有璦姿仍然留在廚房堙A六神無主地瞪著那個燒得
霹靂啪啦作響,火焰紅紅的油鍋子。

  「糟糕!廚房會不會著火?房子會不會也被燒掉?這次一定給房東罵死
了!」

  璦姿情急之下,想也沒想,就拿著手中的棉布手套,走前兩步,向著鍋
子的火拍下去。想不到,因她這一拍,「烘!」的一聲,火焰帶著極度高溫
油的點滴反而向上竄,璦姿首當其衝,被噴整個頭和臉部都是熱氣騰騰的滾
油。「哎呀!哎呀!」璦姿不由自主地發出一聲又一聲痛入心肺的慘叫。已
經跑到大門口的慕詩聽見璦姿極度疼痛、心膽俱裂的哀嚎,嚇得車轉身子,
連奔帶跑地又向廚房衝去。

  當慕詩一看見璦姿受傷的慘狀,也嚇得全身發抖,大聲痛哭起來。只見
璦姿整頭秀髮,甚至連眉毛都燒焦了,直在冒煙,她的臉龐,連同她的眼鏡
上面都是滾油,臉上的皮膚因為被極度高溫的油燙傷,有的地方已經開始紅
腫起來。璦姿痛不可當,一邊發狂似的在屋子媔]來跑去,一邊亂七八糟痛
苦地大哭大叫:

  「我的天啊!我會變成一個醜八怪!一個醜八怪!」

  住在樓下的房東夫婦,聽見她們的哀叫痛哭聲,十萬火急「咚!咚!咚!」
地一同上來,看見璦姿慘不忍睹的景況,和在廚房地上尚在燃燒的小鍋子,
都嚇得目瞪口呆。房東先生到底人生經驗比較多,人比較冷靜,反應也最快,
他一面趕快吩咐自己的太太:

  「快!快!立刻打電話報警,說有人被滾油嚴重燙傷了。快!」

  一面迅速拿起一隻鍋子的蓋子,蓋在燒得通紅的小鍋子上,讓火因為缺
氧而慢慢熄滅,他又對驚惶失措,哭得像個淚人般的慕詩大聲說:

  「趕快把一條毛巾弄濕,蓋在璦姿的臉上,減少她的痛苦。」
滅火車和救傷廾在幾分鐘後趕到。救護人員趕快為那個痛得直在發抖,哀嚎
不絕的璦姿打了一針強烈的止痛鎮靜劑,讓她安靜下來,隨即把她放在擔架
上,送到醫院急救。

  璦姿迷迷糊糊地任人擺佈。她躺在飛馳的救傷車堙A耳朵聽到響亮、尖
銳、一直悲鳴的救傷車警號。她的神智一時清醒,一時混亂,她的腦海中閃
過一幕又一幕的塵封往事,是不是自己已經到了生命的盡頭呢?她想起在香
港的父母,爸爸在政府機構打工,媽媽在一間小學教書。本來生活應當蠻舒
適的,卻因她這個愛漂亮、自信心又強的獨生掌上明珠,朝思暮想都要留學
美國而全家省吃省穿。他們一家很少上館子,很少出外應酬,璦姿的表姊很
有錢,常把一大堆穿過一兩次的名牌衣裳送給她。故此,璦姿平日也很注重
美容和衣著,衣服配顏色啦,戴別針、頭飾啦,把自己打扮得容光煥發,漂
漂亮亮的。

  璦姿記得爸爸很少留心香港樓價的動向,卻把辛辛苦苦省下來的錢買這
個小單位,還常常開玩笑:

  「基督徒是不應該拜瑪門炒樓價的,我是善於投資,把省下來的錢買這
個小單位,不取巧,不冒險,就像把錢存在銀行的定期存款一般,放它幾年,
自然會有收獲。」

  結果,父親的投資,竟然足夠璦姿留學用。女兒能如願地留學美國,也
是出於父母親多年的心願,令他們高興和自豪了很久。古語說「死有重於泰
山,有輕於鴻毛。」如果自己因炸春卷,被滾油燙傷而意外身亡,這樣的死,
豈不是輕於鴻毛嗎?而且,「白頭人送黑頭人」啊!父母會多麼傷心呢。外
婆前兩年的去世,已經令母親一下子衰老起來,她能夠再承受喪獨女的打擊
嗎?

  璦姿又記得父母從小拉著她手,帶她到教會,認識主耶穌基督。從小就
學會唱「耶穌愛我」歌。上飛機的時候,媽媽還千叮萬囑:

  「到了那邊,無論讀書多忙,也要去教會聚會,多結交主堛漸S弟姊妹。
主耶穌愛你,你要愛主,為主而活。」

  但是,自從到了異邦留學後,璦姿發覺自己的英文與在當地長大的學生
有一大段距離。故此她利用每一分,每一秒的時間,更加發奮唸書,到了廢
寢忘餐的地步。很快的,她的英文程度越來越好,她的書也越唸越好。功課、
成績已經成為好心目中的至要,她要名列前茅,光宗耀祖,衣錦榮歸,讓父
母以她為榮。至於信仰嘛,有空再談吧,她似乎離開神越來越遠。不曉得從
甚麼時候開始,每日靈修的時間也給她自己透支了,能在臨進入夢鄉前禱告
幾句已經相當不錯啦。至於教會嘛,偶而有空還是要去走走的,尤其在聖誕
節的時候,為自己留一條後路。因為在美國這個大學城的小鎮,這個唯一的
中國教會不單是個課餘的安全去處,也是一個結交異性朋友的好地方,而且
自己也快大學畢業,已經到了談論婚嫁的年紀了。所以,她更注重自己容貌
的保養,艷麗的打扮,過於內心靈G的追求和成熟。主啊!像我這樣只注重
外表,虛假的人,你還會愛嗎?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璦姿在神智恍惚中,又似乎經歷炸春卷的一幕。
她的耳朵恍惚聽見有人的飲泣聲,自己是否已經到了彌久之際嗎?生命真的
如此短暫,一眨眼就煙消雲散,逝去無蹤!生命又是如此脆弱,不堪一擊啊!
看樣子,她要空手見主面,多麼羞愧,多麼可惜啊!假如......主阿!假如自己
能重新活一遍,她一定把自己寶貴的光陰用在追求永恆的事上,她一定要為
主而活,但是,自己還有第二次機會嗎?......忽然,一滴清涼的水滴在她被燙
傷,腫得像個豬頭的臉上,像遇到一劑清涼劑,她陡然驚醒了。她轉動著眼
珠,盡力張開眼睛,刺眼的燈光令她不由自主地把紅腫、沉重眼皮又合起來。
良久,她再次奮力瞪大眼睛向上看,有幾個人的影子在她的視線中模糊地搖
晃著,有一個熟悉的聲音輕輕地說:

  「感謝主啊!她終於醒過來了。」

  感謝主,有甚麼值得感謝的呢?

  她定定地看著前面的人影,思想逐漸清楚明朗起來,她真的完全清醒過
來了。只見醫生和護士臉上都戴著口罩,套上手套。在他們旁邊是教會的牧
師和師母,也是一身白袍,口罩手套的全副打扮。大家表情凝重地瞪視著自
己,師母滿眼都是淚,剛才滴在她臉上的一定是她的眼淚。醫生看著她,露
出寬心的微笑:

   「你昏迷了整整一天,現在高燒退了,證明你已經渡過危險期。現在
最重要的是避免傷口感染,待臉部傷口完全平復後,我們會討論皮膚移植的
問題,那會是一個相當漫長和痛苦的過程。」

  璦姿一聽,就知道自己的臉燙傷得很嚴重,她的眼淚不禁向眼眶湧出來。
就算自己拾回了生命,但是,一個毀了秀臉的女孩子,面對的是一個多麼可
怕的人生啊!

  醫生俯著身子,深深地看著她,輕輕的握著她的插滿點滴管子,沒有燒
傷的手,語重心長地對她說:

  「我也是個基督徒。姊妹啊,神很愛你。如果你那天不是戴了副近視眼
鏡,你的眼睛一定會被燒壞,你這一輩子也別再想看見一線光明。」
他再看看她,眼睛淚光隱現:

  「我也有一個年紀與你差不多的女兒,我想我知道你的感受。不過,留
得青山在,哪怕沒柴燒?現在醫學技術很發達,植皮手術雖然很痛苦,而且
未必能完全回復你以前的容貌,但對你的康復非常有幫助。你要靠主剛強。」
站在一旁的牧師也接口,說:

  「王醫生講得很對。璦姿,你要靠主剛強。很多時候,我們不明白所遭
遇的事情和痛苦,但是,我們要信靠主,祂是愛我們的。神給我們每一個人
的道路都不一樣......。我和內人已經打了長途電話通知你的父母親,他們已經
在趕來美國的途中。」

  璦姿緊閉著眼睛,任由淚水滾滾而出,是的,神仍然愛自己,保守她的
眼睛不致受到傷害。她實在不敢想像自己雙目失明,一輩子活在漫無天日的
黑暗中,連起居生活也不能自己照顧自己的慘況,以及父母因而受到的打擊
和痛苦......。但是,失去了那張她引以為榮的秀臉,變成一個醜八怪的自己,
她的人生道路會是多麼樣的可憐呢?她傷心地泣不成聲了。
* * * * *

  五年以後,在香港某一間基督教的中學堙A璦姿正在教員休息室改作業,
她是學校聖經課的老師。當年她傷愈後,從美國回香港進入神學院進修,神
學畢業以後就一直在這堸劗@任教。她的臉部經過好幾次痛苦的植皮手術,
醫生把她臉部燒壞的皮膚和肌肉磨平,把她身上的皮膚移植到她的臉上。植
皮手術並沒有完全恢復她原本姣好、美麗的面龐。她的嘴唇、眉毛、額頭和
臉上有幾處的地方,依稀留下當年慘受重創的痕跡。但是,她的眼睛清晰明
亮,神情和藹可親,笑容誠懇,態度平易近人,衣著樸素得體,是學生們最
喜歡和最敬重的老師之一。

  有一天,她又在課室埵V新來的學生講她當年受傷的見證:

  「經過四次的植皮手術,每次都痛得死去活來。我一直不敢看鏡子,最
後一次植皮手術後,醫生說他們能做的都已經做完了,我必須學習接納新的
自己。我第一次看見鏡子堛漲菑v,我根本認不出自己來,我哭了好久。爸
媽帶我去找心理陪談,陪我讀經禱告,又把他們的老本拿出來,請假陪我到
歐洲去散心。我一直不明白,神為甚麼容許這樣慘痛、可怕的事情發生在我
的身上?我失去了美麗的花容,換了一張這樣醜怪的臉龐(多幼稚!我現在
喜歡這張臉多過我以前的那張秀臉),我以前的追求者在我受傷後全都銷聲
匿跡,不知所蹤。現在我變成這個樣子,那媮棶|有男生喜歡我?看樣子,
我只好孤孤單單過一輩子。我一直自怨自艾,至到有一天......。」

  璦姿停了一下,定睛地看著下面幾十對聚精會神的眼睛,有點害羞地笑
起來:

  「我在靈修時,神藉著祂的話語對我說『誰曾用手心量諸水,用手虎口
量蒼天,用升斗盛大地的塵土,用秤稱山嶺,用天平平岡陵呢。誰能測度耶
和華的心,或作祂的謀士指教祂呢......。看哪,萬民都像水桶的一滴,又算如
天平上的微塵。』(賽四十12-15)。是的,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我這個
微不足道的被造之物,又怎能知道神在我身上的計劃,和祂的意念呢?在這
件人看來可怕的事情背後,一定有神的美意。我大難不死,是神給我第二次
的機會,我還要怪責和怨恨祂嗎?我還要自暴自棄嗎?......想到這堙A我豁然
開朗,心平氣和了。」

  璦姿用手輕輕地撫摸著自己的臉龐,笑了起來:

  「我現在這張臉雖然有幾道疤痕,其實並不太難看,它是神大愛的印記。
我每天看鏡子,就想起神當年怎樣救我脫離死亡,又保存我這對寶貴的眼睛,
祂讓我的衣服沒有著火,要不然,我早已一命嗚呼,那媮棶|站在這媮縐
證。」

  璦姿禁不住伸了伸舌頭,她那天真、輕鬆的態度,令學生不禁哄然大笑
起來。璦姿雙手並握,放在胸口前:

  「感謝主!祂令這個淒慘、可怕的意外變成我的祝福!所以,我現在要
善用神賜給我的生命,真正為主而活,我活得更充實,更有意義。至於愛情
嘛......。神也為我預備了,你說奇妙嗎?......,我注重內在美,我也珍惜那個
愛我內在美的丈夫。」

  學生都忘形地大聲叫好,鼓起掌來。

 

小提醒

文章中有些字在某些中文閱讀軟體系統中無法顯示出來,原版文章已用 PDF 檔案發表在本網站中,請點選「原版文章」,即可找到。


ADVERTISEMENT 廣告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    Web Master: George Chu, Ph.D., D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