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ing of Steering Home Page Index of Steering Monthly Index of August 2001 Issue Contact Us Publisher Feedback
頭頁 閱讀《導向》月刊:目錄 第192期目錄 聯絡 出版社 迴響
Steering is published monthly by Overseas Evangelical Mission, Copyright 2001
導向月刊 第192期(8/2001) 第16頁

滌然信箱

/滌然

親愛的朋友:

  我七十五歲了!感謝主!

  想到我母親,我姐姐,都沒活過五十;而今天我女兒,也滿了五十,你
說要不要感謝主?

  這次七十五歲生日的慶典,不在我居住的夏威夷舉行,也不在任何兒女
家中;而是在加拿大的愛民敦(Edmonton)城。有趣嗎?原來我最小的乾女
兒,桂芬,住在那兒。她兩年前就跟我約好了,要與我一同慶祝。因為我倆
生日的日子既相近,她又恰逢四十大壽。

  我欣然答應了。四十是人生的一個里程碑。我記得自己過四十歲生日時,
非常悲哀消沉,以為走到人生的盡頭;至少是走下坡路的開始。現在想起來,
當然很好笑,四十歲算甚麼?只能說乳臭方乾吧!爬山登峰的路程還沒開始
呢?桂芬要慶祝她的四十大壽,真好!希望她能避免我的愚蠢想法,開始一
個新的里程。

  我的七十五歲,更加要慶祝了。像我這樣從小就屢經戰亂,又患了癌症
的病人,能活到這把年紀,全是神的恩典。說實在的,慶祝別的事情,像畢
業呀,升職呀,還可以放點自己的功勞進去;唯在生日,完完全全是神的恩
典,自己一絲作用都沒有。所以我喜歡慶祝生日,好數算神的恩典,將一切
榮耀歸與祂。

  兩年的約期,轉眼就到。本來說好的是,我跟她一家去個名勝地方玩幾
天的;後來又說,要開個感恩音樂會,而且音樂會的壓軸戲,是我倆的鋼琴
雙奏,以紀念我們的相識。事情越弄越大,結果那天,來了近兩百人,都是
桂芬的學生(她是鋼琴老師),親戚,教會的朋友,鄰居等等。她先生,趙
國立,結起紅領花來,主持大會;在我們彈完雙奏後,她兩個兒子又上來獻
花,給他們母親一個驚喜的節目。

  我完全沾了桂芬的光。所有的茶點,晚上的宴會,事前的邀請,節目的
安排,都是他們夫婦包辦。節目中居然有一個我從前的學生,上台講話。真
不簡單!她名叫趙寶恩,是抗戰時期,在江西葆靈女中讀書的。當時我是高
中畢業後,留校任教的小老師,教過她音樂。她也記得我先生,史祈生牧師;
還記得他教的那首短歌:《耶穌,耶穌,是我心樂歌》。當場,全會眾都唱了
起來,真把我帶回到半個世紀以前去了。

  慶祝會轟轟烈烈,歡歡樂樂的過去了,心中充滿了感謝。然而那個晚上,
查閱所收到的許多賀卡,有兩張,外面赫然是《75》一個大數目字。這一下,
可把我擊醒過來了,就像一次電擊,把一個心臟病患者,從昏迷中擊醒過來
一樣。哇!好可怕哦!75!這麼大的數目字!是四分之三個世紀咧!從來都
不覺得自己這麼老,現在看見這個數目字,不得不承認老了。

  確實,近年來,發現自己多了許多限制。從前可以做的事,現在不能做
了。這就叫做老呀!

  譬如:看書不能看過兩個鐘頭,眼睛會痛。而且,怎麼許多書的字,都
印得那麼小?還有一些雜誌,不是白紙黑字了,是灰色的字印在藍色的圖案
上:弄得你戴了老花眼鏡,再加上放大鏡,還看不清楚。只好承認自己已過
時,這種雜誌是為下一代人看的。

  又如:總忍不住要問人家,說甚麼?你們說甚麼?因為我聽見聲音,卻
聽不清楚,聽不明白他們的意思。特別是年輕人,怎麼講話都講得那麼快?
我們家吃晚飯時候,每次輪到大孫女領禱,我都要豎起耳朵來,才抓得住她
那滾滾如高山衝瀉下來的圓卵石。

  最有趣的是,我一向喜歡用又厚又大的浴巾。洗完澡後,把自己包在厚
大的浴巾裡,多舒服!可是,現在,覺得平日用的浴巾太重了,拿不起。尤
其是要反到身後擦背的時候,浴巾反不過去,太大了!

  記得從前跟一個朋友逛街,她看見我買浴巾,選厚厚大大,就說:會不
會太大?我馬上回答:不會不會,越大越好。心裡還想:怎麼會嫌大呢?真
不明白。現在可明白了!可惜這位比我大六個月的朋友,已經回天家了,沒
辦法跟她說:我現在改買小而薄的浴巾了!

  從七十歲起,我就開始這樣〔對待自己〕了!當時下決心做兩件事。第
一,拿走床頭的電話機。因為許多人搞不清夏威夷的時間,常常在凌晨三時
打電話來。訴了一小時的苦以後,才忽然想起:你那兒是幾點呀?我說早上
四點。哦!對不起!對不起!你回去睡吧!

  你想,我回去還睡得騥隉H現在,電話機只放在書房裡。我睡房門一關,
甚麼都聽不見了,可以安心一覺睡到天亮。

  第二件事,每週出去洗頭一次,享受享受。

  從前,看見老太太們在美容院裡,心中總浮起一絲寬容的笑意:這麼老
了,還這麼愛漂亮!不過會這樣照顧自己,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也好。

  現在才知道,老人根本就不能自己洗頭了,與愛漂亮一點關係都沒有。
低下來洗頭,會頭昏;仰起頭來,在淋浴時洗,也頭昏。洗完頭以後,還得
捲呀,吹呀,梳呀,兩隻手根本舉不起來了。我素來不是會打自己的人,現
在患了關節炎的手指,更加笨拙,只得出外請人幫忙。

  有一天吃晚飯的時候,我向家人報告:我今天又去剪了腳趾甲。兒子說:
我真不懂,為甚麼腳趾甲要讓別人去剪?我回答:二十年後,你就懂了。媳
婦接著說:我懂,因為我記得我大肚子的時候,很難彎下腰去。我笑了,笑
自己當年也是個不會體諒別人的年輕人。

  有了限制,是有些不方便;但我仍可四肢活動,頭腦清楚,感謝主!不
想那些不能做的,多想那些可以做的,而且盡力去做那些可以做的,生活就
過得充實,心中也滿有快樂。

  桂芬和愛城的姐妹們,又提議:在二零零六年,我八十歲生日的時候,
要一齊來夏威夷為我慶祝。希望屆時,我各地的乾弟乾妹,乾兒乾女,乾孫
兒女們全家都來大團圓一次。我們計劃坐遊船,既可週遊列島,又省了安排
吃住的麻煩。

  我當然嚮望這麼一個在主愛中的大聚集,但我更迫切願望的,是主的再
來。我們大家都在空中相見,而且永不分開。

  祝

  靈命一天新似一天!

 

小提醒

文章中有些字在某些中文閱讀軟體系統中無法顯示出來,原版文章已用 PDF 檔案發表在本網站中,請點選「原版文章」,即可找到。


ADVERTISEMENT 廣告


《導向》月刊    Web Site: www.steering.org    Web Master: George Chu, Ph.D., DPM